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蝙蝠俠》羅伯特-帕丁森,食言了

2022年03月21日17:47

  電影《信條》問世之前,許多人不理解羅伯特·帕丁森好在哪裡。但這些年,他從一夜爆紅的少女偶像,靠著不希望被人喜歡的方式,一步步成為越來越多人認可的電影明星。

  最初靠外貌被人記住的羅伯特·帕丁森,這幾年一直試圖讓眾人看到他的演技。

  他不是同齡人中最養眼的,也不一定是最努力的,但一定是最有趣、最稀缺、最有眼光的——這一點從他看了張劇照就黏上電影人薩弗迪兄弟,拚盡誠意換來一部《好時光》,讓康城到荷李活的所有從業者都正眼看待他的演技才華,就能窺見一二。

  而如今他已經從那個憤世嫉俗的電影《吸血新世紀》系列頭號黑粉,成為真正憤世嫉俗的超級英雄“蝙蝠俠”,他懷抱著可能要搞砸最熱門超級英雄的必死決心,塑造了一個你從未在大銀幕上見過的布魯斯·韋恩。

  他是《吸血新世紀》頭號黑粉

  英國著名脫口秀演員傑克·懷特霍爾曾在表演現場大肆吐槽羅伯特·帕丁森,在他的描述中,這個曾經和他當過同桌的男人,在所有的校內戲劇選拔中碾壓他。當羅伯特·帕丁森演男一號的時候,傑克只能去角落里演路人甲6號。他嫉妒得不行,卻沒有一點兒辦法,誰讓人家天生麗質呢?傑克唯一能實施的精神報復,就是在電影《哈利·波特與火焰杯》放映到塞德里克(羅伯特·帕丁森飾)死亡,整間影院都為品德高尚的帥哥痛哭流涕的時候,放聲大笑,為了這種複仇他甚至掏了四次電影票錢。

  《哈利·波特與火焰杯》中,羅伯特·帕丁森飾演的塞德里克(右)最終死在了三強爭霸賽中。

  這個世界上嫉妒羅伯特·帕丁森的不止傑克,從《哈利·波特》到《吸血新世紀》到《信條》到《新蝙蝠俠》……在某件事上,羅伯特和傑克達成共識——《吸血新世紀》系列中那個“蒼白、擰巴的吸血鬼愛德華,演得可真爛啊!”

  大部分人是從電影《吸血新世紀》開始認識羅伯特·帕丁森的,在這樣一部充滿粉紅泡泡的青少年電影中,他是那個推開門就會讓同學花癡得下巴脫臼的108歲校草。但羅伯特本人無論是在戲內還是戲外,都無比厭惡這個角色、這部戲、這本小說。

  《吸血新世紀》中,羅伯特·帕丁森飾演108歲的吸血鬼愛德華。

“我讀完原作的感受就是,這本書根本就不該被出版。我很確定作者自我代入了貝拉(女主角),她夢到自己遇見一個超級帥哥,於是寫了萬字小說,她瘋了。”——吐槽原作者斯蒂芬妮·梅爾

“你是個‘殺人犯’,‘殺’了四五十個人,然後你時時刻刻都想‘殺掉’面前這個人,但對方說我不在乎,我愛你。”——吐槽女主角貝拉對男主角愛德華的愛

“愛德華都108歲了還沒談過戀愛,這人顯然不太對勁。”——吐槽自己演的男主角

“我的表演方式就是假裝眼睛里有異物不太舒服,那種介於便秘和嗨過頭的感覺中間。”——吐槽自己的演技

“這個系列評價很好,但在片場拍每一場戲,我都覺得離譜,太多邏輯不通的地方了。”——吐槽劇本

羅伯特·吸血新世紀男主角·全系列頭號黑粉·帕丁森,是也。

  他有多恨這個角色呢?當一群粉絲圍著他尖叫“愛德華”的時候,他從人海中迅速鎖定了喊“塞德里克”的粉絲,並走過去單獨給她簽了名。

  許多年後,人們回顧他當年的狂妄犀利,會覺得這個人好真實、好有趣,但在當下的語境中,羅伯特的言行無異於“自毀”。他也知道,他說自己就是不懂得何時該閉嘴——所以他最欣賞愛德華的一點就是他懂得閉嘴。

  其實從羅伯特的角度來說,他希望給這部戲增添一些獨立電影的深刻,一些文藝青年的思考,在處理這個自己厭惡無比的瑪麗蘇男主角時儘量不要那麼油膩,但最終呈現的效果卻是擰巴又尷尬,這就是想像超越實力的代價,也是他在《吸血新世紀》系列之前次次嚐試獨立電影次次失敗的原因。

