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天間基地搬遷已拖26年,沖繩與中央角力:反對負擔從右手換左手

2022年04月16日07:07

  沖繩美軍普天間基地返還事宜已經拖了26年,日本中央政府和沖繩縣政府互不讓步,近日就搬遷計劃更改設計一事再度陷入僵持,陰霾籠罩沖繩上空。

  在沖繩縣流傳著這樣一個段子,“班級郊遊的時候,全班47個同學的行李,有七成都由一個同學提著,這位同學對老師說:‘太累了,想想辦法’。老師回答:‘把右手的行李換到左手怎麼樣?”

  “段子”中行李超載的同學正反映了沖繩的處境。日本47個都道府縣,全國70%的美軍基地設施集中在沖繩,而中央政府將普天間基地從宜野灣市遷至縣內名護市邊野古的計劃,或許只是將負擔“從右手換到左手”。

  今年5月,沖繩將迎來“回歸”日本50週年。面對美軍基地的難以承受之重,這個日本最南端的島鏈陷入困境。

  地方與中央角力

  根據日本防衛省的公開信息,目前僅占日本國土面積0.6%的沖繩共有31個美軍基地,占地面積超過駐日美軍基地總面積的七成。而沖繩八成人口(120萬人)生活在本島中南部地區,那裡集中了16個美軍設施,駐沖繩美軍犯罪滋事、高空墜物、噪音擾民,尤其是普天間機場位於宜野灣市中心,被稱作“世界上最危險的軍事基地”。

  1996年日美達成一致,5至7年內美軍全面返還普天間機場,10年後敲定將普天間基地搬至名護市。搬遷需要填海造地並新建兩條飛機跑道,沖繩民眾對此表示強烈反對,縣政府通過不頒發填海造地的施工許可證叫停施工。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鬆野博一作為岸田政府的“說客”,去年11月到訪沖繩,希望與當地建立信賴關係,這一目標在前首相菅義偉和安倍晉三執政時期都未達成,現在也同樣難度頗高。沖繩縣知事玉城丹尼對鬆野直言,基地搬遷無法消除其危險性,希望中斷計劃。

  玉城丹尼的父親是駐沖繩美軍士兵,但他尚未出生之時,父親就已離開沖繩。他在少年時期曾目睹美軍交通事故引發的一場反美騷亂,後來回憶時說,“沖繩人心中壓抑已久的某種東西在爆發”。玉城2018年從前任沖繩知事翁長雄誌手中接過“反基地”大旗,堅持阻止邊野古新基地建設。

  事實上,遷址邊野古可能會帶來新的危險。據共同社報導,日本地質調查單位曾在2015年向防衛省報告,指出在邊野古基地建設區域東南部發現地基鬆軟,有沉降的隱患,施工計劃可能需要大幅變更。但日本政府沒有理會,2018年底強行開始填海造地,開工後發現問題嚴重,需要實施大規模改良工程,工期也因此延長至2030年後。

  為避免出現“沙上樓閣”,防衛省計劃在地基打入數萬支樁來穩定,並於2020年4月向沖繩縣政府提出變更設計申請。玉城丹尼強勢回應“不予批準”。防衛省亮出“底牌”,啟用行政不服審查制度,去年12月向國土交通省提出審查請求,要求沖繩縣撤銷不批準的決策。

  一番攻防戰後,日本國土交通省於今年4月8日表示,在聽取雙方意見的基礎上,委託土木工程學專家對施工進行鑒定,認為沖繩縣的“不批準”決定無效,日本中央和沖繩縣的對立再度激化,玉城丹尼8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將仔細研究裁決書以做出應對。

  據《每日新聞》報導,如果沖繩縣不接受裁決,預計國土交通大臣將通過具有強製力的“改正指示”來執行,而沖繩縣最後的抵抗將是向總務省的第三方機關“國與地方糾紛處理委員會”提出審查要求。若如此,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將難免對簿公堂。

  美軍與日方的“真心話”

  “轉移到邊野古是唯一的解決辦法。”日本政府不斷重複這句說辭,並表示考慮到要維持日美同盟的威懾力,同時又要消除基地給周邊居民帶來的危險,搬遷普天間基地是無奈之選。

  共同社報導指出,即使沖繩方面反對聲浪強烈,日本政府也展現出“沒有爭論餘地”的態度。但是有觀點認為,其實美軍的真實想法是,如果能繼續使用普天間基地,搬遷不是必要的;而且邊野古地區不完善的替代設施也令美軍感到擔憂,即使完成搬遷,也可能會繼續部分使用普天間基地。

