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兒遊樂園摔傷縫了15針,誰擔責?廣州一法院判了

2022年04月19日13:10

每逢節假日,兒童樂園就成了不少家長的“遛娃”好去處。然而,部分商家不顧兒童身高年齡,向家長出售“全園通”“一票通”等包含危險性項目的套票,安全隱患堪憂。

如若在遊玩過程中,兒童發生事故受傷,法律責任該由誰承擔呢?近日,增城法院審理了一起因遊樂場所違反安全保障義務而導致未成年人人身損害的糾紛,依法判處遊樂場所擔責70%,監護人擔責30%,案件現已生效。

女童在兒童樂園摔傷,下唇被縫15針

2020年7月,蘇先生帶著兩歲多的女兒蘇西(化名)到兒童樂園遊玩,在工作人員的介紹下,蘇先生購買了全場通票,隨即帶著蘇西進入樂園的蹦床區域“忍者空間”的手吊滑索項目(手握滑索把具,利用固定繩索高度差身體淩空向前滑行至定點位置)遊玩。因蘇西身高不到1米,憑自身無法握住距離水平地面高約1.1m的滑索把具,蘇西的父親將其抱起,讓蘇西手持滑索握具從海綿池的一端下滑至另一端。蘇西到達終點後,身體淩空,在等待被抱下期間,因體力不支跌落至海綿池邊,導致其唇部摔裂,牙齒脫落。

經醫院治療,蘇西被診斷為唇裂傷及外傷性牙齒損傷,之後通過手術下唇被縫15針,右門牙拔掉。後至口腔醫院複診並拍片,確認其下唇自里向外穿透,將造成恒牙無法按正常的位置長出,後續需進行牙齒矯正。之後經過多次複診,醫院確認原告唇下有皮膚瘢痕形成,後續需要進行恢復治療。期間,蘇先生多次與兒童樂園負責人聯繫,協商事故的賠償事宜。由於商家拒不承擔全部賠償責任,蘇先生將兒童樂園告上法庭,要求其賠償醫療費、後續治療費等合計28713.92元。

雙方各執一詞,園方稱已盡安全保障義務

原告蘇西方認為

兒童樂園作為經營者,應對進入蹦床內玩耍的兒童盡到安全保障義務,蘇西從蹦床區遊樂設備上掉落,足見蹦床設施存在安全隱患。兒童樂園明知蘇西不滿三歲,未經告知或提醒就出售全場通票(含蹦床區)給蘇西父母,放任蘇西進入蹦床區玩耍,明顯未對蘇西進行有效看護和安全指導,造成蘇西人身損害,故應對本次事故承擔全部責任。

被告兒童樂園辯稱

蘇西年幼,缺乏安全意識和判斷能力,但蘇西的監護人系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先閱讀項目的安全警示標識,蘇西父親未充分盡到監護職責,還將蘇西抱去玩與其年齡、體力不相符的項目,對本次事故具有主要過錯,應承擔主要責任。其次,蘇西父親填寫的《會員卡申請表》已註明注意事項,在門口右側和蘇西所玩設施起始位置黏貼了相關的安全警示標識。兒童樂園多次展示安全警示標識,已盡到合理範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應當減輕兒童樂園本次事故的責任。

法院判決:兒童樂園擔責70%,監護人擔責30%

法院認為,從兒童樂園方面來看,其一,兒童樂園的合理注意義務標準應高於對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的注意義務標準。從本案查明的事實來看,兒童樂園針對不同年齡對象設置了多個區域和遊玩項目設施,其理應對進入人員是否符合條件進行篩選、管控。《會員卡申請表》上亦寫明“敬請家長仔細閱讀兒童樂園公告的‘安全須知’及‘溫馨提示’,確認同意後方可入場。”而兒童樂園明知蘇西未滿三週歲,仍向其發放代表全場通玩標識的藍色手環,未將驚險、不適宜其遊玩的項目排除在外,且蘇西在進入不適宜遊玩區域期間亦未受到被告任何工作人員的阻止,足見被告管理鬆散、疏漏。

其二,從視頻監控來看,滑索項目存在一定的危險性,但兒童樂園未在該區域內安排專人看守巡查,存在較大安全隱患。

其三,兒童樂園未盡到充分的安全警示義務。儘管《會員卡申請表》《會員卡》上已告知家長仔細閱讀兒童樂園公告的安全須知和溫馨提示,但兒童樂園提交的現有證據如視頻監控、照片、微信聊天記錄等均不能證實兒童樂園在事發時的顯著位置黏貼了“跑酷蹦床須知”和“忍者空間提示”,亦不能證實兒童樂園已在“跑酷蹦床須知”須知中告知了“3歲以下兒童、孕婦、50歲以上老人,手腳容易脫臼者禁止進場”;“忍者空間提示”中告知了“嚴禁幼兒(6歲以下)遊玩驚險項目”的內容。對此,蘇西亦予否認,故法院不予採信。

其四,兒童樂園未經主管部門核準登記超範圍經營,且經營的遊戲設施未達到安全標準。從蘇西自滑索跌落致唇部摔裂,牙齒脫落,流血不止的損害後果來看,足以證實海綿池周邊包邊厚度不足,緩衝保護作用有限。最後,儘管兒童樂園有明確要求家長需入場陪同兒童遊玩,但家長對兒童的監護看管義務,不能減輕或免除被告所應承擔的合理注意義務。基於上述分析論述,可以認定兒童樂園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應對蘇西的損害承擔一定的賠償責任。

經鑒定,蘇西外傷後面部瘢痕遺留、左上頜中切牙缺失,未達傷殘等級;同時確認,蘇西左上頜中切牙隨著年齡增長可正常長出,不需後續治療費。

另一方面,蘇西系無民事行為能力的未成年人,其法定代理人作為監護人應當保護被監護人的身體健康,對被監護人進行看管、保護、教育等。事發時,蘇西的監護人應當知道滑索項目對尚未滿3歲的蘇西來說具有較大的危險性,其非但未予阻止,仍積極幫助蘇西吊上滑索讓蘇西獨自遊玩該項目,結束後亦未及時將蘇西放下致使蘇西跌落受傷,存在疏忽大意的過失,未盡監護職責。

根據本案的事發經過,注意義務標準和雙方的過錯程度等因素酌定蘇西的監護人承擔30%的責任,兒童樂園承擔70%的賠償責任。

增城法院判決,兒童樂園賠償蘇西醫療費、後續醫療費、護理費等合計10591.67元,扣除被告已支付的費用1802.56元,其仍需向原告賠償8789.11元,並駁回蘇西的其他訴訟請求,雙方均未上訴。

信息時報記者 何小敏 通訊員 羅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