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相愛的起點

2022年04月16日00:40

文 / 柳鶯

骨子裡浪漫到死的法國人,總是在影視作品中對“愛情”二字進行著孜孜不倦地探索,《好夢一日遊》亦不例外。在這部傷感中飽含浪漫,唏噓中又不失幽默的電影中,導演兼編劇尼古拉斯·貝多斯向我們展現了情感從萌芽到開花,再到逐漸消退枯萎的過程。看似輕盈的喜劇外殼,包裹著諸多令人無奈甚至心碎的瞬間,從看似無傷大雅的玩笑,到對婚姻本質的嚴肅探討,《好夢一日遊》提供了一個兼具商業性和藝術性的情感類影片的創作範本。

故事的主角維克多是一位漫畫家,已到耳順之年的他和妻子瑪麗安育有一子。兒子早已獨立生活,事業也頗為成功。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維克多和妻子間的隔閡卻越發明顯:相伴二十五年後,並非有原則性的不合,只是生活衝淡了激情,如此而已。瑪麗安想要分開,維克多無力回天,只得悻悻搬離他們共同的家。此時,兒子給他的一份邀請函成為其情感的救命稻草——一家致力於重構美好回憶的角色扮演公司,可以滿足客戶的定製需求,讓其沉浸式體驗自己想要經曆的生活。維克多希望回到自己與瑪麗安相遇相知的那家裡昂小酒館,讓自己蒼老的心靈重新振奮。

角色扮演公司的老闆安托萬是維克多的讀者,後者的漫畫曾給了少年時期的他帶來極大的振奮。為了致以謝意,他請來了自己的紅顏知己,演技超群的瑪戈來扮演青年時的瑪麗安。於是,在一場精心佈置的重溫歷史的角色扮演大戲中,維克多拾起回憶中的點滴碎片。在片場可隨意控制的柔光下,他再一次陷入了戀愛:或是與瑪戈,或是與她扮演的瑪麗安。與此同時,不斷湧現的回憶給執意追求個人幸福的瑪麗安帶來錯綜複雜的情感,掙紮在舊情與新愛之間,她經曆著短暫的情感失重……與這對老年夫婦形成對比的,是瑪戈和安托萬這對青年人的糾葛,他們之間你退我進的博弈,在某種程度上可被視作瑪麗安與維克多的鏡像,他們是彼此的前世今生。在一場場戲里戲外的多巴胺漩渦中,他們每一個人都審視著自己和彼此的情感紐帶,以期能夠做出真正遵從內心的選擇。

本片在編劇上的高明之處,在於其毫不按照順序發展,而是在通過不同時間點間的跳轉,完成對過往和今日的對比與描摹。角色扮演場景如同戲中戲一般,為人物自由地在回憶與當下的穿梭提供了可能性。模擬戲劇空間里的假戲真做,也為兩組人物各自的情感發展、糾纏,搭建了迷人的舞台。通過剪輯,劇本多重線索進一步交織在一起,你情我願的戀愛,本就不是一句兩句可以說清,時空的重疊、錯亂,加重了剪不斷理還亂之感,為觀眾帶來無限解讀的可能。

當扮演青年瑪麗安的瑪戈同時出現在維克多和安托萬面前,四個人原本毫不相關的情感瞬間產生了前所未有的糾纏——老年夫婦能夠在大半輩子的相互陪伴之後重新找回愛意,年輕戀人又能夠在相愛相殺的消耗中,儘可能地將情感延長?又或者,一段戀情的保質期的長短,本就毫不重要。兩個人在特定的場景、特定的人群,甚至特定的光線下相遇、相愛,不考慮天長地久,也許已經是最好的結果,用瑪麗安的話來說,共同生活了二十五年,可以算作小有成就。借片場重溫舊夢也好,趁時間旅行力挽狂瀾也罷,《好夢一日遊》里,情感是一場宣誓,更是一場遊戲。這一點,大概沒有誰能比法國人看得更清楚的了。

(編輯:杜尚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