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中國66年航天探索,航天精神一脈相承

2022年04月24日17:12

2022年4月24日是第七個“中國航天日”。

1956年,國防部第五研究院成立,這是我國第一個火箭研究機構,標誌著中國航天事業的起步。作為我國載人航天工程的第20顆航天器,神舟十三號載人飛船於今年4月16日成功著陸,自神舟五號載人飛船以來,我國已有共20人次航天員成功完成天地往返。

曆經66年,經過幾代航天人接續奮鬥,中國航天事業沉澱了深厚博大的航天傳統精神、“兩彈一星”精神、載人航天精神、探月精神、新時代北鬥精神,並以其為引領,創造了輝煌的成就,大幅提升了我國的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

我國探空火箭技術第一步,“8公里也了不起”

1958年的熱詞之一就是“衛星”。當“我們也要搞人造衛星”的號召發出後,各項工作加快開展。同年7月,中國科學院初步提出了我國衛星規劃和“三步走”思路,並向聶榮臻報告:第一步發射探空火箭,第二步發射小衛星,第三步發射大衛星。

此時的任務分工是:火箭以國防部五院為主,探空頭和衛星及觀測工作以中國科學院為主,相互配合。要求苦戰三年,實現我國第一顆衛星上天。

1959年1月,中國的航天研究探索的重點轉到探空火箭上。因縮短戰線,突出了重點,次年2月,我國自行設計製造的“T-7M”試驗型液體探空火箭,在上海市發射成功,飛行高度8公里,邁出了我國探空火箭技術的第一步。

當時,毛澤東詢問了相關發射情況後,意味深長地說:“8公里也了不起。”並鼓勵大家:“應該8公里、20公里、200公里地搞上去。”

1964年10月16日,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1966年10月27日,我國第一顆裝有核彈頭的地地導彈飛行爆炸成功;1967年6月17日,我國第一顆氫彈空爆試驗成功;1970年4月24日,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發射成功,太空傳來《東方紅》旋律,樹立了中國航天事業的第一座里程碑。

此後,我國有了“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大力協同、無私奉獻、嚴謹務實、勇於攀登”的航天傳統精神。1999年,又提出“兩彈一星”精神,其內涵是:熱愛祖國、無私奉獻、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大力協同、勇於登攀。

兩種精神一脈相承,呼應時代背景,也強調探索浩瀚宇宙,一往無前的堅定信念。

在航天事業初創階段,錢學森、任新民、王希季、楊嘉墀等一大批學有所成的科學家,放棄國外優渥條件,義無反顧回國,開創了中國航天事業。孫家棟等眾多科技工作者以國為重,聽從國家安排、不計個人得失,彙聚到航天戰線,為重大任務奉獻終生。

1977年,首提“一箭多星”設想

東方紅一號衛星發射任務取得成功,意味著中國從此進入了空間時代。這是我國堅持獨立自主、自力更生方針,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在攀登科技高峰的征程中取得的一項重大成就。

“東方紅一號”升空後,發射一種專門用於空間物理探測的科學實驗衛星被提上日程。這顆衛星除了要進行空間科學探測外,還要兼顧航天新技術試驗任務。

1971年3月3日,我國第一顆科學探測和技術試驗衛星——實踐一號發射成功。該星進入太空後,順利進行了空間科學探測,並獲取了相關數據,為研製第一顆空間物理探測衛星——實踐二號奠定了基礎。

1977年,“一箭多星”設想提出。1981年9月,實踐二號衛星通過“一箭三星”的方式發射成功。此後,航天人開始向更高的目標進軍,即研究返回式遙感衛星及其大型運載火箭。

航天器全部或其中一部分,在空間完成了預定任務後,需要再返回地球的,稱為返回式航天器。根據有效載荷和任務、目的不同,返回式衛星可以分成許多類,但都需要解決衛星返回技術。

實際上,我國自1966年初就開始了返回式衛星的方案論證工作。最早的返回式衛星通過在星上安裝相機,在軌道上分別對國內預定地區和星空進行攝影,從而獲取一些地面和空間信息,因此被稱為返回式遙感衛星。

在曆經過一次發射失敗後,1975年11月,我國發射返回式衛星獲得成功。衛星在空間工作正常,運行三天后,按預定計劃成功返回地球。由此,我國成為世界上第三個掌握衛星返回技術的國家。

此後,我國的氣象衛星、通信衛星也開始步入研製階段。從1956年到1978年,我國航天事業在社會主義建設時期從無到有、從小到大,迅速發展壯大。尤其是1975年至1978年,我國連續3次成功試驗返回式衛星,成功發射3顆重型衛星,標誌著空間技術發展達到了一個新水平。

“神五”載人升空,實現中華民族飛天夙願

迎著改革開放的春風,我國航天事業也發生了新變化——開始集中力量發展急用、實用衛星。

1984年4月,東方紅二號試驗通信衛星發射成功,衛星通信工程告捷。1986年2月,東方紅二號實用通信衛星成功發射並順利定點。由此,我國空間事業從試驗走向了應用階段,空間技術開始更好地造福國家、服務人民。

值得注意的是,東方紅二號實用通信衛星成功定點後不久,1986年3月,國務院批準了航天工業部《關於加速發展航天技術的報告》,確定20世紀80年代後期90年代前期航天技術的目標任務是“新三星一箭一論證”。

其中,“新三星”指東方紅三號通信衛星、資源一號資源衛星、風雲二號靜止軌道氣象衛星,“一箭”指長征三號甲運載火箭,“一論證”即開展載人航天關鍵技術的預先研究。

1987年起,國防科工委組織專家組進行了全面深入的論證,得出結論:第一,中國人一定要上天,而且要快,否則跟不上世界發展形勢;第二,中國載人航天要用飛船,而不是航天飛機;第三,要想搞飛船,需要做好充足的準備工作。

