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信瑞豐基金“典型性”規模難題

2022年04月15日00:36

在公募基金行業飛速發展的同時,公募基金公司的座次排位也迎來洗牌。

過去三年的牛市之下,有基金公司借力規模直線上升,也有基金公司在競爭中落後。

基金業協會最新數據顯示,截至今年2月末,公募基金規模合計達到26.34萬億元,達到歷史高點。

而這26.34萬億的規模中,既有獨占行業規模近7%的巨頭,也有管理規模不足百億的小型基金公司。

近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悉的一則北信瑞豐基金員工公開信,則透露出當下一些中小基金公司面臨的發展困境。

北信瑞豐基金是一家信託系公募基金。

Wind數據顯示,北信瑞豐基金2021年年末的管理規模為78.1億元,在全部149家公募基金管理人中排名第120位。

事實上,除了銀行系以及券商系公募基金之外,信託系公募基金也是公募行業不可忽視的力量,在行業早期成立的基金公司中,目前已經成為領軍者的易方達基金、嘉實基金、南方基金等,背後均有信託股東的身影。

規模乏力背後

北信瑞豐基金成立於2014年3月。公司由北京國際信託有限公司與萊州瑞海投資有限公司共同發起設立,二者持股比例分別為60%和40%。

今年正是北信瑞豐基金成立的八週年。

2018年年末,北信瑞豐基金的管理規模首次突破百億,而在2019年至2021年的牛市期間,北信瑞豐基金在2020年一季度末的基金規模達到133.95億攀上高點,但隨後規模則開始下行。

與同樣是信託系基金公司且同期成立的基金公司相比,北信瑞豐基金的發展已經明顯落後。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髮現,與北信瑞豐同一年成立的信託系基金公司有嘉合基金和圓信永豐基金。Wind數據顯示,嘉合基金和圓信永豐基金2021年末的管理規模分別為265.29億和434.46億,規模排名分別排在第94位和第82位。

如果按照非貨幣基金管理規模來說,差距則更大。

Wind數據顯示,北信瑞豐基金2021年年末的非貨幣基金管理規模為22.7億,排在第135位。而嘉合基金和圓信永豐基金同期的非貨幣基金管理規模為196.25億和368.5億。

晚一年成立的金信基金,其2021年年末的基金管理規模為77.95億,與北信瑞豐基金相差無幾,而金信基金的非貨幣基金管理規模為67.81億,遠超北信瑞豐基金。

事實上,自2019年年初至2021年年末,公募基金管理規模增長了97%,已經近乎翻倍。

而行業急速發展的過程中,馬太效應更加凸顯。

“小基金公司面臨很多問題,比如說在渠道準入上,很多大渠道直接把我們排除在外。另一方面則是如何留住人才,近兩年的市場體現出很明顯的明星基金經理和明星基金公司的疊加效應,對於中小基金公司來說,人才也是重要的成敗因素。”上海一家小型公募基金總經理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而這與北信瑞豐基金員工信中講述的渠道建設困難如出一轍。

不過北信瑞豐基金方面有關人士回應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公司向來注重銀行渠道的維護,與該員工提到的建行也存在多年合作關係,並在2021年通過建行發行了北信瑞豐優勢行業股票型基金,不存在多年無人維護的情況。”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在3月17日,北信瑞豐基金董事長李永東在公司成立八週年的寄語中表示,“當前,國家賦予了金融行業在新時代背景下的新使命——充分發揮金融的支撐作用,助力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北信瑞豐始終緊跟國家政策引領,聚焦醫藥與醫療科技、新一代信息技術、雙碳目標下的新能源等賽道,力爭在時代大潮中準確把握航線。”

業績反饋延時

正如北信瑞豐基金董事長李永東提到的這些熱門賽道,這些熱門賽道相關的權益基金也是近年來投資者追逐的熱門。

然而,這兩年引領市場發展的權益基金,並未給北信瑞豐基金帶來更多發展助力。

隨著如今市場調整行業進入冷淡期,擺在北信瑞豐基金面前的規模難題則愈顯急迫。

Wind數據顯示,目前,北信瑞豐基金旗下共有18只基金,8位基金經理。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髮現,2019年至2021年,北信瑞豐基金共成立了5只基金,除了1只短債基金之外,其餘4只均為主動權益基金。

從規模上來看,除了2021年9月成立的北信瑞豐優勢行業截至2021年年末的規模仍在1億元以上,其餘3只基金——北信瑞豐優選成長、北信瑞豐鼎豐、北信瑞豐量化優選,規模均不足1億。而2019年成立的北信瑞豐鼎豐、北信瑞豐量化優選,已經是規模不足5000萬的迷你基金。