  《吸血新世紀》系列上映後,羅伯特·帕丁森(左)經常吐槽自己在片中的演技很爛。

  後來他明白了,自己諷刺得再大聲,也鬥不過該系列出品方頂峰娛樂的營銷團隊,這是一部預算3700萬美元的電影,數以千計的工作人員不會讓其毀在片酬兩百萬的愣頭青嘴上,更何況對方隨時都可以炒他魷魚。因此,他多少收斂了一些。

  所以,當《吸血新世紀》下映時,羅伯特·帕丁森一點兒也不想念它。

  他對演超級英雄,毫無興趣

  羅伯特與荷李活始終保持著某種距離感,這或許來源於他文青的孤傲,也或許來源於他面對鏡頭的不自信。2012年《吸血新世紀》熱度達到頂峰的時候,他說自己可能永遠也適應不了名氣和粉絲的瘋狂,他能感受到名利帶來的好處,“但到了某個節點,你還是需要緩口氣”。

  這口氣一緩就是七年,這七年里,他沒拍過預算超過4000萬美元的電影(“暮光”系列大結局單片預算1300萬美元),但是他的電影去了四次康城電影節,他合作的演員從蓋·皮爾斯到威廉·達福,他合作的導演從餘威仍在的大衛·柯南伯格到炙手可熱的羅伯特·艾格斯,羅伯特對荷李活的這種疏離保住了他,也為荷李活保住了碩果僅存的性格演員。

  當然羅伯特的經曆很容易造成某種倖存者偏差,不是誰都能演完七年獨立片再搖身一變就走進2億美元預算的超級大片里,演故事里最招人喜歡的男二,更何況導演還是諾蘭。可他就是做到了,而且是靠自己,他的運氣是努力加上競品稀缺,他的成就是積極地對抗名利惰性再加上以肉眼可見的演技成長,一步步增加了自己選擇和被選擇的機會。

  《信條》片場,導演諾蘭在給主演之一的羅伯特·帕丁森講戲。

  就是在諾蘭執導的電影《信條》片場,他的翅膀伸向了DC漫畫宇宙。當然他還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譜又直率,偷偷摸摸去試鏡回來,想跟諾蘭撒謊自己請假的原因,結果被當面揭穿;還沒收到通知,就看見網上瘋傳自己當選蝙蝠俠,嚇得生怕丟工作;接到劇組確認其出演該角色電話那天,他說自己在花園里看著太陽陷入混沌與困惑,“真的是我嗎?”而當他終於以新任蝙蝠俠扮演者的身份接受採訪時,他說:“我對扮演英雄毫無興趣,我真正想塑造的,是那些觀眾明知道不該喜歡,卻仍然被吸引的角色。”

  這是一個非常微妙的時期,在他之前的蝙蝠俠飾演者本·阿弗萊克曾遭遇全世界所有DC迷的抵製,等到大本的表演使觀眾信服後,他卻又因為酗酒等個人原因放棄了事前承諾的《蝙蝠俠》三部曲;在《新蝙蝠俠》導演換成馬特·里夫斯後,華納靠著相對獨立的華金·菲尼克斯版的《小醜》、詹姆斯·古恩版的《自殺小隊2》在與漫威曠日持久的流行文化巔峰對決中,贏下了兩城;所以《新蝙蝠俠》註定不會是從前的商業大片套路,但布魯斯·韋恩身上反英雄的黑暗面能被挖多深,還要取決於導演和演員共同的創作。

  羅伯特·帕丁森一直對扮演超級英雄沒興趣,但蝙蝠俠對他來說是特別的存在。

  可羅伯特·帕丁森的出現,卻是粉絲和導演馬特·里夫斯都不看好的,導演想要的是190cm的尼古拉斯·霍爾特,但華納相信羅伯特擁有更強的票房號召力。於是到了片場,矛盾就爆發了,追求方法派表演的羅伯特要求更多的創作空間和自由,而馬特·里夫斯這位蝙蝠俠頭號鐵粉要求畫面中的每一幀都在自己掌控之中。當然最後他們和好了,導演還說正在考慮和羅伯特合作續集。

  “如果是幾年前,我不會想演蝙蝠俠。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準備好了,當你知道要演繹的這個角色有著大量的粉絲基礎,既是壓力也是動力。我喜歡做一些反常規的事,並嚐試幫助這些不同尋常的內容找到受眾,但有時會備受爭議,尤其當別人都很牴觸你來接手這個角色的時候,反而很能激發創作。”