1999年11月至2002年12月,我國先後成功發射4艘“神舟”號飛船,2003年10月,神舟五號順利將楊利偉送入太空,實現了中華民族的飛天夙願,樹立了中國航天事業的第二座里程碑。

這些是我國繼“兩彈一星”之後,在高科技領域取得的重大突破。而這些成績也是靠自力更生起步並在自主創新發展中取得的。神舟五號載人飛船順利升空後,“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鬥、特別能攻關,特別能奉獻”的載人航天精神正式提出,這是“兩彈一星”精神在新時期的發揚光大,反映了我國在1986年著手開展載人航天關鍵技術的預先研究和1992年正式實施載人航天工程之後,航天工作者在投身航天事業建設中鑄就的一筆精神財富。

讓五星紅旗在月球、火星表面展開

20世紀中葉以來,人類興起了探月潮。隨著航天科技的發展和綜合國力的進步,我國航天人也將目光投向月球和深空。

2000年,《中國的航天》白皮書發表,提出開展以月球探測為主的深空探測的預先研究。2002年10月,中央明確要求抓緊月球探測工程的論證工作。2004年初,繞月探測“嫦娥工程”正式批準立項。

此後,我國探月工程規劃為“繞、落、回”三期。“繞”指計劃在2004年至2007年,研製和發射我國首顆月球探測衛星,實施繞月探測;“落”指計劃在2013年前後進行首次月球軟著陸和自動巡視勘測;“回”指計劃在2020年前進行首次月球樣品自動取樣返回探測。

2007年11月,嫦娥一號完成繞月探測;2010年10月,嫦娥二號發射成功,這也是我國成功研製的第一個行星際探測器,使中國成為世界上第三個造訪拉格朗日點、第四個開展小行星探測的國家。

2013年12月,嫦娥三號成功降落在月球虹灣地區,我國首次實現地外天體軟著陸和巡視探測,成為世界上第三個成功實現地外天體軟著陸和巡視的國家;2019年1月,嫦娥四號任務取得圓滿成功,實現人類航天器首次在月球背面軟著陸和巡視勘察,率先在月球背面刻上中國足跡,還首次實現了月球背面同地球的中繼通信;2020年,嫦娥五號攜帶月壤返回地球,收穫寶貴樣品。

至此,我國探月工程“繞、落、回”三期順利完成。2019年嫦娥四號任務完成後,探月精神被首次提出,2020年嫦娥五號任務完成後,探月精神被再次確認,其主要內涵是“追逐夢想,勇於探索,協同攻堅、合作共贏”。

曆經16年的探索,我國航天科技工作者開創了世界探月史的奇蹟。在2020年4月24日第五個“中國航天日”,中國行星探測任務被命名為“天問系列”,首次火星探測任務被命名為“天問一號”。

去年6月,天問一號探測器著陸火星首批科學影像圖揭秘,公佈了由祝融號火星車拍攝的著陸點全景、火星地形地貌等影像圖,火星探測任務取得圓滿成功。繼月球之後,五星紅旗在火星表面展開。

北鬥衛星導航,把時空信息掌握在自己手中

2020年7月31日,北鬥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正式開通,標誌著我國建成了獨立自主、開放兼容的全球衛星導航系統。中國人用自己的智慧蹚出了一條獨特的探索道路。

回顧“北鬥”誕生之路,1983年,以陳芳允院土為代表的專家學者提出了利用2顆地球同步軌道衛星來測定地面和空中目標的設想,這一方案能以最小星座、最少投入、最短週期實現導航衛星的“從無到有”。

1994 年,中國的衛星導航工程獲批立項,並以“北鬥星”命名,這就是“北鬥號雙星導航定位系統”,孫家棟被任命為工程總設計師。

1994年2月,一份名為《關於印發〈雙星導航定位系統工程立項報告〉的通知》的文件印發。自此,中國開始了第一代衛星導航系統的研製建設。

2000年10月、12月,北鬥一號01星、02星相繼發射成功並實現在軌穩定運行,構成了北鬥導航試驗系統。2003年底,我國北鬥導航試驗系統正式運行,開始面向中國及周邊提供有源服務。中國由此成為繼美國、俄羅斯之後世界上第三個擁有導航衛星的國家。

2009年,我國開始建設北鬥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解決了製約高質量、高水平導航系統建設的核心技術問題,破解了我國全球布站難的困局,實現了部組件和核心元器件100%國產化自主可控目標,確保了我國自主導航定位系統的先進性和安全性。

2020年7月,以“自主創新、開放融合、萬眾一心、追求卓越”為主要內涵的新時代北鬥精神被提出,反映了我國自20世紀90年代啟動北鬥衛星導航系統建設後,曆經北鬥一號、北鬥二號、北鬥三號系統建設,北鬥團隊在推動北鬥導航系統實現從無到有、從有源到無源、從區域到全球的跨越發展過程中的崢嶸奮鬥。

探索浩瀚宇宙,是中華民族數千年來矢誌不渝的追求,也是全人類的共同夢想。“搞航天、幹事業、既要靠物質的力量,更要靠精神的力量。航天精神是偉大的精神,蘊含著無窮的力量。”中科院院士、探月工程總設計師孫家棟說。

文內史實參考自《精神的力量:航天精神引領中華民族探索浩瀚宇宙》。

新京報記者 張建林

編輯 白爽 校對 吳興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