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怡爽:拆穿印媒對我“一帶一路”攻擊的套路

2022年03月24日07:00

  許多針對“一帶一路”的言論,例如“債務陷阱”“經濟脅迫”等,都是肇始於印度或經印度發酵放大的。由於印度善於在國際媒體上動員大量人力發動輿論攻勢,此類言論對“一帶一路”的國際輿論環境產生很壞影響。到目前為止,印度對“一帶一路”的輿論攻擊,已經形成一套嫻熟的“立體攻勢”模式。

  這套攻勢可以拆解為三步:第一步,由知名“專家”“學者”和“智庫”在學術界炮製各類概念和理論。第二步,通過媒體擴散影響力。媒體通過對各種事實和數據的拚貼、歪曲、斷章取義乃至直接捏造,將上述“理論”“概念”轉化為更加聳人聽聞、吸引眼球和能夠被大眾接受的“故事”。第三步,通過對這些“故事”的不斷傳播、散發,將已經成熟的敘事模式分發到各個自媒體平台和社交網絡之中,完成這套敘事的自我生產和自我擴散。就這樣,從“理論”“故事”再到“大眾認知”,印度的輿論攻勢完成對“一帶一路”的合圍。

  當然,面對這樣的言論,印度國內也不乏反對之聲。《印度教徒報》曾經對“一帶一路”有較為客觀中立的報導,《捲軸報》曾在2021年推出長篇系列報導,批評印度將中國在南亞的投資政治化,將中國與南亞國家建立的合作視作印度的損失,這是零和思維的產物,實際上是要求其鄰國為印度未能擔負起來的責任付出代價。2021年10月,德里中國研究所也出台報告稱,印度不應當因為對“一帶一路”的戰略擔憂而錯過孟中印緬經濟走廊等次區域合作發展倡議帶來的機遇。

  需要注意的是,印度對“一帶一路”進行攻擊的原因同樣也是分層的。表層理由是擔憂“一帶一路”的相關項目影響到印度的安全利益,它的推進會改變印度周邊環境中的權力結構,削弱印度在南亞和印度洋地區的地位。實際上,新德里擔心的是,中國將通過“一帶一路”擠占印度未來的發展空間,包括市場需求、供應鏈和製定規則的主導權,導致印度喪失“後來居上”的能力。要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最好的辦法就是提供一套“一帶一路”的替代性方案。印度確實也在這方面做了相當多的努力,近年也加快與鄰國的次區域合作,加強和中亞國家的關係。但是,限於目前的國力,印度無法單獨憑藉自身實力構建一個足與“一帶一路”競爭的合作框架。因此,目前對於它最經濟的一個辦法,就是通過對“一帶一路”的輿論攻勢,先行完成對中國的干擾和拖累。

  而且,“一帶一路”背後是中國道路的成功,印度對此並不樂見,它尤其擔憂中國的成功會被視作對自身的否定。因此,印度一些人選擇要麼說服世界和本國民眾“印度模式”也可以成功,要麼去抹黑中國。

  我們不應輕視印度這些言論產生的後果。以“債務陷阱”論為例。在印度拋出“債務陷阱”論之後,美西方的部分學者、智庫立即接過接力棒,對“債務陷阱”論進行再一輪的“理論完善”和“概念擴展”,還進一步推出所謂“債務陷阱外交”。其次,在正常的投資或者合作中,一些項目因為各種因素進行調整乃至中止是很常見的,但是部分國家想要中止或放棄與中方合作的項目,即便原因實際是國內政治變動或者經濟環境變化,卻會將“對債務陷阱的擔憂”作為“光明正大”的藉口。與此同時,美西方也不分青紅皂白,將所有項目中的調整都視作“債務陷阱導致的後果”大肆宣傳。最後,部分國家由於自身原因背負了沉重的債務,其政府官員、學者對此心知肚明,卻不願意主動對外界宣揚的“債務陷阱”論作出澄清,反而期望外部壓力可以讓中國的金融機構和企業對他們進一步放寬條件,施以更多援助。

  因此,我們應對印度對“一帶一路”輿論攻擊的第一步,就是正視其危害性。在此基礎上,我們也不能僅僅只滿足於手握事實、“以理服人”,我們還需要對這種輿論攻勢的目的、動機、手段和影響進行拆解,追溯其源頭,理解其擴散和宣傳的機制。只有這樣,在拆穿謊言的過程中,我們才不至於陷入被動。(作者是雲南財經大學印度洋地區研究中心副教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