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機手王開發:一台鑽機和一座箱式板房,夫妻攜手天涯

2022年05月01日09:15

中新網深圳5月1日電 題:鑽機手王開發:一台鑽機和一座箱式板房,夫妻攜手天涯

  作者 郭軍 程宏亮 李茂

  在中鐵四局東部過境高速項目務工的鑽機手王開發,從未想過有進度以外的收穫,4月30日,當東部過境4分部黨支部把“特殊貢獻鑽機手”證書和獎勵送來時,他滿是驚異,隨後就笑了,喊著妻子周景平讓項目黨支部書記幫忙拍張照。

  截至當天,王開發在東部過境高速項目已經完成了16根樁基成樁任務。“16根樁打了整整一年,這裏地質太複雜了,全部是溶洞群。”王開發言語間有點無奈。

夫妻檔鑽機手 中鐵四局供圖
夫妻檔鑽機手 中鐵四局供圖

  21歲就跟中建四局走南闖北的王開發,至今已30載。妻子周景平跟他“開哥”東奔西跑也有14個年頭了,一台鑽機和一座箱式板房伴著這對夫妻走天涯。

  王開發說,日子像秤砣,越走越沉,牽“坨”的繩子卻從未離開過中鐵四局。周景平說,跟著“開哥”轉工地、換城市,苦中有樂,“就是不斷換地方,開哥嫌租房麻煩,他就自己動手造了一個移動板房。”

  十年前,王開發用50的角鋼做骨架、0.5的金屬襯板,木質內板隔熱,造出了一個移動板房,轉戰十個城市,遷徙萬餘里路,結實又抗造。

王開發拿到獎狀高興地和妻子合影 中鐵四局供圖
王開發拿到獎狀高興地和妻子合影 中鐵四局供圖

  就像他幹活的勁頭,鉚釘目標,絕不退縮。2021年4月末,他“啃”下東部過境金錢坳大橋44號墩的第一根樁基,耗掉66個日夜,眼窩都深陷了。

  “那天,我讓他離開這‘鬼打頭’的地方,他不肯,強上了。”周景平說起當時的情況,仍舊有點著急。

  “也不是不肯,就是覺得啥情況都要試過了才有經驗嘛。”王開發順手拍了一下妻子的肩膀,笑笑說。

  樁機的錘頭在軟硬岩石以及發達灰岩的裂隙里突進,偏孔、位移、漏漿和坍塌,王開發說他能聽到地下18米的塌方聲音,護筒泥漿線眼看著下落,回填黏土、石頭塊甚至干拌混凝土,打打停停,情況時好時壞。

自行檢修保養設備 中鐵四局供圖
自行檢修保養設備 中鐵四局供圖

  打樁不掙錢,鑽機手紛紛選擇了離開。王開發留了下來,他覺得有賠有賺才是合理的生存之道。接下來的日子裡,金錢坳大橋35號墩給了他“回報”,不足30天成樁2根。

  “這個還是跟地質好壞有關係,35號墩的樁在弱風化岩層上,是磨砂樁,好打一些。”王開發異常清醒的認識到問題的關鍵所在。

  十四年前,他們的兒子考取了大學,周景平就收拾行囊陪伴王開發走天涯,承擔起洗衣做飯、遞水泡茶、打燈照明、收撿工具等後勤工作,偶爾也能代替“開哥”熟練駕馭鑽機,讓對方歇口氣,抽口煙。

  “現在鑽機電腦設置,半自動化,好多了。過去才叫苦,純機械,整天手攥操縱杆,骨節都震鬆了。”王開發現在駕馭衝擊鑽打孔,每天都要填寫不同進尺的岩石渣樣記錄、報告地層異常情況並研判問題和提出解決辦法、收工前孔樁打滿水等,而電工、電焊工、鉗工甚至起重工做的工作,他也能一個人解決了。

檢修保養設備 中鐵四局供圖
檢修保養設備 中鐵四局供圖

  王開發來自重慶銅梁縣少雲鎮,和同樣來自少雲鎮的6組鑽機形成了一個“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團隊合作機制,一家終孔,集體下籠,為拚搶施工進度創造了積極條件。

  “兒子大學畢業在設計院工作了,也不要我們分心。我只要照顧好開哥就行。”周景平用心照顧“開哥”飲食,藏紅花、蟲草等泡的藥酒,凡遇“下籠子”集體作業,必然上幾個開胃小菜,斟一杯藥酒,舒筋活血,之後,端來熱水,泡腳解乏。

  “我就三樣事踏實,父母健康順心,兒子生活放心,我跟開哥走天涯開心。”周景平幫收工回來的王開發擦拭臉上的灰,“我們這個活就是髒。”

  王開發每個月大約能掙一萬多元,他說跟著四局走了這麼多年,也算是闖天涯了,到哪都有感情。(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