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黑監獄”走出的“酷刑女王”,想靠微商洗白?

2022年04月26日13:59

  對於過去發生的事情,

  她毫無悔意,

  而是忙著“洗白”自己。

  多年與收押、審訊恐怖分子的監獄打交道,阿爾弗雷德·弗朗西斯·比科夫斯基對一些場景已經麻木了。

  比如令人髮指的“水刑”。2002年,阿爾弗雷德前往關塔那摩美軍監獄,參與了一名名叫阿布·祖巴伊達的基地組織疑犯的審訊。一個月內,祖巴伊達就被使用了83次水刑。

  阿爾弗雷德也被冠上“酷刑女王”的名號。但她堅持認為:“水刑不是酷刑。”

  她曾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一名分析師,深度參與了多起美國“反恐”活動。

  在離開CIA並從國土戰略局退休後,她換了一份讓人“驚掉下巴”的新工作:經營起一家名為YBeU Beauty的私教公司,專注於幫助女性“看起來好、感覺好、做正確的事”。

·阿爾弗雷德在網站上分享的自拍。
·阿爾弗雷德在網站上分享的自拍。

  這位曾冷血陰暗的CIA前官員,正在將自己的畫風打造成歲月靜好的“雞湯大師”……

  “強化審訊”推動人

  2001年9月11日,基地組織劫機者將四架飛機撞向了美國世貿中心、五角大樓和賓夕法尼亞州的一個機場。

  不久後,CIA推出了臭名昭著的“強化審訊”計劃,迅速改變了美國收集情報的方式,允許在泰國、波蘭和立陶宛使用酷刑和秘密監獄網。

  該計劃的細節在2014年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調查和法庭案件中曝光。其中,“舒爾”的名字出現了20多次。

  這是一個化名。儘管參議院認為,這樣的報告有必要“實名性”,但CIA堅持要保護這些情報官員的隱私,以免他們受到傷害。

  ——畢竟他們幹的不是什麼“見得光”的事。

  只是,阿爾弗雷德還是憑藉著自己的“作死”,成功將自己暴露了出來:種種細節都指向,她就是“舒爾”。

  阿爾弗雷德自20世紀90年代加入CIA,曾參與本拉登調查事件。據外媒披露,2008年,她擔任“處理中東敏感事務的最高職位”,2011年被提升為應對全球“聖戰組織”的負責人。

  阿爾弗雷德也是“強化審訊”的推動人。不過,她鬧出不少烏龍大事件,以至於有評價稱,“一提起她的名字,就聯想起她在CIA的糟糕表現。”

  2003年,黎巴嫩裔德國公民馬斯里被抓進CIA設在阿富汗的監獄,經曆了4個多月的嚴刑拷打和審訊。最後,CIA才意識到,他們抓錯人了。

·2013年10月14日,被誤當做恐怖分子的馬斯里出席庭審。
·2013年10月14日,被誤當做恐怖分子的馬斯里出席庭審。

  這一誤判,正是由於阿爾弗雷德提供的錯誤信息導致的。無辜的馬斯里被“特別引渡(指在沒有逮捕令、逮捕、引渡或法庭的情況下,逮捕和監禁嫌疑人,並將其轉移到其他國家)”後,阿爾弗雷德被外界扒了出來。而這起事件也使CIA的形象大受影響。

  還有阿布·祖巴伊達,最後的證據也顯示,他被錯誤地當成基地組織的主要人物。

  根據參議院調查報告,監獄現場的審訊人員說,他們認為祖巴伊達沒有更多的情報可供分享。“但由於總部希望審訊繼續進行,‘舒爾’和一名法律官員來到這裏觀察CIA強化審訊的使用情況。”

  在“舒爾”的監督下,20天來,祖巴伊達每天近24小時要接受“強化審訊”:每天兩到四次用水刑,幾乎赤身裸體地被鎖在一個迷你冰箱大小的盒子裡。

·電影《獵殺本拉登》劇照。
·電影《獵殺本拉登》劇照。

  拘留祖巴伊達的決定也是“舒爾”強烈主張的,但她最後沒有受到任何紀律處分。

  談及“舒爾”,祖巴伊達的律師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嗤之以鼻,“這就是為什麼酷刑成為美國生活的一部分。”

  “我一點也不後悔”

