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文章:俄烏衝突勾畫世界權力新版圖

2022年03月31日18:43

  參考消息網3月31日報導 西班牙《公眾》日報網站28日發表題為《俄羅斯-烏克蘭衝突:世界權力新版圖》的文章,作者是拉丁美洲社會科學院國家和公共政策研究員阿圖羅·拉瓜多·杜卡。全文摘編如下:

  21世紀的第三個十年將以《雅爾塔協定》的徹底被埋葬和世界權力格局的重組為標誌。聯合國作為二戰戰勝國論壇的作用已被嚴重削弱,這些呼聲只起到象徵性而非決定性的作用,以至於任何人都可以不重視聯合國大會的決議。最著名的例子是以色列占領巴勒斯坦領土,但這不是唯一的例子。

  美洲國家組織等區域性組織也發生了類似的情況。該組織目前受到拉美及加勒比國家共同體等其他組織崛起帶來的挑戰。這些只是世界權力格局重組的一些症狀。

  由於俄羅斯軍力在上世紀90年代垮塌後逐漸恢復,上世紀後期圍繞美國建立的單極世界秩序陷入危機,大西洋霸權的終結顯露徵兆。至少自奧巴馬擔任總統以來,美國試圖扭轉這種局面。

  在歐洲領導人(只有德國和法國不太情願)漠然的注視下,北約在軍事上包圍了俄羅斯,並向東擴張,這違背了在華約解散時與戈爾巴喬夫達成的協議。此舉旨在限制已成為東西方之間橋樑的俄羅斯的力量。

  鑒於這些背景情況,再考慮到澤連斯基(一位大西洋主義者,在親俄羅斯總統維克托·亞努科維奇被推翻後贏得了選舉)政府掌權期間引發的緊張局勢、頓巴斯俄語地區的傾向,以及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俄羅斯對北約拒絕保證不將烏克蘭納入該組織的激烈反應應該不足為奇。

  在這場戰爭中,沒有任何臨時起意或狂妄自大的行動:俄羅斯沒有,美國和北約沒有,烏克蘭也沒有。這場戰爭是在民族國家——儘管是在區域集團的框架下——繼續瘋狂捍衛自己利益的世界中發生權力突變的結果。

  然而,隨著戰爭的爆發,一些在蘇聯解體後似乎被遺忘的趨勢變得更加明顯。其中之一是西方在對抗俄羅斯時的強大凝聚力。西方的製裁已經超越了經濟範疇——對經濟製裁影響的評估因不同分析人士而異,並以前所未有的效應影響到文化和體育領域,甚至新聞自由(例如封殺今日俄羅斯電視台等媒體)。

  但是,更新穎的是各種私人資本推動的製裁:從國際信用卡到俄羅斯冰淇淋。還有一些體育製裁(國際足聯和國際奧委會的製裁)以及文化製裁(暫停關於俄羅斯作家費奧多爾·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課程,迫害俄羅斯音樂家和舞蹈家)。更為極端和荒唐的是,國際愛貓聯盟也宣佈禁止來自俄羅斯的貓或俄羅斯品種的貓參加國際比賽。

  即使在冷戰高峰期也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這是孤立一個國家的企圖第一次超越了民族國家的行動,而將主導角色留給了大型私人資本——金融資本和科技公司。

  在震耳欲聾的戰爭宣傳中,已經有大量文章分析戰後可能出現的情況。本文的目的不是評論這場戰爭,而是強調它的特殊性。

  儘管被大眾媒體和公民社會的各個部分描述為西方和東方之間的文明衝突,但這場戰爭其實是大國及其精英聯盟的利益訴求表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