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界“在劫難逃”!外媒:俄烏衝突致國際科研機構停止與俄許多合作

2022年03月28日08:30

  【環球時報駐法國特約記者 趙風英】面對戰爭,科學也在劫難逃!據黎巴嫩《東方日報》27日報導,儘管科學本應以和平的名義超越衝突,但俄烏衝突導致國際科研機構停止與莫斯科的許多合作,令人遺憾。

  法新社27日稱,俄烏衝突的第一個科學界受害者是原定於今秋使用俄羅斯火箭的火星探索計劃ExoMars,現已被推遲至少兩年。對歐洲和俄羅斯的數千名科學家來說,這是一場災難,他們多年來一直致力於在科學無國界的理想驅動下建立一個開放的全球社區,且剛剛從新冠疫情中“恢復元氣”。俄羅斯空間研究所行星學家奧列格·科拉伯洛夫特別以科學和國際聯繫之名呼籲維持該火星任務,不要捨棄俄羅斯和西方科學家之間的歷史友誼。

  俄裔美國人鮑里斯是法國高等師範學院和國家健康與醫學研究院的研究員,在莫斯科成立了認知科學中心。他常去俄羅斯講學,他的學生則前往歐洲各地的實驗室開展科研。眼下他只能感歎“一切都崩潰了”。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歷史委員會成員丹古斯勒本表示,人們錯誤地認為“科研人員真空般活在象牙塔內”,但科學與社會緊密交織在一起。

  當代研究非常國際化,跨國界的學者社區代表了全球範圍內的數百萬人。所以在發生國際衝突時,科學界首當其衝,因為科學的本質正是交流。科學因為戰爭止步甚至倒退的情況在上世紀兩次世界大戰中均有先例。比如,一戰爆發後的第一週,93名德國科學家選擇力挺德國,導致信息交流切斷,很多科研項目被迫中止。當時德國科研幾乎全部服務於軍事,包括愛因斯坦等猶太裔科學家不得不逃亡國外。直到二戰結束,科學交流才重新走上正軌,而德國科學家長時間遭到排斥。

  俄烏衝突爆發後,歐洲航天局、法國國家科研中心、歐洲核子研究組織、麻省理工學院等享有盛名的科研機構在很大程度上切斷了與俄羅斯的關係。不過,因擔心俄烏戰事持續,7000名在俄外國科學家於本月簽署了停戰呼籲書。而牛津、哈佛等高校的教授24日也在《科學》期刊聯名呼籲“不要拋棄俄羅斯同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