  2021年底,阿爾弗雷德正式退休。不久後,她接受了首次對外採訪,聲稱她並不是被迫離開CIA,而是根據自己的意願離開。

  對於此前的種種爭議,她沒有進行正面回應,只是維持一個主張:我沒有做錯。

  “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有一個明確的目的,那就是獲取我們所需的情報,以擊退下一次攻擊。”阿爾弗雷德堅稱,她沒有做出任何不準確的聲明,“我們得到的情報都非常好。”

  對於馬斯里的監禁,她說自己不想重提這件事,但又補充說,“我只是想表達我沒有任何遺憾。”

  由於機密性,她拒絕談論“個別案例”和承認任何細節。但她認為,調查報告中提到的“水刑”不是酷刑,並且這種技術可以奏效。而對她的任何批評都是她冒險打擊恐怖主義的結果。

  2012年,在荷李活熱門電影《獵殺本拉登》中,演員傑西卡·查斯坦飾演了一名CIA分析師。她在目睹多起監獄酷刑後,仍然堅信這是不可缺少的手段。

  ·《獵殺本拉登》劇照,畫面中的女性為傑西卡·查斯坦。

  阿爾弗雷德也被指為傑西卡·查斯坦的原型。

  意外的是,不論是出現在電影還是報導中,阿爾弗雷德對她的外貌評價很是在意。《華盛頓郵報》稱她有“像尖刺一樣的頭髮”,與她的個性相匹配”。另一篇報導中提到了她經常塗“紅色口紅”。

  阿爾弗雷德說,自己從來沒有什麼大紅唇,“你知道的,肯定有一群老派的,在網絡世界里的老男人討厭我。”

  在她看來,這種“虛假的描述”是一種諷刺。

  她對自己被稱為“酷刑女王”一直知情。只是她說:“我獲得這個頭銜是因為我在‘競技場’上。不管怎樣,我高聲舉起我的手,一點也不後悔。”

  “新人設”

  “大家好,我是一位取得認證的美容和生活教練,隨時準備幫您從內到外擁有自己的美,在中年保持最佳狀態。”

  阿爾弗雷德對容貌的在意,或許就是因為她的新職業。畢竟,她現在是一名要“教人變美”的私教。

  她還附上了自己的照片,擺出端莊的坐姿、露著優雅的微笑……

  這反差也是沒誰了。

  轉型前的她:日常和黑監獄、酷刑打交道。在“911”幕後策劃者之一穆罕默德被抓獲後,不是審問者的她也非常激動,自費飛去觀看其被“水刑”,還說“覺得呆在房間里會很酷”。

  轉型後的她:你是否只看到自己的缺陷,並對所謂的“抗衰老”神奇護膚品不起作用感到沮喪?也許你現在覺得有點迷失了定義自己是誰,在中年缺乏方向。我會幫助你,我的朋友,因為我相信這是你應得的。

·阿爾弗雷德在社交媒體上的發文。
·阿爾弗雷德在社交媒體上的發文。

  不管換上什麼人設,過去豈是那麼輕易能洗白的?

  英國記者凱茜•斯科特•克拉克近日介紹了她的新書《永遠的囚徒》,將“強化審訊”手段的醜惡展露無遺。

  報導稱,她透露了CIA一次秘密會議的細節。在這次會議上,高級情報官員討論了各種有爭議的審訊方法,尤其是“特別引渡”和“強化審訊”。

  祖巴伊達也被當作重點案例。“審訊此人時使用的手段近乎酷刑,包括在一個月內83次使用水刑,從天花板上赤身裸體地懸吊,以及連續11天剝奪睡眠。”書中稱。

  報導指出,關塔那摩灣的拘留所成為美國所謂的“反恐戰爭”初期虐待和折磨囚犯的代名詞。

·《獵殺本拉登》劇照。
·《獵殺本拉登》劇照。

  阿爾弗雷德就是那裡的常客,也對祖巴伊達事件難辭其咎——雖然她依然毫無悔意。

  打著所謂“反恐戰爭”的幌子,CIA四處設立“黑監獄”,將一個個無辜的人強行綁架、關押和折磨,還大肆散佈虛假消息,抹黑他國。《永遠的囚徒》還提到,在阿布格里卜監獄,美國軍隊實施的肉體、心理和性虐待行為十分猖獗。

  阿爾弗雷德的樣本,不過就是CIA的常態罷了。

  轉型“雞湯大師”的她還對顧客寫下這樣的話語:你是否曾經照鏡子,幾乎認不出自己?當我們從內心擁有真正的美時,它就會閃耀光芒。

  建議是你們有空也多照照鏡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