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俄羅斯人是罪?溫網荒唐禁令 你犯了思想罪

2022年04月22日18:00

  英國溫布頓網球賽官方宣佈,禁止俄羅斯和白俄羅斯選手參賽,這引發了網球界乃至體壇的地震。

  這是一次製裁上的全面升級行為。

  俄烏衝突爆發之初,國際奧委會、國際足聯、歐足聯等主要國際體育組織,均對俄羅斯進行過製裁和限制,但大多針對的只是俄羅斯各體育協會組織,並不針對運動員個人。

  國際奧委會的立場是,“建議”不邀請或不允許俄羅斯選手參賽,但仍留了活口:“俄羅斯或白俄羅斯國民,無論是個人還是團體,只能被接受為中立運動員或中立隊伍(參賽)。不應展示任何國家標誌、顏色、旗幟或國歌”。

  換句話說,允許運動員個人以中立身份參賽。

  國際足聯更狠一些,俄羅斯足協下屬的所有足球隊,無論是國家隊還是球會隊,在國際足聯和歐足聯的所有賽事中都被置於禁賽狀態,直到進一步的通知。

  但在歐洲聯賽效力的俄羅斯球員個體,不會僅僅因為國籍是俄羅斯,就遭到官方的禁賽。像西甲瓦倫西亞的切里舍夫等球員,照樣有權出場比賽。

  溫網這次對俄羅斯和白俄國籍選手的全面禁賽,可謂邁過了界限,把大棒掄向了個人。

  只要你是俄羅斯或白俄選手,無論你是否關心政治,無論你政治觀點如何,一律禁賽,不分青紅皂白。

  這引發了網球界的廣泛批評,要知道,國際網球聯合會此前是允許俄羅斯選手個體參賽的。

  對於溫網的禁賽決定,兩大國際網球組織ATP和WTA都看不下去了,ATP公開聲明認為禁賽“不公平”,WTA則認為,這涉及“國籍歧視”:“個體運動員不應因其國籍而受到懲罰和禁賽。”

  男單世界第一祖高域批評了溫網的做法:“網球運動員與戰爭沒有關係,政治干預體育不會有好結果。”

  俄羅斯男單選手盧布列夫則說:“他們給出的禁令原因沒有什麼意義,甚至沒有邏輯。他們禁止俄羅斯、白俄羅斯球員參賽,對我們來說完全是一種歧視。”

  俄羅斯駐英國大使克林披露,溫網主辦方在4月初的方案是:要求俄羅斯選手簽署譴責聲明文件,不簽聲明就不許參賽。

  如今,不開口站隊就不能參賽,乾脆直接升級為了根據國籍來禁賽。

  俄羅斯選手作為個人,是否有權沉默,是否必須站隊,這也在網球圈引發了爭論。

  烏克蘭女單選手斯維托麗娜就認為,俄羅斯選手必鬚髮聲譴責普京,否則就該被禁賽。“如果他們不說出反對俄羅斯的言論,那麼禁止他們參賽是正確的事情。”

  烏克蘭另一網球選手科斯秋克也認為:“(俄羅斯選手)沉默就是一種背叛。”

  這麼說來,不公開表態反對俄羅斯的,就該是被處罰的對象。

  這樣的偏激觀點,顯然已經突破了最基本的認知。

  在任何時候,在任何情況下,一個人作為個體,都有權保持沉默,這是人的正當權利。如果沉默的權利都沒有,又何談言論自由?

  俄羅斯選手盧布列夫,杜拜網球公開賽上,他曾在攝像機鏡頭上寫下了“不要戰爭”的字樣。

  俄羅斯女單一號帕夫柳琴科娃,在戰爭爆發時曾說:“我反對戰爭和暴力。”

  現在,盧布列夫和帕夫柳琴科娃一起進入了溫網的禁賽名單,原因僅僅是他們是俄羅斯人,這豈不荒唐?

  即便某個俄羅斯選手選擇沉默,對立一方也不能根據他心中所想來“定罪”。

  沉默權,是生而為人最基本的權利。

  一個人再卑微、再渺小,在強大的外力面前,他即使無權拒絕和反對,但至少也有權不說,有權沉默,有權把想法埋在心底。

  看看如今的溫網奇觀,“國籍有罪”,“沉默有罪”,實在荒誕。

  (李普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