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晟銘:做個能隨時清空的器皿

2022年04月21日11:29

十年前,剛剛因為電視劇《宮鎖心玉》獲得超高人氣的何晟銘,還在為如何摘掉“四爺”的標籤而苦惱。十年後,熱播劇《山河月明》中的太子朱標,讓他放下一切,全身心地投入到表演帶來的快感里。

他說,曾為了證明自己,不間斷地拍戲,希望通過不同類型的角色突破自己創作的經典。後來,他學會與自己和解,也學會了慢下腳步,“有好的角色就去拍,沒有工作的時候就享受生活。”偶爾,他也會“任性”地接一些反差較大的角色,如《與君歌》中的大反派仇子梁,“演反派不容易有觀眾緣,但演起來真過癮。”

何晟銘說,現在就是最好的自己。  受訪者供圖
何晟銘說,現在就是最好的自己。 受訪者供圖

有人說,何晟銘和十年前不一樣了,也有人說他一點兒都沒變。“我還是我,和十年前一樣,這是我內心堅守的底線,我的心境沒變,但這十年的成長注入進去,讓我的內核更堅硬,維度更寬廣。”他知道,現在就是最好的自己。

講 表 演

成為朱標的9個月,像經曆一場穿越

2011年,一部《宮鎖心玉》的熱播,讓主演之一的何晟銘成為家喻戶曉的演員。在這部清宮劇中,何晟銘飾演四阿哥胤禛,馮紹峰飾演八阿哥胤禩,兩人在劇中是兄弟也是敵人,共同上演了一出奪嫡大戰。而戲外,何晟銘、馮紹峰也因戲結緣成了好朋友。後來,大家各自在圈子裡發展,鮮少有機會再合作。2017年11月的一天,何晟銘接到電視劇《山河月明》團隊的邀約,“對方跟我說:晟銘,這個項目特別好,而且你和紹峰兄弟倆又可以重聚了。”

拿到劇本後,何晟銘愛不釋手,他覺得這是一部值得花時間、花精力去做的好項目,他也確實這樣去做了。在電視劇《山河月明》中,何晟銘飾演朱元璋的長子朱標,也就是朱棣(馮紹峰飾)的大哥。在大部分人看到的曆史中,朱標幾乎是被一筆帶過的,面對這樣一個人物,何晟銘花了大量的時間去收集各種曆史資料,正史、野史,都不放過。

出演曆史人物,何晟銘首先抱著一種敬畏之心,他特意去了趟甘肅臨潭縣,那裡還保留著元朝時期的大殿,“臨潭縣還有18座廟,朱標的18個大臣,一個人一座廟,有的裡面還供奉著朱元璋。”何晟銘說。

拍攝《山河月明》的9個月,對何晟銘來講好似經曆了一場穿越。  受訪者供圖
拍攝《山河月明》的9個月,對何晟銘來講好似經曆了一場穿越。 受訪者供圖

這種時空和曆史空間的交錯感,讓他覺得自己在接近當年的太子朱標,這是他尋找與曆史鏈接的一種方法。“700年前他走過的路,我也去走一遍,這會成為我作為演員的內心支撐。”

為了拍好這部戲,何晟銘在劇組工作了9個月。“我覺得自己做了9個月的朱標,就像是經曆了一次穿越。”殺青的戲份是在草原上拍的,即將殺青的那個夜晚,他一個人走出兩公里,看著茫茫草原和點點星空,他對著自己說,也像是在對朱標說:“我要回去了,我把你(朱標)留在草原了。”

談 角 色

當了25年的太子,他活得很壓抑

“面對一個角色時,與其想怎麼去演他,不如想怎麼去成為他。”

何晟銘認為,成為朱標,首先要瞭解他是一個怎樣的人。通過閱讀大量曆史文獻,結合劇本,何晟銘覺得朱標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仁厚是他的特點,“他從小接受儒家思想的教育,他的治國之道和朱元璋是截然相反的。”劇中,朱標一直主張重開科舉,反對父親設立錦衣衛,而朱元璋(陳寶國飾)一心為兒子剷除障礙,希望給子孫留下一條康莊大道。“朱元璋很愛這個太子,但他所做的一切,卻給太子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壓力。”何晟銘分析道。

面對父親朱元璋,朱標是懼怕的。從立儲到過世,朱標當了25年太子,他心繫天下,既要為父親分擔政務,卻又和父親政見相反,在長久的壓抑下,其實過得很憋屈,“我甚至懷疑朱標到最後患上了抑鬱症。”何晟銘說。而在表演中,他也是按照自己對朱標的分析和理解,再去放大這些細節。

表演上,何晟銘也會特意效仿一些陳寶國的動作,帶入到表演中。  圖片來自該劇官微
表演上,何晟銘也會特意效仿一些陳寶國的動作,帶入到表演中。 圖片來自該劇官微

此外,何晟銘也會在一旁默默記錄陳寶國的舉手投足,然後合理運用和分配到自己的表演里,包括在對大臣說話時,在和自己臣弟一起時……“因為他是我老爹,我是他兒子,每天跟他在一起,肯定會潛移默化受到他的影響,這也是一種‘子承父業’。”從另一個角度考慮,何晟銘覺得太子也是朱元璋的臣子,皇帝什麼時候喝水、什麼時候發火,作為太子朱標應該最清楚。

