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創下中國“70年來最熱” 氣候變化引發珠三角旱情連鎖反應

2022年03月26日06:55

本報記者 萬笑天 北京報導

3月初春的溫暖剛使櫻花開放、柳樹發芽,氣溫就要在一夜之間回到冬季。

3月16日至18日,受一股轉折式冷空氣影響,中東部現大面積“換季”式降溫,北方將重返寒冬,南方偏高的氣溫也會大幅回落,例如太原的降溫幅度達21℃,15日的最高氣溫是25℃,到17日最高氣溫只有4℃,合肥的氣溫降幅也達19℃。

如此極端的降溫或許是延續了2021年氣候的特點。近日由中國氣象局發佈的《中國氣候公報(2021)》(以下簡稱“《公報》”)指出,2021年中國氣候暖濕特徵明顯,極端天氣氣候事件多發強發廣發併發,氣候狀況總體偏差。寒潮過程多,極端性強,影響範圍廣,2021年發生並影響我國的冷空氣過程有29次,其中寒潮過程11次,較常年(5.2次)明顯偏多,為1961年以來第二多。

近日發佈的“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第六次評估週期第二工作組報告”提出,中國是受氣候變化影響最大的國家之一。南方科技大學教授劉俊國說,這份報告專門設立了第四章“水”,評估了現在與未來的水安全風險。全球約40億人每年遭遇至少一個月的嚴重水資源短缺問題,水相關災害與全球變暖息息相關。

與去年多雨的北方相比,2021年對廣東來說屬於異常枯水的年份,今年春節前後廣東迎來了比往年範圍更廣的鹹潮,一些地方的自來水變鹹,水壓變小,甚至停水。當地鼓勵居民節約用水。之後通過“壓鹹補淡”等確保了天文大潮期間粵港澳大灣區居民的正常生活用水。

極端的氣候

據《公報》, 2021年氣溫創1951年來新高,全國平均氣溫10.5℃,較常年偏高1.0℃。在汛期暴雨過程強度大,如河南特大暴雨極端性顯著;區域性階段性氣象乾旱明顯,華南乾旱影響較大;寒潮構成多、強度大,極端低溫頻現。各區域中,華南降水量偏少,華北地區則為1961年以來最多;七大江河流域中,珠江流域降水量偏少,其他均偏多。

具體而言,去年全國平均高溫日數(日最高氣溫≥35.0℃)12.0天,為1961年以來次多,僅少於2017年(12.1天),極端高溫事件和極端低溫事件均偏多。2021年高溫過程為1961年以來最多,年內發生區域性高溫過程9次,比常年偏多5次。高溫過程結束時間為曆史最晚,南方結束時間較常年(8月30日)偏晚36天。這也使夏季用電高峰持續時間變長,廣東等地發佈了有序用電方案。

全國有23個省(區、市)降水量較常年偏多,其中天津偏多83%、河北偏多71%、北京偏多70%,均為1961年以來最多。7個省(區)降水量較常年偏少,其中廣東偏少24%、廣西和福建偏少13%。

《公報》梳理的國內十大天氣氣候事件中包括,華南階段性氣象乾旱造成嚴重影響。2021年華南地區降水量偏少16.9%,為2004年以來最少,階段性氣象乾旱特點突出,雖然期間偶有颱風可暫時緩解旱情。但氣象乾旱的頻發使華南土壤墒情低,江河水位下降,山塘水庫乾涸,對農業生產、森林防火、生活生產等產生了不利影響,珠江口出現鹹潮,影響對港供水和電網安全等。

今年春節前後珠江流域出現了罕見的可以影響到廣州的鹹潮。華南理工大學水利工程教授黃國如說,珠江口的鹹潮問題在過去的十多年間長期存在,首要原因是珠江流域本身的特點,其次是人口密度的增加,對水資源的需求更大。一般鹹潮靠近入海口,比如珠海、中山,而去年降水量少,導致鹹潮上溯,以至影響到廣州、東莞等地。

近期發佈的IPCC第六次評估週期第二工作組報告提出,中國是受氣候變化影響最大的國家之一。此前發佈的第一工作組報告科學界已形成一些共識,包括人類活動造成的變化是毋庸置疑的事實;認為影響正在導致包括熱浪、強降水和乾旱在內的極端天氣事件變得更為頻繁和嚴重。

第二工作組報告的主題是氣候變化的影響、適應和脆弱性。報告信息顯示,自2008年以來,毀滅性的洪水和風暴每年迫使超過2000萬人離開家園;全球有一半人口每年至少有一個月面臨用水不安全問題。僅在未來十年內,氣候變化就會將3200萬至1.32億人推向極端貧困。到本世紀中葉,由於海平面上升,10億人將面臨更大的洪災風險。

劉俊國表示,人為氣候變化影響水安全,增加了由社會經濟因素造成的水資源脆弱性。全球升溫1.5℃到3℃間,洪水風險將會翻倍,隨著升溫進一步加劇,經濟、農業、水電潛能損失也會隨之增加;在2℃和4℃變暖情景下,全球將有30億~40億人面臨物理性缺水問題。在本世紀後半葉,若不控製升溫幅度,由氣候引起的水文變化還將造成大量人口流離失所。

