我在現場·北京冬殘奧會丨向前,山野間最昂揚的姿態——殘奧越野滑雪攝影手記

2022年03月21日21:51

  殘奧越野滑雪是北京2022年冬殘奧會6個大項之一,共設有20枚金牌,曆經5個比賽日。新華社殘奧越野滑雪攝影小隊由侯昭康、楊冠宇、李博、趙子碩和我組成。參與冬殘奧會報導,我們團隊努力研究攝影運行和賽事規則,再去適應這些規則,最終合理運用規則,並通過影像表達對奧林匹克精神的理解和認知。這無疑是個幸福的過程。

  ↑3月12日,中國選手蔡佳雲(左)在終點處幫助法國選手邦雅曼·達維耶解除套在手腕上的雪杖。

  運動員在山野之間滑行挑戰極限。殘奧越野滑雪的全部比賽共涉及6條不同賽道,每條賽道的單圈長度為900米至5000米不等。殘奧越野滑雪的攝影點位由起終點區域和賽道旁兩大板塊構成。起終點區域的位置相對固定,且容易到達;賽道旁的點位則只能依靠示意圖尋找,對攝影記者的體能、地圖熟練程度要求較高。對攝影記者來說,賽道旁的點位不可或缺,是必爭之地。在這裏,我們能結合不同的自然地形地貌、景觀標誌,準確地呈現“越野”的特點。

  ↑3月7日,中國選手李太雲在殘奧越野滑雪男子長距離(傳統技術)比賽中。
  ↑3月7日,中國選手李太雲在殘奧越野滑雪男子長距離(傳統技術)比賽中。
  ↑3月13日,兩名哈薩克斯坦選手在比賽後擁抱慶祝完賽。
  ↑3月13日,兩名哈薩克斯坦選手在比賽後擁抱慶祝完賽。

  在國家冬季兩項中心攝影運行團隊協助下,我們按圖索驥,全員多次實地探勘賽道路線,分析攝影位置的方位特點、判斷運動員比賽行進方向、尋找更優拍攝角度、熟悉移動流線和計算往返點位耗時,以期做到“腦中有圖、心中不慌”。賽時,團隊還需要根據不同小項比賽的特點,做針對性調整和佈置。

  ↑新華社殘奧越野滑雪攝影小隊在探勘殘奧越野滑雪賽道線路時所使用的六張示意圖。
  ↑新華社殘奧越野滑雪攝影小隊在探勘殘奧越野滑雪賽道線路時所使用的六張示意圖。

  當大量豐富的圖片彙聚於稿庫時,我們再次驚歎團隊力量之強。在保住賽事程序性報導基本盤的前提下,為更立體全面地用影像講述好冬殘奧故事,新華社殘奧越野滑雪攝影小隊還將報導觸角延伸得更寬廣,賽場上下、比賽前後等諸多瞬間都被定格在我們的相機中,通過不同的專題報導傳向大眾。

  ↑3月12日,冠軍中國選手王晨陽(左)和獲得季軍的隊友蔡佳雲在殘奧越野滑雪男子中距離自由技術(站姿)決賽後合影。

  ↑ 3月8日,在國家冬季兩項中心,由張家口市特殊教育學校聽障學生組成的啦啦隊在手語老師張麗穎的帶領下為觀眾表演。

  仰天長嘯,或相擁而泣,終點處往往能收穫情緒最飽滿的瞬間,像一首樂曲的高潮。可音樂要從頭欣賞,高亢嘹喨需要低沉悲愴的前奏襯托。在這些高光時刻的背後,有多少他們不願提及的掙紮與迷惘?就像史鐵生“在最狂妄的年齡上忽地殘廢了雙腿”之後,也曾“一連幾小時專心致誌地想關於死的事”,所以所謂“感同身受”不過是個冠冕堂皇的詞彙。

  ↑3月12日,中國選手王躍在比賽後與教練擁抱。王躍最終奪得殘奧越野滑雪女子中距離自由技術(視障)比賽亞軍。

  隨後的長距離比賽,選手即使衝過終點,情緒也不像先前那樣迸發噴湧,取而代之的是力竭倒地後貪婪地喘息。我也更加貪婪地拍攝,因為從喘息聲中,我分明聽到比歡呼更深沉的喜悅,這是一種唯有超越自我後方能體驗到的幸福。

  ↑ 3月9日,中國選手趙誌清在殘奧越野滑雪女子短距離自由技術(站姿)決賽後。

  身有不便,的確是一種不公。可是每個人與慾望之間總會有永恒的距離和局限,這又是極公平的。自由的價值只有在打破不自由時才能彰顯,幸福也只有在戰勝不幸後才有意義。這一點,殘奧運動員們懂,可我們都懂嗎?在懂得這一點之前,我們還能抱怨任何不幸嗎?