還有一場戲讓何晟銘印象很深,就是他和朱棣在稻田里討論大明百姓當下疾苦時,隨手摘了一根稻穀,蘸著茶水寫了個“安”字,就是期待大明百姓富饒安寧,這個摘稻穀的設計是他當時完全沉浸在角色中,順勢而為的“加戲”,現在看來不但符合劇情邏輯,而且讓這段戲生動了許多。

聊 搭 檔

“陳寶國活脫脫一個可愛老頭”

開拍前,陳寶國(飾演朱元璋)在何晟銘的印象里是一位非常嚴厲的前輩,所以拍對手戲時他超級緊張,“這部戲是倒著拍的,劇情發展到後期太子朱標對朱元璋很懼怕,我對陳寶國老師的狀態也恰好符合人物之間的關係,就是他帶給我的那種壓迫感。”而慢慢接觸下來,何晟銘發現陳寶國其實是一位非常可愛有趣的長輩。

他還記得,剛進組時,只要和陳寶國拍完對手戲,就去找個對方看不見的地方,躲得遠遠的,“不管是戲里戲外,我都不敢靠近他。一方面是怕影響他,因為他備戲很認真,一直自默台詞和磨戲,另一方面也是真不敢。”

後來有一次拍父子三人的戲份,等打光時陳寶國和馮紹峰坐在一起聊天,陳寶國忽然喊:太子呢?快把太子也叫過來。閑談間一下就拉近了距離,“當時覺得特親切。”何晟銘還記得有次換戲服,一伸手陳寶國恰好從旁邊走過,一個靈活的閃躲後,打趣道:“我防你很久了,你個臭小子,我就知道你一直都想揍我。”他說,這哪兒還是傳說中嚴厲的老藝術家,活脫脫一個可愛的小老頭。

“和馮紹峰的默契無需多言”

拍《宮鎖心玉》時,何晟銘和馮紹峰就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兩人雖各自有了不同的發展,但私下的來往和友誼一直都沒間斷。《山河月明》中,馮紹峰飾演成年朱棣,再次合作,又是演兄弟,默契已經不用多說,戲里戲外無縫對接。“這邊還在聊天,那邊說開拍,我們直接進入狀態。”何晟銘覺得,他和馮紹峰雖然很久沒見,但只要一見面就特別親密、融洽。

作為“老搭檔”,何晟銘與馮紹峰的默契度極高。  受訪者供圖
作為“老搭檔”,何晟銘與馮紹峰的默契度極高。 受訪者供圖

“成毅在老牌演員面前發揮很穩”

劇中,少年朱棣的扮演者成毅,也是何晟銘的老搭檔了,兩人此前合作過電視劇《琉璃》和《與君歌》。《琉璃》里,何晟銘飾演離澤宮宮主,是成毅飾演的司鳳的師父。這次在《山河月明》中,兩人演兄弟。“成毅把自己全部的能量都投入到戲里了,我覺得他演得很好,很精準,而且在陳寶國、張豐毅這樣的老牌演員面前也發揮得很穩。”

人 生 事

現在,遇見了最好的自己

當年《宮鎖心玉》的成功,讓何晟銘嚐到了一夜爆紅的滋味,“心態也飄過。其實很難不飄,但是我覺得關鍵是心態飄了後,還能落地,再回歸認真的生活。”彼時,大量的劇本和工作蜂擁而至,因為被貼上了“四爺”的標籤,找來的大多也是相似的角色,這一度也讓他很頭疼。

有段時間,一年365天他有360天都在拍戲。何晟銘嚐試過各種類型的角色,試圖通過這種方式,超越自己曾經塑造的經典角色,可惜都失敗了。後來他想通了,經典的作品和角色之所以成為經典,就是因為它很難去超越,與其和自己較勁,不如放鬆心態,享受表演。

這些年,何晟銘產出的作品並不多,他學會了慢下來,有能打動自己的角色就去拍,就像他願意花9個月的時間為《山河月明》沉浸在角色中。當沒有打動自己的劇本時,他就停下來享受生活。“頻繁的拍戲,過度的消耗,對演員的傷害很大。演員不能脫離生活,藝術也源於生活,雖然是高於生活的,但是我們還是要真實的生活。”何晟銘說。

生活的曆練為何晟銘打開了表演的維度。  受訪者供圖
生活的曆練為何晟銘打開了表演的維度。 受訪者供圖

他說,生活的曆練為他打開了表演的維度,當自己專注於一件事後,還能夠回到起點,是他引以為傲的能力。“我其實還是曾經的我,這十年沒有變,包括我的身體狀態。現在是遇見了最好的自己。”

有人感慨,如今的何晟銘在外形上和十年前幾乎沒什麼變化,他笑笑說:“不拍戲的時候,我都在養生。”每天晚上9點半準時上床睡覺,早上5點多就起床,這已經成為何晟銘不拍戲時的日常作息,“因為我要隨時準備好自己,就像一個器皿,要不斷清空自己,隨時準備迎接下一個角色,再裝進來。”

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首席編輯 吳冬妮

校對 李立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