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評論 | 新發職業病病例數驟降,防治“工作相關疾病”也該更多考量

2022年04月26日19:39

來源:封面新聞

□蔣璟璟

2022年4月25日至5月1日是全國第20個《職業病防治法》宣傳週,主題是“一切為了勞動者健康”。國家衛生健康委信息顯示,全國報告新發職業病病例數從2012年的27420例下降至2021年的15407例,降幅達43.8%。(中新社)

以《職業病防治法》核心,有關“職業病”認定、歸責和賠償的規則架構得以確立。從近些年的實踐看,個體通過行政仲裁、民事訴訟等方式維權的成本越來越低、勝算越來越高。而這,又反過來持續倒逼僱傭單位優化工作環境、做好員工健康管理。應該說,這是一個正向的循環。

職業病防治近年來進步顯著,背後顯然有多種因素的共同推動。這首先就得益於“認知論”層面的完善:在積累了大量的正負經驗之後,職能部門對於“職業病”的誘因、病理以及高危場景,已然瞭然於胸。在此基礎上,一些前端的干預手段,和常態化的監測手段,通過“強製規定”的形式,事前內嵌到關聯企業的生產環節,這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防患於未然、治病於未病的效果。比如說,推廣“生產性粉塵”職業衛生標準,從源頭減少了“塵肺病”的發生。

提高治理效能,一個先決條件,就是要確立“信息優勢”。心中有數,方可有的放矢。近些年來,職能部門能動性履職,對於常見“職業病”以及“敏感企業”,大力推行清單化精準跟進,這大大提高了勞動保障監察的在場感和到達率。此類具體而微的“基礎制度建設”,最立竿見影的成效,就是規模化工廠大面積的職業病爆發大大減少。新發職業病病例近十年來幾乎減半,“監管資源與用工體量的加速適配”,功不可沒。

當然也應該看到,儘管職業病病例的相對增量銳減,但其絕對數量仍不是個小數。而這,也暴露了現有“職業病防護”體制的某些軟肋和盲區——對一些偏遠的、分散的、作坊式的小廠小礦,依舊鞭長莫及、力有不逮。顯而易見,若要進一步壓降職業病發病率,勞動監察執法,唯有進一步下沉,真正做到“風險暴露”和“監管強度”再平衡。也唯有如此,才能壓實責任,夯實職業病防治的底層生態。

職業病防治任重道遠,除了那些法定的、狹義的“職業病”,如今打工人對於一些“工作相關疾病”,諸如職業緊張、腰背痠痛等,也是怨聲載道。從廣義上來說,後者又何嚐不是一種職業病呢?下一階段,不妨就此積極作為,充分回應社會關切。更高水平的職業病防治,必然是對勞動者權益更充分的保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