  ↑3月7日,中國選手李太雲在殘奧越野滑雪男子長距離傳統技術(站姿)比賽中。
  ↑3月7日,中國選手李太雲在殘奧越野滑雪男子長距離傳統技術(站姿)比賽中。

  而這恰恰也是體育的力量,是奧林匹克精神的內涵。“體育迷”史鐵生的總結言簡意賅:“奧林匹斯山上的神火為何而燃燒,那不是為了一個人把另一個人戰敗,而是為了有機會向諸神炫耀人類的不屈,命定的局限盡可永在,不屈的挑戰卻不可須臾或缺。”按下快門,只為留住這些不屈與幸福。不知為何,緊握相機的雙手也開始顫抖……

  是因為張家口三月依舊凜冽的寒風嗎?

  ↑3月9日,中國選手趙誌清(右一)在殘奧越野滑雪女子短距離自由技術(站姿)決賽中衝線。

  對首次參與重大賽事報導的我來說,這次報導冬殘奧會的任務多少還有些壓力。在看過運動員訓練及兩場比賽後,我便在思考,怎麼能拍點不一樣的東西,用攝影語言更好地解構這個運動項目。

  ↑3月6日,美國選手肯德爾·格雷奇在殘奧越野滑雪女子長距離(坐姿)比賽中補給。

  ↑3月13日,挪威隊選手夏爾坦·海於根(前)在殘奧越野滑雪公開接力4X2.5公里比賽中。

  3月5日,國家冬季兩項中心的賽事準時開始。在賽道旁,你能聽到每位選手的“親友團”在為他們加油呐喊;在終點處,你也能看到因為消耗過大,剛衝過終點就倒地不起的運動員;在完賽後,運動員們之間交流、擁抱,有惺惺相惜之感,溫情十足。

  ↑3月9日,在殘奧越野滑雪男子短距離自由技術(視障)比賽後,冠軍加拿大選手布賴恩·麥基弗(前)與引導員拉塞爾·甘迺迪相擁慶祝。

  於是,我便決定把鏡頭轉向,更多記錄賽場內外的溫情。本屆冬殘奧會,中國選手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他們雖然不像其他國家運動員那樣熱烈奔放,但也留給我們很多溫暖的瞬間。

  ↑3月7日,中國選手王躍(右)和引導員李亞林在殘奧越野滑雪女子長距離傳統技術(視障)的比賽中,最終王躍獲得第四名。

  2022年北京冬殘奧會越野滑雪男子中距離自由技術(站姿)的冠軍由王晨陽獲得,他的隊友蔡佳雲獲得季軍,賽後,二人緊緊相擁,隨後蔡佳雲幫助無臂的王晨陽戴上口罩,我抓緊按下快門,記錄下那一讓人動容的瞬間。

  ↑3月12日,中國選手王晨陽(左)在比賽結束後在隊友的幫助下戴上口罩。
  ↑3月12日,中國選手王晨陽(左)在比賽結束後在隊友的幫助下戴上口罩。

  3月13日,當我和越野滑雪小組的同事們完成工作後,環視空蕩蕩的媒體中心,心中頗多感慨。在國家冬季兩項中心,我見證到中國殘疾人運動員在雪上的輝煌時刻,記錄下每位冬殘奧選手在比賽中的精彩瞬間,聆聽了國歌在頒獎廣場上一次次播放,這段刻骨銘心的日子,這種雪場內外的溫情,將帶著融融暖意,烙印在我們每一個參與到冬殘奧會媒體人的心間。

  2月4日,立春,北京冬奧會開幕,3月5日,驚蟄,北京冬殘奧會迎來了第一個比賽日。這次冬殘奧會是我首次參加奧運報導。不同於冬奧會期間的寒冷,整個冬殘奧會期間,國家冬季兩項中心天朗氣清,增了一絲春意,多了一分溫暖。

  ↑3月12日,中國選手馬明濤在殘奧越野滑雪男子中距離自由技術(站姿)決賽中。

  3月6日,殘奧越野滑雪項目迎來第一個比賽日,進行男/女子長距離(坐姿)比賽。根據賽前安排,我在終點高台處拍攝,相對於其他位置,我的點位位置高,視野好,可以說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隨著發令員的指示,比賽正式開始,選手們從起點處依次出發,我緊盯取景器,將運動員們奮力拚搏的瞬間一一定格,從出發、滑行、再到終點線前的衝刺。

