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忙著給財務洗澡? A股一天五家公司 公告業績變臉

2022年04月30日00:08

商超連鎖企業步步高(002251.SZ)可謂4月A股當之無愧的流量擔當。自4月12日開始,公司八天中錄得七個漲停,後又在四天內錄得三個跌停。

大起大落之間,4月22日公司披露的業績預告“變臉”,成為公司股價的枯榮分水嶺。

依據該《2021年業績預告及致歉公告》,公司年初對包括金星路廣場 REITS 發行投資收益的確認、商譽減值等在內的一系列會計判斷存在偏差,致使公司虧損1.7億至2.1億,同比下降252%至287.98%。由於此前公司未預料相關虧損,業績波動較小,故未在一季度前按規刊發業績預告。

步步高的“變臉”只是冰山一隅。

記者發現,僅4月28日一天,便有迪馬股份(600565.SH)、華誼兄弟(300027.SZ)、實豐文化(002862.SZ)等五家A股公司出現業績預告變臉。而縱觀4月,據記者不完全統計,業績預告出現大幅修訂的企業就達到30家以上。

房地產行業齊“變臉”

在一系列“變臉”案例中,記者發現,房地產企業可謂案例頻出,且數額大多“誇張”,

僅過去一週多的時間中,就有包括泰禾集團(000723.SZ)、榮盛發展(002146.SZ)、大名城(600094.SH)、奧園美穀(000615.SZ)、迪馬股份五家地產公司出現業績變臉。

如榮盛發展4月19日公告,將2021年業績預估由“盈利1億至1.5億”,調整為“虧損45億至60億”。

而對於大幅修正業績的原因,榮盛發展稱,公司年初時考慮疫情在地區趨向穩定,僅依據參考售價可變現淨值計算存貨跌價準備。但後來卻考慮到各地購房政策雖然有所放鬆,但消費者購房意願持續低落,加之囊括環京和河北地區在內的疫情防控形勢情況,因此加大了存貨跌價準備。

由盈改虧的還包括泰禾集團,該公司將業績預告的“盈利1.014億至1.319億”,調整為“虧損35億至46億”,並援引包括補充資產減值、債務重組列支額外財務費用、後續訴訟進展和投資性房地產減值在內的四大因素作為“變臉”理由。

而大名城和奧園美穀也均表示,考慮疫情影響和地產趨勢原因,預計將在審計年報中加大對存貨的減值力度。

記者發現,地產企業風險外溢也成為一些上遊企業修正業績的理由。

如帝歐家居(002798.SZ)4月22日晚發佈業績調整公告,將2.72億至3.69億的盈利預估下調至5175萬到7750萬元,修正理由為對下遊開發商應收賬款進行單項減值。此前帝歐家居曾因某頭部房企逾期3950萬元應收票據難以兌付被推上風口浪尖,但後續表示某頭部房企將通過以房抵貸償還該筆欠款。

同樣匍匐於該頭部房企“以房抵債”的還有擬北交所上市的創新層企業壹創國際(839120.NQ),該公司整體業績預估被下修3000萬以上,稱考慮到該房企信用風險增加,對其及關聯公司應收款項中未以房抵債部分補充計提壞賬準備。

知名地產分析師嚴躍進告訴記者:“地產企業中一些項目,從去年相對靜態的角度來看是沒問題的,甚至是偏樂觀的,但若站在今年的角度便不再樂觀了。房價下跌,交易萎靡和庫存積壓都可能出現,去庫存會存在風險。”

“疫情影響”成“萬能鍋”?

除房地產行業外,“變臉”企業出現較多的行業還包括影視,環境等行業。

比如,4月來,包括華誼兄弟,新文化(300336.SZ)等多家影視企業公告對業績進行修訂。

而對於這些公司的業績變臉,公告幾乎都將原因歸結為疫情。

華誼兄弟便在報告中指出:“2021年底,新冠疫情在多點散發並持續至2022年一季度末,期間各地文旅項目的運營情況受到了不可預期的衝擊,造成項目收入驟降,並同時對實景項目的實地考察、合作方溝通、新項目洽談推進等業務經營拓展造成了較大阻礙,導致整體業務進展放緩。”

新文化則表示,疫情因素,導致公司廣告業務暫緩延期,公司增提商譽減值。此外公司對未上映的《美人魚2》進行存貨跌價損失計提。疫情造成的物流困境,停工,展業難題也困擾著一系列的公司。

記者統計發現,包括興源環境(300266.SZ)、達剛控股(300103.SZ)、寶蘭德(688058.SH)、安奈兒(002875.SZ)等企業均以新冠疫情防控為由修正預告。

而從修訂理由來看,多家公司預計其子公司受疫情防控影響未來業績不確定性較大,故實施商譽減值。部分公司也列舉了包括但不限於疫情防控導致業務難以開展,計提信用減值,合同確認收入減值等等原因。

業績“洗澡”?動機各不同

對於資產減值和存貨跌價頻頻出現,一位財務從業者向記者表示:“業績預告發佈的時候,一般審計機構還沒有進場,所以對一些審慎項目的評估往往會導致利潤計算出現偏差。”

由於業績變動往往涉及非經常性損益,其存在較大的財務處理空間,業績變臉通常容易被詬病為“業績洗澡”。

3月底,萬科集團召開年度業績發佈會,向投資者釋疑四季度業績下滑。

資料顯示,萬科集團2021年第四季度業績同比下降高達73.05%。為此,就有部分投資者在發佈會中質疑萬科存在業績洗澡嫌疑。

萬科對此解釋稱,除結算權益比例下降外,四季度投資收益盤賬,由於市場明顯下滑,故加大了對投資減值的幅度。

而對於“業績洗澡”的嫌疑,萬科總裁祝九勝表示:“業績洗澡的門票不能太貴吧,鬱亮在內的管理層因為業績下降個人收入也是大幅下降的,如果萬科幹部員工為此付出的代價也是兩個數量級以上。用這麼貴的代價去業績洗澡,沒有必要也更不可能。”

當然,不是所有企業都是萬科。前述財務從業者表示,企業的經營側重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表現,經濟好的時候偏向自證,這時候也更有利於投融資與合作;反而在經濟不太好的時候,特別是疫情這類天災影響的時候,企業側重於一些人員成本或固定成本的控制,這時候業績不好就可以成為理由。

嚴躍進則指出:“企業的心態和人的本性其實很像,他們總是站在對自己有利的立場去做事的。去年為了表現企業是穩定的,盈利多多少少會有水分。但現在站在疫情時點,說得差一點又好像可以解釋。”

不過他也指出,業績頻繁變動的背後勢必是風險:“財務數據是有一套嚴格的操作框架的,對於企業來說,業績頻繁而大幅度地波動,是會影響其公信力的。”

(作者:趙雲帆 編輯:朱益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