相較基金規模來說,這幾隻基金的業績表現得相對不錯。

譬如成立於2019年9月的北信瑞豐量化優選,Wind數據顯示,該基金在2020年全年的回報為57.59%,在同類基金中排名前30%,2021年回報為19.64%,在同類基金中排名前20%。

然而,北信瑞豐量化優選在2020年年末的規模已經縮水至0.58億,2021年年末,規模進一步縮減至0.24億。

“公司近年來一直在投研領域發力,整體業績還是向好的。根據海通證券發佈的《基金公司權益及固定收益類資產業績排行榜》,2021全年,公司整體權益類收益率在全市場149家公司中排名第11,固收類也以5.12%的綜合收益率,在134家公司中排名第39。我們相信業績的提升會帶來規模效應,但這可能需要一個長期的、不斷被市場認知的過程。”北信瑞豐基金有關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典型的案例則是北信瑞豐產業升級。

這是一隻在2020年回報翻倍的基金,2020年,該基金實現106.01%的收益,在同類基金中排名前2%;2021年,這隻基金收益為29.89%,在同類基金中排名10%左右。

但相較其他翻倍基金帶來的規模迅速擴張,北信瑞豐產業升級的規模僅在2020年增加了4.49億,在2021年,規模增加了不足2個億。

而這隻翻倍基金的基金經理陸文凱,也在今年3月28日離開了北信瑞豐。

根據基金公司公告,陸文凱因個人原因離任北信瑞豐產業升級、北信瑞豐健康生活,這2只基金的新任基金經理為龐文傑。

正如前述公募基金總經理所言,如何留住人才,北信瑞豐同樣需要考慮。

從基金經理成員梯隊來看,北信瑞豐8位基金經理任職基金經理的平均年限僅為1.66年,遠低於行業平均水平的4.06年,其中任職年限最長的基金經理是程敏,其擔任基金經理超過五年。

而北信瑞豐基金旗下基金經理的流動也同樣頻繁。近一年公司離任基金經理數量為5位,新聘任基金經理有4位。

發力人才建設

“對於中小基金來說,其策略能力依然是最核心的競爭力,構建完善的策略體系、風控體系和交易系統,在各方面細節提升能力,獲取較強的超額能力是對於中小基金來說首要關注的問題。基於此,人才儲備則是基礎要素。”北京一家大型公募基金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實際上,不僅是基金經理,北信瑞豐基金的高管也在過去一年密集離職。

2021年1月,北信瑞豐基金前副總經理李鑫離職;2021年8月,北信瑞豐基金前督察長郭亞離職;2021年9月,北信瑞豐基金前副總經理王忠波離職;2021年10月,北信瑞豐基金前總經理朱彥離職。

值得一提的是,朱彥自2014年北信瑞豐基金設立之後就擔任公司總經理一職,任期超過7年。朱彥此前則是中歐基金的副總經理。

“人員流動屬於各行業普遍現象,北信瑞豐目前經營發展狀況照常,並始終為維護金融穩定和投資者利益而不斷努力提升。對內,我們採用多種激勵措施和高效的管理模式,也是吸引優秀人才、保持團隊穩定、提升效率與創新能力的有效方式。”北信瑞豐基金有關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事實上,早前信託系公募基金寶盈基金,也在多位公司高管及基金經理陸續出走之後由盛轉衰,經曆一段困難時期。

目前,北信瑞豐基金由趙遠峰擔任總經理。趙遠峰此前在國都證券擔任總經理,擔任總經理前負責過信息技術、風險控制以及經紀業務,其履曆中未有公募基金行業工作經曆。

新任副總經理是王乃力。

其曾任北方證券營業部副經理、鵬華基金北京分公司總經理助理、國泰基金零售業務部總監兼北京分公司總經理、招商基金機構業務部總監。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發現,在新任總經理、副總經理上任以來,北信瑞豐基金尚未有新產品發行以及成立。

事實上,在2012年後,信託佈局公募基金的步伐加速,北信瑞豐基金也是彼時成立的信託系基金公司之一。

在輝煌時期,信託系基金公司佔比一度近40%。

“由於當時監管層對基金子公司沒有資本金的約束,信託公司可以將一些比較佔用資本金的通道類業務轉移到基金子公司進行操作,可以借助基金子公司拓寬業務領域,因此越來越多的信託公司謀求設立基金公司。”一家大型公募基金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但隨著後期監管收緊,信託公司設立基金公司已經比較少見。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在2015年金信基金成立後,市場上再未獲批信託系基金公司。同年西藏信託申報設立的嘉盛基金,則在兩年後也沒了下文。

八週年的北信瑞豐基金,或仍要尋找一個未來的答案。

(作者:薑詩薔 編輯:張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