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關係專家林燕玲:鼓勵青年人進工廠,要實現“體面勞動”

2022年05月04日23:09

“五四”青年節之際,青年一代的職業選擇再一次引發社會關注。在當下,如何鼓勵更多年輕人積極投身製造業,正日益成為學界的新課題。

中國勞動關係學院教授林燕玲認為,當今的90後、00後自我意識更加突出,也更關注自身的生活和個人的發展。要讓更多的年輕人走進工廠,最重要的是把體面勞動作為一個政策框架,將體面勞動的價值理念、勞工和社會政策嵌入到財政、金融、投資、稅收等一系列經濟政策之中。讓青年工人體面勞動,不僅意味著合理的薪酬,還應該有完善的保障、精神的尊重和心理的關懷。

中國勞動關係學院教授林燕玲。受訪者供圖
中國勞動關係學院教授林燕玲。受訪者供圖

“他們的自我意識更加突出”

新京報:所謂製造業“招工難”的問題因何而起?

林燕玲:原因是多方面的。2008年起,廣東正式提出“騰籠換鳥”,珠三角勞動密集型產業向東西兩翼、粵北山區轉移,把高新技術企業“請進來”,一些低端製造業被“擠出去”。製造業工廠外遷,市場競爭力下降,難以為工人提供有競爭力的薪資。

第二就是工廠本身的特徵和慣性,製造業是要依附於機器的,工人的工作高度依附於機器,很多年輕人覺得不自由,受不了。第三,國內現在的職業教育發展還不夠完善,人們對職業教育、藍領工人還存在很大的偏見,這導致學校難以為工廠輸入大量合格而優秀的人才。

新京報:對於年輕人的職業選擇有何影響?

林燕玲:隨著國內製造業不斷升級,過去那種低端的勞動密集型產業減少了。也應看到,有不少受過職業教育的年輕人願意走進工廠,在技術領域深入鑽研,成為優秀的技術工人。

新京報:現在的年輕工人,與以前的工人相比有哪些變化?

林燕玲:現在的90後、00後新一代,他們的自我意識更加突出,更關注自身的生活和個人的發展。我認為現在的青年工人,他們的狀態跟城鄉流動的聯繫會弱很多,更多體現的是與產業發展升級息息相關。

新京報:年輕工人怎麼應對產業環境的變化?

林燕玲:現在的製造業,大到整個行業的變化,小到一個工序的升級,在這個科技發展日新月異的時代,工人也需要在職業發展中不斷學習、終身學習,才能適應這種變化。另一方面,儘管低端流水線可能面臨被淘汰,但工人的有些技術是機器無法替代的。就像我早年一個全國勞模學生,他是學焊工的,大飛機輪船的重要部位,特別關鍵,別人幹不了,他就可以。工人也需要考慮往技術型人才方向轉型,要順勢而為,否則就會被淘汰。當然,政府和社會也要加強對他們的保護和引導。

“實現體面勞動才有真正的幸福感”

新京報:你曾經論述過“體面勞動”,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

林燕玲:“體面勞動”是1999年國際勞工局局長胡安·索馬維亞在第87屆勞工大會上提出的,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存在很多現實困境,為了爭取雙方的權利共識,“體面勞動”的倡議就誕生了。

國際勞工組織強調,在承認體面勞動普遍性原則下,各國有權根據本國情況確定實現體面勞動的優先重點。體面勞動在中國的推進是靜悄悄展開的。直到2008年,特別是2010年之後才流傳開來。

“體面勞動”包括四個方面,一是工人基本權利要得到保障,二是有充分的就業崗位,三是有完善的社會保護,四是通過社會對話解決勞工問題。總的來說,只有給人們提供公平的機會,使每個人都能分享發展帶來的成功,實現體面勞動,才會有真正的幸福感。

新京報:如何讓年輕工人實現“體面勞動”?

林燕玲:要實現體面勞動,最重要的是把體面勞動作為一個政策框架,將體面勞動的價值理念、勞工和社會政策嵌入到財政、金融、投資、稅收等一系列經濟政策之中,推動以體面勞動為核心的可持續發展。

提到體面勞動,人們更多強調的是改善工作條件、提高工資待遇。不可否認,低收入會影響工作的積極性,然而,工作方式過於粗暴、精神關懷不夠、內在幸福感不高,同樣會抑製勞動熱情,對工人的傷害一點也不比低收入遜色。

因此,要讓年輕工人實現體面勞動,不僅意味著合理的薪酬,完善的保障、精神的尊重和心理的關懷,還體現在讓青年工人能夠平等地與企業工廠溝通,對企業工廠的經營狀況有知情權,對工廠大事有參與權,對自身利益有話語權。所有這些,需要一攬子政策體系才便於問題的解決。

新京報:從具體的制度層面來說,應該怎麼做?

林燕玲:首先,需要給製造業一個合理的地位,製造業處於穩定的業態,才能談如何更好地改善工人的勞動收入。如果薪酬收入不合理,就會造成產業工人的心理失衡,出現不滿情緒。其次,要適當減輕工作強度和壓力,保護工人的勞動權益。此外,還要不斷改善工人的勞動環境。我在工廠調研了這麼多年,還是很明顯地感受到隨著技術進步,工作環境的逐步改善。最簡單的例子,我很早之前去過一家汽車製造廠,那時候還是人工噴漆,對工人身體有一些傷害,後來就變成了機械手噴漆,這類例子也是很多的。

新京報:2017年出台《新時期產業工人隊伍建設改革方案》(以下簡稱《改革方案》)以來,工人的工作和生活環境有什麼變化?

林燕玲:我們最近正針對這個課題進行調研。《改革方案》明確提出要把產業工人隊伍建設作為實施科教興國戰略、人才強國戰略、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重要支撐和基礎保障,納入國家和地方經濟社會發展規劃,造就一支有理想守信念、懂技術會創新、敢擔當講奉獻的宏大的產業工人隊伍。應該說,《改革方案》實施的這五年,取得了很明顯的成果,對進一步實施製造強國戰略,全面提高產業工人素質,都有重要影響。

然而在調研中也發現,很多工人對《改革方案》本身是不熟悉的。《改革方案》實施五年來,工人隊伍的梯度建設可能還不夠合理,高技術工人占比非常小。其次,工人梯隊和幹部梯隊是兩股道上跑的車,互不相交,沒有上升空間,也沒有與能力技術匹配的待遇。

新京報記者 李照

編輯 袁國禮

校對 薛京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