  ↑3月9日,法國選手安東尼·沙朗鬆(右)和引導員布里斯·奧托內洛在殘奧越野滑雪男子短距離自由技術(視障)資格賽中。

  中國女子選手楊洪瓊率先在最後一個直道盡頭出現,深藍色鏡片反射著燦爛的陽光。她大口喘著氣,握緊手杖的雙臂用力撐向雪道,後背一弓一展,緊綁著雙腿的雪板向終點衝去。

  ↑3月6日,中國選手楊洪瓊在殘奧越野滑雪女子長距離(坐姿)比賽後慶祝。
  ↑3月6日,中國選手楊洪瓊在殘奧越野滑雪女子長距離(坐姿)比賽後慶祝。

  “贏了!贏了!”歡呼聲響徹看台,觀眾們為冠軍搖旗喝彩。楊洪瓊一邊粗喘著氣,一邊興奮地向觀眾歡呼招手,黝黑的皮膚上掛著晶瑩的汗珠,眉眼之間透露著喜悅,其他選手也相繼衝線,我在拍攝時看到,運動員們的臉上除了衝刺後的疲憊,更多的是輕鬆、快樂,一種超越自我的快樂,經過短暫休息,運動員們相互致意、擁抱,慶祝共同的勝利。

  ↑3月13日,法國選手安東尼·沙朗鬆(上)和隊友在殘奧越野滑雪公開接力4X2.5公里比賽後慶祝。

  在北京冬殘奧會期間,殘疾人運動員們用實際行動證明,“我能”比“我贏”更重要,只要自信、拚搏、堅持,每個人都可以創造無限可能。

  ↑3月12日,中國選手毛忠武在殘奧越野滑雪男子中距離(坐姿)決賽中。他最終奪得該項目冠軍。

  北京冬殘奧會已經結束,選手們爽朗的笑容讓我記憶猶新,不論輸贏,重在享受比賽的過程,敢於突破自我的極限,攝影記者的幸福,就是記錄下他們的幸福。

  作為報導北京2022年冬殘奧會POOL攝影記者,定格賽場上的精彩瞬間是我們責無旁貸的責任,也是本次冬殘奧必須做到位的規定動作。被譽為“雪上馬拉松”的冬殘奧越野滑雪項目,比賽場地開闊、路程漫長、線路多變,如何拍到反映運動員自強不息、頑強拚搏的畫面就成了一大挑戰。

  第一場比賽,我的點位附近恰好有處上坡的急轉彎,對於坐姿組的運動員來說,上坡是最吃力、最要勁兒的賽段,疊加急轉彎,對他們來說更是巨大的挑戰。於是在急轉彎處,我便開始“守株待兔”。

  大多數運動員在上坡過程中速度會降得很慢,以便在拐彎處保持身體平衡,而當中國運動員鄭鵬滑到此處時,速度依然很快,但在拐彎處急轉時,身體失去了平衡,側摔倒地,刹那間,只見他雙臂撐杆,用力將身體扶正,那一刻,積攢在他身體中的能量彷彿集中釋放一般,支撐著他繼續前進。

  ↑3月6日,中國選手鄭鵬在冬殘奧越野滑雪男子長距離(坐姿)比賽中摔倒。
  ↑3月6日,中國選手鄭鵬在冬殘奧越野滑雪男子長距離(坐姿)比賽中摔倒。

  ↑3月6日,中國選手鄭鵬在冬殘奧越野滑雪男子長距離(坐姿)比賽中摔倒後起身。最終,鄭鵬奪得金牌。

  除了完成規定動作,賽場之外的感人瞬間和故事也是一座報導“富礦”。

  來自河北秦皇島的視障組選手王躍曾因一句“我看不清世界,但想讓世界看見我”而備受關注。3月8日,在北京冬殘奧會冬季兩項女子中距離視障組的角逐中,王躍最終排名第三,拿到“金容融”後,王躍喜歡得愛不釋手。而在前一天越野滑雪長距離傳統技術(視障)比賽中,王躍獲得第四名,與獎牌失之交臂,當晚與她微信聊天時,開朗率真的王躍對我說“我也想拿個金容融”。隔天即夢想成真的她在賽後接受媒體採訪時屢次激動哽咽。

  ↑3月7日,中國選手王躍和引導員李亞林在殘奧越野滑雪女子長距離傳統技術(視障)比賽後。

  ↑3月8日,王躍在殘奧冬季兩項女子中距離(視障)比賽後流淚。
  ↑3月8日,王躍在殘奧冬季兩項女子中距離(視障)比賽後流淚。

  改變,始於體育。冬殘奧不僅為殘奧運動員們提供了一個世界級的舞台,讓他們被世界所看到,他們在賽場內外傳遞出的“勇氣、毅力、激勵、平等”的殘奧價值觀,也必將帶給世人深深的觸動。而我們的職責就在於,定格那一刻“被世界看到”的他們。

策劃:蘭紅光、賴向東

統籌:李尕、畢明明、費茂華

記者:胡虎虎、侯昭康、楊冠宇、李博、趙子碩

編輯:孔卉、胡星宇、許雅楠、尹棟遜、李夢馨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