亞洲的溫升幅度高於全球平均值。報告指出,中國是全球因熱帶氣旋和風暴潮災害衝擊損失最嚴重的十個國家之一。海平面上升給中國帶來的經濟損失位居世界首位,廣州是世界上最容易受海平面上升影響的經濟城市之一。

遭遇乾旱的廣東

儘管廣東降水豐富,水庫湖泊眾多,但人均水資源量少。東莞水務局的統計顯示,東莞水資源量平均為21億立方米,按常住人口1000萬計算,人均水資源量約為252立方米,人均水資源僅為全國平均量的七分之一,遠低於國際上人均500立方米的警戒線。東莞水資源不足,屬於缺水型城市。

珠江有西江、北江和東江三大支流。“東江承擔著深圳、東莞、香港和廣州等城市的供水。”黃國如說,這些地方人口密集,東江長期以來供水矛盾比較大,每年到枯水的時候用水比較緊張。

自2020年秋季以來,由於降水量不足,東江流域遭遇秋、冬、春、夏連旱,水位持續走低。當海平面上升、上遊來水減少、生產生活用水增加等情況出現時,鹹潮便會加劇。鹹潮是沿海河口附近的一種水文現象,當上遊徑流動力不足,高鹽水體隨漲潮流,沿著河口的潮汐通道向上推進,海水倒灌,造成河道水體變鹹,即形成鹹潮(或稱鹹潮上溯,鹽水入侵)。其中上遊來水減少是形成鹹潮的決定性因素。鹹潮是珠三角地區最嚴重的環境問題之一。

2021年12月6日,廣州市水務局發佈的《關於水利部認為珠江流域旱情形勢嚴峻需提前防範的輿情處理情況》顯示,當年1月1日至10月31日,平均降水量1353.8毫米,較近十年同期偏少25.0%,10月份,外江來水量較往年同期偏少3~6成。對今冬明春旱情的研判是,氣象乾旱發展概率偏大,水庫蓄水量、外江來水都偏少,鹹潮上溯問題將更加嚴峻。

幾天后,廣州自來水公司就通報,受天文大潮和東江上遊來水減少影響,鹹潮持續時間延長,新塘水廠、西洲水廠原水取水量銳減,目前已造成廣州包括黃埔區以及天河局部地區(高地勢區域及管網末端區域)供水壓力顯著下降,部分區域有可能停水。

廣州節水辦還向市民發出《節約用水倡議書》,倡議全社會樹立節水意識;全民踐行節水行動,儘量縮短用水時間;全行業提高用水效率,企業需進一步強化節水管理,健全節水管理制度。

水利部黨組書記、部長李英國多次召開會議,提出應對珠江流域的冬春連旱、鹹潮。2022年2月23日,李英國在“珠江壓鹹補淡保供水”專題會上指出,自2021年入冬以來,珠江流域遭遇的60年來最嚴重的旱情仍在持續發展,珠江流域的西江、東江來水持續偏少,預測後期來水仍將偏少,再加上春節後農民工陸續返城返工供水需求增多等,珠江三角洲供水形勢嚴峻。

當受鹹潮影響時,因水廠沒有“鹹水淡化”設備和工藝,自來水中會有鹹味。據東莞市水務局,鹹潮期間,東莞取水口氯化物含量最高達到1515.0毫克/升。嚴重時,部分水廠出現連續14個小時不能取水的困境。到2月8日,東莞部分水廠停止取水累計達89天。鹹潮嚴重影響之下,東莞部分區域自來水出現口感變鹹、水壓下降的現象。在抗旱防鹹保供水專班的努力下,鹹潮未對東莞居民生活及經濟社會造成大的影響,未出現大面積長時間的停水現象。

廣東省目前正通過珠江三角洲水資源配置工程解決深圳、東莞、廣州南沙等地的發展缺水問題,並改變目前受水區單一供水格局,提高城市的供水安全性和應急保障能力,工程於2019年5月開工建設,投資約354億元。

對於華南地區的嚴重乾旱今年是否會持續,3月初,國家氣候中心副主任肖潺介紹,2月以來,南方平均降水量較常年同期偏多9成,為1961年以來同期第二多。據預測,春季江南大部和華南東部氣溫較常年同期偏高、降水偏少,可能有階段性氣象乾旱發生發展。

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環境與可持續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李闊表示,在持續性的旱災中,由於灌溉用水緊缺,農業社群的生計最容易受到影響。廣東今年有幾次大範圍的降水,土壤墒情有所改善。根據水利部預估,珠江流域旱情可能持續發生,農業生產肯定會受到影響,直接影響體現在灌溉用水緊缺,作物生長受限,產量受損,產品質量下降;間接影響價格、生計、生態等諸多方面。其中需水量較大的水稻、蔬菜受影響最為顯著,水產養殖也會受到較大影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