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花清瘟薈萃治疫“三朝名方”

2022年04月28日10:47

  疫之為病,曆史悠久。根據《中國疫病史鑒》的不完全統計,從西漢到清末,中國至少發生過321次大規模瘟疫。我們的祖先運用中醫中藥一次又一次地戰勝了瘟疫,保障了中華民族的繁衍生息,使得五千年華夏文明得以傳承至今。

  我們的中醫藥不僅在古代庇護了我們的祖先,也在現代發揮了重要作用。中國的曆史上也從來沒有出現過西班牙大流感、歐洲黑死病、全球鼠疫那樣一次瘟疫就造成數千萬人死亡的悲劇。

  遵循中醫藥發展規律,“傳承精華,守正創新”,在流感和新冠疫情中做出重要貢獻的連花清瘟就是典型代表。連花清瘟組方傳承薈萃了漢代、明代、清代的三朝名方,並創新加入了藿香、紅景天,經過規範化現代研發流程,成為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審核批準的專利中成藥。

  連花清瘟30次列入國家衛健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等權威單位發佈的專家共識或診療方案及指南,入選國家醫保目錄(甲類)、國家基藥目錄品種。“中藥連花清瘟治療流行性感冒研究”獲2011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中藥連花清瘟治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研究及應用”項目獲得河北省科技進步一等獎。所有的這些,除了根據現代標準獲得的研究證據,更多的是得益於站在了“三朝名方”這個巨人的肩膀上。

  下面,我們就講述一下三朝名方。

  漢代醫聖張仲景《傷寒雜病論》麻杏石甘湯

  東漢末年分三國,戰亂四起,瘟疫頻發,當時著名的“建安七子”裡面的陳琳、徐干、應瑒、劉楨在同一年內死於瘟疫,當時疫病流行之猖獗可見一斑。

  曹植是這樣描述的,“建安二十二年,癘氣流行,家家有殭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可以看出當時幾乎每家每戶都有死於瘟疫的人,場景十分悲慘。

  東漢末年,醫聖張仲景在《傷寒論》中也提到,“餘宗族素多,向餘二百,自建安紀年以來,猶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傷寒十居七”。是什麼樣的疾病能造成這麼大量的死亡?那就是瘟疫,在當時叫做“傷寒”。《傷寒論》正是張仲景整理自己治療瘟疫積累的臨床經驗後,寫成的典籍。書中所記載的許多方劑都對疫病具有治療作用,其中就包括“麻杏石甘湯”。

  麻杏石甘湯具有清熱宣肺平喘的功效,是《傷寒論》中治療溫病邪熱壅肺、肺氣上逆所致咳嗽、氣喘,咳痰、身熱、口渴、咽痛等症的要方,對後世醫家治療瘟疫等外感熱病起到了重要的指導作用。

  在國家衛健委《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推薦的中醫治療方藥中,麻杏石甘湯基本占到了診療方案推薦的中醫方藥數量的一半,而中醫藥治療新冠肺炎90%以上的有效率,也充分反映了麻杏石甘湯的有效性與科學性。

  明代吳又可《溫疫論》大黃

  中國古代災荒疫病頻發,尤其明代更是瘟疫的多發期。

  對於當時的情況,《明通鑒》記載:“京師大疫,死者無算”,也就是說死於瘟疫的人多到無法計數。《崇禎實錄》也記載:“京師大疫,死亡日以萬計”,甚至到了“丁盡絕,無人收殮”的地步,可見當時的疫情有多嚴重。

  醫師吳又可在治療瘟疫時發現,在用石膏退熱的基礎上,加用大黃通大便,可以更快地驅邪外出,防止疾病進一步惡化,也就是“先證用藥,截斷病勢”,這也是中醫“治未病”思想的體現。針對這種情況他在《溫疫論》中提出了治療瘟疫“下不厭早,下不厭頻,驅邪務盡”的理論。肺與大腸相表裡,所以使用大黃可以通過瀉下通便實現通腑瀉肺、清腸安肺、清瀉肺熱的作用。

  在當時,明代醫家對大黃格外重視,有人稱大黃為蕩滌積滯的“良將”,就連《西遊記》也借悟空、沙僧之口稱讚大黃。比如,當悟空在祭賽國行醫,使用大黃的時候,沙僧說道:“大黃味苦,性寒無毒,其性沉而不浮,其用走而不守,奪諸鬱而無壅滯,定禍亂而致太平,名之曰將軍”。

  清代吳鞠通《溫病條辨》銀翹散

  清代乾隆年間,突發大範圍瘟疫,一時間滿街都是送殯的魂幡、散落的紙錢,病痛和恐慌不斷蔓延。

  當時的名醫吳鞠通注意到,儘管運用麻杏石甘湯和大黃能夠讓患者最終轉危為安,但許多瘟疫患者在發病期間仍會出現明顯的發燒、嗓子腫疼、頭痛、週身痠痛,需要找到合適的藥物盡快解除患者的痛苦。他認為這是風熱外邪侵襲人體所致,必須用辛涼解表的藥物讓邪氣發散出去,於是創製了經典方劑——銀翹散,一直沿用至今。

  銀翹散是清代吳鞠通《溫病條辨》中治療溫病“風熱在表,兼有熱毒蘊肺”的代表方劑,具有辛涼透表、清熱解毒的功效,對發熱惡寒、咳嗽鼻塞、週身疼痛等病症具有良效。

  現代中藥連花清瘟在上述麻杏石甘湯、大黃、銀翹散的基礎上,還創新性的加入了芳香化濕護脾胃的廣藿香和增強免疫固正氣的紅景天。金元時期的本草名著《珍珠囊》中記載,廣藿香能“補衛氣,益胃氣,進飲食”,可以減輕苦寒藥物引起的胃部不適。紅景天生長在海拔1800-2500米高寒地區,俗稱“高原人參”,可以提高人體免疫功能和耐缺氧能力,保護肺微血管內皮細胞,抑製肺纖維化。

  連花清瘟薈萃了三朝名方,既有清瘟解毒、針對病毒發揮積極作用的藥物,又有芳香化濕護脾胃、提高免疫固正氣的藥物,全方祛邪與扶正兼顧,具有“衛氣同治、表裡雙解,先證用藥、截斷病勢,整體調節、多靶治療”的積極乾預特色,充分體現了中醫藥抗疫“治中有防、防中寓治”防治結合的獨特優勢。

  連花清瘟有這樣的功效,是傳承創新中醫藥精華的結果。正因為我們有寶貴的中醫藥,才有繁榮昌盛的中華民族的健康向上,才有朝氣蓬勃的14億中華兒女。正如“人民英雄”張伯禮院士所說,我們應該像保衛長江黃河一樣保衛我們的中醫藥,堅決不能丟失我們賴以繁衍生息的堅實保障。(石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