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人妻 湯怡

2022年04月06日17:16

看到湯怡的這張海報,第一印像除了「嘩!拍得咁激呀!」之外,七、八十後更應會即時想到,九三年葉玉卿的《盲女七十二小時》。

劇情和造型,都予人致敬的感覺,湯怡亦坦言有翻看卿姐的經典來學習。

「當然是有借鑑參考的,但演出上算是有優勢的,拍攝前我有去盲人中心參觀,學習失明人士的生活方式,更試過在家中矇眼假裝失明,試試過這樣的生活。」

至於性感程度,湯怡就笑言未必敢和前人較量。

「其實也不算太性感,也是一件正常在家會 的睡衣吧!不過這次可以說是我入行以來最突破的了,會否再進一步更突破?也有可能呀!」

湯怡幾年前當女主角的第一套電影時,仍然是飾演中學生,幾年後不論戲裏戲外,都已經變成了人妻甚至人母,這次更是致命人妻,絕對不能少觀。

「戲中的角色是比較有機心的,可不要以為外形瘦小纖巧就掉以輕心,和我以前的角色都很不同。」

人妻,絕對不能掉以輕心,否則後果堪憂,網民們剛剛就親眼見證過「蕾」神之鎚,相信都十分明白。

眼前的湯怡雖然嬌小,但也可以讓人不寒而慄。

撰文☆梁文威 攝影☆梁比利 

髮型☆木子維納Vena 服裝☆BORA AKSU

場地提供☆Emperor Cinemas 設計☆吳展滔

最激表現

對湯怡來說,這次拍《致命24小時》絕對是最大膽的嘗試,當中除了性感演出外,就是被虐打的一幕。

「要說性感演出,其實除了沖涼一幕,就是被燦哥(潘燦良)虐打一段戲時,身穿的那條白色睡袍,但其實也是正常的睡衣,而且根本是劇情需要吧!話說回來,拍這套劇確實有很多第一次,最少扮失明人士是第一次,反而性感我卻覺得不算太大尺度。」

挑戰,其實是來自演技高強的對手。

「雖然不是第一次和燦哥合作,我們之前拍劇演過情侶,但這次最麻煩是沒有眼神接觸,而戲中燦哥是找我報仇的,要來虐待我,他也未做過這樣的角色,所以常常會說打不落手,他真的講了很多次。但拍這種戲是不能假的,假打就會好假,就角度不成的,所以最後他是真打的,也沒有動作指導,所有打的動作都是真的即時反應,整場戲拍了五、六日,我被他打了三、四十巴,所以見到我身上的傷、瘀,全部都是真的,絕對不是特效。」

倒是因為這場戲,湯怡需要穿上海報那條睡裙來拍攝動作戲,因此就要做足打底功夫。

「這套戲,絕對是我入行以來最大的挑戰!」

湯怡如是說。

恐怖心思

少許劇透,湯怡在電影中,其實絕對不是弱質纖纖那麼簡單,去到最後,甚至可以用恐怖人妻來形容。

「我從前演的角色和予人的感覺,其實都是乘乘女、好斯文、好弱的感覺,但這次其實是角色挑戰,戲中這位人妻非常有心計、很想掌控一切而且是真的掌控一切,真的不是一個平凡和平常的人妻。」

所以湯怡直說,一定要老公睇這套戲,睇到識背為止,讓他睇到驚。

「電影是兩年前拍的,接戲時其實未結婚、未拍拖,所以不存在是否要詢問老公的問題。就算是現在接的話,也不會被任何人規限,我是不會讓老公說不的,但會交代一下的,不是問準。」

電影的老公吳卓羲,劇情中是一個渣男,雖然有苦束,但卻也不可原諒。

「現實中應該不會有人遇上這種變態恐怖老公的。如果發生在現實中,我其實不想知任何內幕,簡簡單單生活就可以了。」

湊女人生

湯怡現在的人生,主要就是工作、處理餅店生意、湊女和湊老公,時間分配可會有困難?

「不會,湊女是完全不辛苦的,每一日只要見到她笑,我就很開心。不過囡囡和我小時候很似,比較細膽和怕事,我想她可以大膽一點,勇敢一點做事,可以嘗試多一些。所以若果有廣告、節目,搵我們一家三口出演,我覺得可以一試。」

聖誕臨近,三十四歲的人母湯怡,最希望可以一家三口去睇燈飾。

「能夠留下美好回憶,也有開聖誕派對慶祝,女兒剛剛六個月,多反應也開始識發脾氣,好容易 憎。」

不過,湯怡坦言今次這套戲,最少要等女兒十八歲才可以睇。

簡單人母

湯怡在短短一年之內,從少女變成人妻、人母,身份大轉變之後,竟然在電影中來個性感大突破。

拍這套戲更讓湯怡有意外得 ,就是讓老公麥秋成更愛錫自己。

「他之前看預告已感到不舒服,感覺好心痛,因為戲中被虐待的戲,讓他感到很不舒服,我一早就叫他入戲院睇戲時不要喊。」

湯怡笑說,老公是一個十分感性的人,非常容易喊,與外表較硬朗的感覺其實完全不同。

「最搞笑是,他說見到我拍戲這麼慘,畀人打到全身傷,所以就不敢再蝦我。其實我們平時常常會鬥嘴、互窒,雖然都是口舌之爭,但都是他『吋』我多,但現在他說不會這樣了,要錫我多一點。」

生活中的溫馨甜蜜,與電影中的恐怖心完全相反,難怪訪問中湯怡多次強調,現實中的她比較單純,絕對不是電影中那個致命人妻,只想做一個簡單的人母。

「現實中,我不想知太多事或掌握太多,只想簡簡單單的生活,有時知道太多,人生反而不會開心。」

湯怡的人生,現在最重要的除了湊女,就是工作,此所以第個一家三口過的聖誕節,她是要:

「謝票謝票和謝票!」,老公也要排舞。

如此忙碌的日子,可有想過追多一個?

「是有計劃的,但可能不是這一、兩年的事了。」

湯怡溫柔的笑 說。

雖然我還是一直想 ,人妻恐怖起來,真的可以笑 殺人不眨眼。

▲性感又大膽的海報造型極為吸睛,電影中湯怡更是穿 這條白色睡裙親身上陣。

▲電影中和潘燦良合作,更有一段重頭虐打戲。「由於打得太激烈,燦哥後來告訴我,他自己收工回家後,都感到有點憂鬱,要和太太蘇玉華傾談開解。」

1╱一八年湯怡第一次做電影女主角,與原島大地合作拍攝《某日某月》時,仍是扮演中學生,短短三年多後,已經是人妻人母。

2╱電影中飾演失明人士,湯怡就和導演齊齊到盲人中心學習,才發現原來失明人士可以用手提電話,更可以自己開火煮飯!

3╱拍攝這幕沖涼戲時,導演特別為湯怡清場拍攝,初時她也怕會否太激,那知拍完再睇,卻感覺:「似乎可以再刺激多一點!」

4╱湯怡笑言要迫老公睇戲睇到識背為止,這樣可以讓他做個謹慎的丈夫。

5+6╱湯怡在懷孕期間,仍然如常做高難度瑜伽動作,甚至陀 B做倒立,可想而知這位人母,其實絕不嬌弱。

▲女兒剛剛六個月大,一家三口首度一齊過聖誕新年,每件事都新鮮感十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