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個大國逼到絕地,後果可想而知…… | 俄烏衝突背後系列評論(2)

2022年04月20日17:00

【把一個大國逼到絕地,後果可想而知…… | #俄烏衝突背後系列評論#(2)】(文/凡凡)隨著俄烏危局持續發酵,一場“討伐俄羅斯”的輿論戰,早已在西方控製的輿論界轟轟烈烈地展開。在鋪天蓋地的宣傳中,西方政客和媒體人輪番上場,誓要對俄羅斯喊打喊殺。但同時,一些調門完全不同的聲音時常響起,在一片紛亂嘈雜的情緒發泄中,顯得較為冷靜、可貴。 例如,聯合國前副秘書長阿拉基、美國密歇根大學曆史和政治學教授薩尼等人近日先後公開發聲表示,北約在冷戰之後一再違背其不東擴的承諾,不顧俄羅斯的安全擔憂和警告,步步進逼至俄羅斯邊界,是當前烏克蘭問題的根源。而美國外交和國防政策專家卡彭特更進一步分析說,在過去20多年里,包括美國冷戰時期遏製政策創始人凱南、克林頓政府時期的國務卿奧爾布賴特、小布殊和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國防部長蓋茨等人都不止一次對北約東擴發出擔憂和警告,他們要麼認為這是公開“孤立俄羅斯”,要麼認為這是對俄羅斯“毫無必要的挑釁”、“完全無視俄關鍵國家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1997年,近50名美國外交政策專家發表致時任總統克林頓的公開信,警告美國推動北約東擴是“曆史性政策錯誤”,過於刺激俄羅斯,會導致包括歐洲安全動盪在內的一系列惡劣後果。而聚集到烏克蘭問題上,現任中情局長伯恩斯曾警告,烏克蘭加入北約不僅是“普京紅線中的紅線”,也是“俄羅斯精英階層紅線中的紅線”……由此可見,美西方政策圈早已知曉北約持續東擴是對俄安全利益的挑戰,有可能產生重大不良後果。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不是“偏向虎山行”的雄壯和無畏,正如卡彭特所言,而是充斥在美國和北約決策層中的“傲慢和閉目塞聽”,最終導致了俄烏戰爭。但可惜,這樣的理性言論,不符合西方意圖打壓和遏製俄羅斯的“政治正確”,漸漸淹沒在偏見和煽動言論中。 北約成立於1949年,作為一個軍事政治集團,它在成立之初最主要的目的是遏製蘇聯。但到了上世紀90年代,與北約對抗的華約解散,蘇聯解體,冷戰結束。此時,失去“主要敵人”蘇聯的北約不但沒有解散,反而仍舊以“安全”為名,在俄羅斯的一聲聲抗議中大肆向東擴展勢力,頻頻將中東歐國家甚至原蘇聯加盟共和國納為新成員。時至今日,經過冷戰後的五輪東擴,北約成員國數量自冷戰結束時近乎翻倍,達到30個。至此,一條北起波羅的海,中間經黑海、高加索直至中亞的“弧形軍事封鎖線”已然成形,若再加上烏克蘭,那麼在廣闊的東歐平原上,北約的“戰爭橋頭堡”和俄羅斯國土之間的第三國,就只剩下白俄羅斯。 同樣令俄羅斯擔憂和警惕的是,美國在俄羅斯周邊尤其是歐洲方向持續不斷的軍事動作,其中就包括升級軍事基地、部署進攻性武器和舉行以俄羅斯為假想敵的軍演。在俄烏戰事爆發之前,美國作為第三方,不思勸和促談、給矛盾降溫,反而持續向中東歐盟國和烏克蘭運送軍火,舉行北約軍演,甚至讓烏克蘭參加,明里暗裡刺激俄羅斯神經。把一個大國逼到絕地,後果可想而知。 “針對第三方”是軍事聯盟最核心的特點。在冷戰結束30餘年後,如此活躍的北約存在的意義是什麼?既然已經沒有了明確的“敵人”,為何還要以“安全”為名不斷擴張?在世界範圍內,無數政界人士和國際問題學者都有此問。但毫無疑問的是,對於蘇聯繼承者俄羅斯,在面對一步步推進至自己家門口的全球最大軍事聯盟的時候,當然有資格和理由發出此問。 一國安全不能以損害他國安全為代價,地區安全更不能以強化甚至擴張軍事集團為保障,這一點毋庸置疑。一味強調維護自身安全的美西方,對他者的安全關切不屑一顧,每逢“紅線”必踩踏,確不應該。對一個大國步步緊逼、極限施壓,絕非地區安全之福,更非世界和平之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