  他靠“自毀”證明他不是偶像

  2019年宣傳電影《燈塔》時,羅伯特·帕丁森在米爾穀電影節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這些年已經演了夠多怪異的角色,是時候去演個白馬王子了。那時他已經拿到了克里斯托弗·諾蘭執導的影片《信條》的船票,而在《燈塔》這部影片里他確實怪異到了頂點。

  《燈塔》中,羅伯特·帕丁森與威廉·達福(左)合作,並證明了自己這些年在演技上的進步。

  很難想像一場戲里只通過少量的台詞表達強烈又豐富的情感,但羅伯特和威廉·達福一整頁的對白上來來回回重複著“What(什麼)”這一個單詞,打印現場想必就像《閃靈》那樣令人不適,但羅伯特掌控了這段戲。他靠著這樣一部晦澀難懂的驚悚片,證明了自己有和威廉·達福拚演技的勇氣和實力,他飾演的角色就像著名環保照片里那隻被裹上石油的海鷗,憤懣、破碎,罵罵咧咧,抵死不從地走向死亡。獨留觀眾目瞪口呆。

  羅伯特·帕丁森或許不會成為改變荷李活的人,但他的存在,他保有的不馴服,對抗著自身優秀基因條件的自毀傾向,註定會讓他在21世紀的電影曆史里留下姓名。

  這些年,羅伯特·帕丁森一直在“自毀”的路上越走越遠。

  沒人能否認羅伯特的英俊,他的骨相是雕塑家看見夢裡都會笑醒的水平,事實上當他12歲靠平面模特賺錢的時候,就是因為“我很高而且長得像個女孩子,所以能拿到很多工作機會。但後來可能因為我越長越像男人,工作就慢慢沒了……只能說我的模特事業徹底失敗吧”。

  如果不是因為法國著名導演讓-呂克·戈達爾和法國新浪潮讓他愛上電影,或許他會更享受與音樂共處的生活,但那條路大概率會讓他混沌的性子走向真正的毀滅——畢竟他4歲就開始學鋼琴,彈了許多年吉他,青少年時期還夢想做說唱歌手,只能說感謝羅伯特美麗善良的模特母親適時推開門,問這幫混小子們,“要吃三明治嗎”,最終他們在尷尬和不得誌中錯過了這條路;而當羅伯特因為形象出眾,又碰巧導演心懷愧疚(前作把他的戲刪得干乾淨淨)讓他得到了《哈利·波特與火焰杯》中塞德里克的角色後,他賺到錢立馬就去租了個公寓開始玩音樂,混到連三明治都買不起,才重振旗鼓,認真試鏡,回歸表演行業。

  《哈利·波特與火焰杯》中,塞德里克拿魔法棒的動作還是羅伯特·帕丁森自己設計的。

  羅伯特曾說,塞德里克是他演過的所有角色中唯一的正常人。這位魔法世界白月光級別的校草學長,記錄了他最糟糕的表演段落,但即使是在那個看到鏡頭就緊張的時期,他仍然有自己拒絕從眾的倔強:“我覺得拿魔法棒可太傻了,所以就像握槍一樣雙手持棒,我好像還閉了一隻眼睛假裝瞄準來著。”

  在他標誌性的轉折點電影《好時光》中,羅伯特飾演了一名毫無希望的底層小混混,毀滅成就了他,證明了這個讓全世界少女尖叫的男偶像是個真正的演員,而他也在演藝的道路上走向更多的毀滅。

  羅伯特·帕丁森靠電影《好時光》證明了他不是偶像,而是一個真正的演員。

  他在《信條》里最後一場戲選擇悍然赴死,在《神棄之地》里親手揉碎了牧師的光環,在《蘭開斯特之王》里把法國王子塑造成口音詭異的金孔雀,在《新蝙蝠俠》里創造了一個史上最陰暗,最不瀟灑,最接近崩潰邊緣的超級英雄。

  但他好像又在這許多的毀滅中,越來越自在了。

  羅伯特·帕丁森不再是那個逮到機會就諷刺商業片的犀利文青了,他開始擁抱觀眾的熱情,擁抱名利場的熱鬧,擁抱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影響力。

  “我還是傾向於原創性的創作,那就必須代入你所生活的現實世界,然後也必然會造成一些現實影響。你正在做的這些事或許就會改變觀眾看待電影的方式,或者顛覆他們對電影內容的期待,大概率會改變觀眾,並讓他們保持更開放的心態面對餘生。我的想法不是特別確定,但電影改變了我對世界的看法。你只能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小事,如果想超越你能掌控的範圍,就必須有所發展,有所進步。然後我發覺,做一些小事,也會對世界造成足夠的影響。”

  “口無遮攔”喜劇人

  [私生飯勸退指南]“曾經有一位女生守在我公寓門口好多天,然後我帶她去吃了一頓飯,抱怨了兩個小時自己的生活,最後她把賬單遞給了我,再也沒有出現。”

  [原來是宅男]“我在《最終幻想7》的愛麗絲和蒂法之間難以抉擇,愛麗絲死的時候我爆哭,這輩子沒哭這麼慘過!”