  根據日本防衛省網站資料,普天間基地的面積約476公頃,擁有約2700米的跑道。而邊野古的跑道僅1800米,大型飛機的起降受限。另外,根據沖繩防衛局的調查,邊野古新基地周邊有包括民房在內的350多個建築物,超過了美軍設定的安全標準。

  前美國海軍陸戰隊太平洋基地政務外交部副部長羅伯特·艾爾德里奇對日媒表示,“在邊野古的設施無法替代普天間的功能,搬遷過去非但不是更好的選擇,反而是更糟糕的。”

  從日美就普天間基地歸還事宜達成一致,已經過去了四分之一個世紀,日本的安全保障環境發生了巨大變化,日本政府不斷渲染周邊國家所謂的軍事威脅,美軍的戰略也在不斷改變,這都是雙方在簽訂普天間歸還協議時未曾想到的。日本防衛省人士對共同社透露,“考慮到緊急情況下海軍陸戰隊的出動,邊野古基地幾乎起不到作用。”

  美國政府問責局在2017年的報告書中也提到了邊野古的飛機跑道“能力不足”,並明確表示“如果在找不到替代跑道的情況下返還普天間基地的話,很有可能妨礙美軍的作戰能力”。據《商業內幕》報導,儘管美國方面意識到邊野古的設施不完善,考慮儘早解決普天間基地問題,穩固日美同盟,決定走一步看一步,如果出現緊急情況,可使用那霸機場作為美國海軍陸戰隊的航空基地。

  “糖與皮鞭”

  二戰後的沖繩處於美國“託管”之下,美軍徵用大量土地建設基地和設施。沖繩於1972年“回歸”日本,美軍基地並未隨之消失。長期以來,日本政府以向沖繩提供振興預算為條件,讓其背負美軍基地的負擔,被視為“糖與皮鞭共用”的策略,這也造成民意的撕裂。

  圍繞美軍基地遷址邊野古,名護市的民意充斥著複雜的情緒。在今年1月的沖繩縣名護市長選舉中,現任市長渡具知武豐以約10%的較大優勢贏得連任,擊敗了在野黨背書的候選人岸本洋平,前者默許基地搬遷,而後者持反對立場。

  這一選舉結果也印證了日媒的民調情況。《朝日新聞》1月向名護市民詢問“投票時最重視的事項”,50%的受訪者選擇了“地區振興對策”,30%選擇“基地搬遷問題”。年輕一代中更多人看重經濟振興,經曆過沖繩戰役的老一輩人則更關注基地問題。

  在過去4年里,渡具知武豐就基地搬遷事宜與日本中央政府保持一致,獲得了數十億日元的美軍整編補貼。名護市政府將這筆錢用於市內道路、體育場等基礎設施建設,獲得了市民的好評。

  對於整個沖繩縣而言,經濟發展與美軍基地的存續密不可分。據時事通信社報導,2022年度的沖繩振興預算較上一年度減額11%,時隔10年再次跌破3000億日元大關。分析認為,這與沖繩政府不批準普天間機場搬遷方案變更有關。玉城丹尼對此表示,對於預算減額感到遺憾,“美軍基地是當地經濟發展最大的阻礙因素”。

  根據沖繩縣民收入統計報告,沖繩“回歸”日本初期,土地租賃費等與基地相關的收入占沖繩縣居民收入比重相對較高,1972年為15.5%。但隨著沖繩觀光業和自身經濟發展,比例在逐漸縮小,目前已經下降到6%。縣政府認為,今後如果普天間基地返還,對舊址進行重建,沖繩對基地的依賴度將進一步降低。

  不過,沖繩縣內很多地區並不如宜野灣市這樣人口密集且適合商業設施建設。據《讀賣新聞》4月9日報導,沖繩縣內41個市町村中,目前有9個地區對美軍基地相關收入的依賴度超過10%,個別村甚至超過三成。原本觀光業是沖繩的支柱產業,新冠疫情肆虐下遊客寥寥,給當地經濟造成嚴重衝擊,經濟民生指標在全國持續墊底。

  面對嚴峻的現實,許多沖繩人仍然希望實現“沒有基地的和平沖繩”,以普天間基地搬遷問題為首,沖繩擺脫束縛的振興之路漫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