  [自我剖析]“作為演員,基本上都在吐槽導演,吐槽所有人,假裝自己無所不知,但其實一無所知。”

  [不要肌肉]“華納給了我一套啞鈴和抗力球,但我幾乎就沒碰過。”

  [拒絕社交媒體]“我又老又醜,一年里大概只有兩週有腹肌。”

  對 話

  “很多時候,我不認為自己是在扮演蝙蝠俠”

  新京報:確定由你出演電影《新蝙蝠俠》時,很多人都覺得意外,以前你曾說過對超級英雄電影沒興趣。

  羅伯特·帕丁森:是的,對拍超級英雄電影,我從來沒興趣,這類電影也根本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內。但由於某些原因,在我心中蝙蝠俠一直是個特別的、獨立的存在,他有很多象徵性的意義。後來我聽說導演馬特·里夫斯要拍《新蝙蝠俠》,就特別興奮,我和他交談時,他給我看了一些早期的故事板,定下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基調,他創作的角色讓我興奮不已。這次,蝙蝠俠的角色定位與過往完全不同:他孑然一身、孤立無援、不得不去履行使命,甚至在他的氣質里有一種絕望感,這些都能讓我對他進行有趣的解讀。

  《新蝙蝠俠》中,羅伯特·帕丁森演出了“蝙蝠俠”布魯斯·韋恩的絕望、孤獨。

  新京報:片中,蝙蝠俠和貓女初次見面的那場打戲很精彩,可以分享下拍攝細節嗎?

  羅伯特·帕丁森:那場戲拍了很久,拍之前,我和佐伊·克羅維茲(飾貓女)一起訓練了一個月。經過訓練發現,你對打戲越熟悉、越放鬆,就越能加入一些嬉鬧的元素。如果排練不夠,只是憑力氣硬打,就會顯得僵硬、奇怪,效果就像只想打疼對方而已。後來我們默契十足,拍了一場像跳舞一樣的動作戲,當然,把她按住也非常之難。

  新京報:片中蝙蝠俠的座駕特別驚豔,太酷了,可以形容下你駕駛這輛車時的感受嗎?

  羅伯特·帕丁森:是啊,那真是特別、特別的有意思,其實我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試駕的。他們告訴我是一次駕駛課,但當我去了周圍連一個人都沒有的倫敦郊區後(大概是荒郊野外的一座機場里),一輛車突然出現了,感覺有點兒像是軍事行動,我眼前那真是一驚,但是因為怕被偷拍,只能晚上試駕。劇組工作人員說,“想開出去試試嗎”,他們都以為我只能開很短的一段距離,結果我直接放飛自我了,油門踩到底,漂移旋轉到底,他們當時都慌了,那輛車的聲音非常非常大,震耳欲聾。

  羅伯特·帕丁森和他在電影《新蝙蝠俠》中的座駕。

  新京報:選擇出演蝙蝠俠也需要進行一番心理“爭鬥”,會擔心被人拿來和其他版本的蝙蝠俠進行對比嗎?

  羅伯特·帕丁森:以前,我似乎沒弄明白自己想要什麼。當這個角色(蝙蝠俠)突然出現時,感覺就該演。我和里夫斯總是在討論這個角色,劇本內容非常生動有趣,這就是我能把它演好的信心。很多時候,我甚至不認為自己在扮演蝙蝠俠,到了如今,我才意識到這部電影會被拿來與其他蝙蝠俠電影進行比較。但我沒那麼擔心,至少我認為自己這次的扮演是成功的。

  新京報:電影籌劃了五年,你投入了很多精力,現在終於上映了什麼感覺?

  羅伯特·帕丁森:前段時間,我看了電影,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笑)。還記得試鏡時我穿上了《永遠的蝙蝠俠》中方·基默的戲服,當我穿上厚厚的橡膠和乳膠盔甲並試圖移動時,一切都那麼的不真實。我的腎上腺素一直在狂飆,非常緊張。兩個鏡頭後,里夫斯問我:“你這總是出汗可怎麼辦?”我真的都透了!(大笑)其實,一開始我確實有些緊張,因為到現在為止有很多蝙蝠俠電影,扮演他的演員都很優秀,我不想重複別人做過的事情,想嚐試做些新的東西,好在這一切都在劇本里,我也順其自然地享受著扮演。

  撰文/道臣嵐

  采寫部分/新京報資深記者 周慧曉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