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電影《珠峰隊長》導演:每一幀都是高山攝影師用命相換

2022年05月04日14:12

“《珠峰隊長》是一部‘靠天吃飯’的電影,每一幀都是高山攝影師用命相換,我們卻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這是《珠峰隊長》在五一檔點映開始前夕,導演吳曦告訴新京報記者的一句話。這部珠峰紀錄片在五一假期開啟了超前點映。新京報獨家專訪該片導演吳曦,揭秘這個“不可能的任務”。影片將於5月13日全國上映。

《珠峰隊長》海報。
《珠峰隊長》海報。

做最壞的打算,但有最美好的憧憬

2019年4月8日,川藏隊的創始人蘇拉王平帶隊,組建了一支普通人的民間登山團隊,包括8名來自不同城市、不同職業的登山隊員,以及7名高山攝影師。他們從成都出發前往尼泊爾,曆經40多天,最後成功登頂珠峰,成為當年全球首個登頂珠峰的中國民間團隊,這意味著蘇拉王平這一生最大的夢想——登頂珠峰得以實現。五年前,從小喜愛電影的吳曦結識了蘇拉王平,聽對方講述了“更大的野心”,“蘇拉隊長想將整個攀登過程完整記錄下來,他的珠峰夢和電影夢始終結合在一起,很希望給普通人一部純粹的戶外電影,讓大家能瞭解登山運動,給出最珍貴的信息量和乾貨,並且具有正能量與很強的觀賞性。能與他合作我非常幸運。”吳曦談起當年決定拍攝登頂珠峰的“最初夢想”,他知道,選擇拍攝珠峰紀錄片,意味著無限的不確定性與風險,當時,太多人認為能做成這件事是天方夜譚。

《珠峰隊長》在五一假期進行了超前點映。

“川藏隊有種說法‘心中有數才出發’,我們一定有底氣後才會去挑戰珠峰拍攝。”決定拍攝以後,吳曦開始對高山嚮導進行專業訓練,從50人中選出7人,作為專業的高山攝影師。正式拍攝前,攝製團隊來到位於尼泊爾的瑪納斯魯山峰進行試水。作為拍攝攀登珠峰的預熱,所有的一切都要做好準備才決定開拍。吳曦說:“我們從來沒有想過做不成這個事,但現實是很骨感的,登山本就充滿不確定因素:不確定的天氣、路線,不確定能否登頂,但我們很堅定,只要還在攀登就一定會拍到最後一秒,不管登沒登成,都不會放棄,做最壞的打算,但有最美好的憧憬。”

登頂前一天失聯是至暗時刻,上映就很滿足

在吳曦看來,《珠峰隊長》的拍攝,每一刻都充滿著不確定性——這支隊伍能不能順利登頂?拍攝能不能順利完成?人員能不能平安無事?目送蘇拉王平隊長帶著隊員們上山跋涉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定不下心來,你問他“殺青的那一刻是不是感激涕零”,他笑著說這次拍攝不存在“殺青”的概念,他們的電影夢想和登頂珠峰的夢想是綁定在一起的,哪一端缺了都完成不了。所以,讓攝製組情感洶湧的並不是拍攝結束,而是川藏隊員們登頂的前一天,心都要被他們揪碎了:“2019年是攀登珠峰人數最多的一年,也是意外頻發的一年,大家也能瞭解當年的‘珠峰大堵車’事件,在我們隊伍登頂的前一天,蘇拉王平隊長和他的妻子徹底失去了聯繫,沒有一點音訊,也有消息傳過來說可能隊伍出事了,當時我們完全沒有心情去想電影還能不能拍,一旦人沒了,損失和代價就太大了。”

導演吳曦。

吳曦講述著拍攝《珠峰隊長》的至暗時刻,擔心的情緒至今會湧上心頭,直到後來得知全隊平安,整個攝製組的心才落了下來。他們激動地慶祝登頂成功,但又遇上了另一個意想不到。因為蘇拉王平把儲存拍攝素材的硬盤背到了珠峰山頂,極地氣候、艱難的攀登環境,下山後發現硬盤出了問題:“那一刻我幾乎兩眼一黑,硬盤出了問題意味著所有素材都沒了,也沒有這部片子了,這是他們用生命換來的素材啊!後來我們找到專業的修復廠進行修復,還好複原了很重要的90%的素材,我覺得真的很幸運,不僅成為當年第一支登頂珠峰的隊伍,每個人都能完好折返,素材也曆經艱難險阻到了手裡,真的,太幸運了。”吳曦感歎著,能讓電影順利呈現在觀眾面前幾乎經曆了“九九八十一難”,拍攝結束後又碰上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這部電影也按下了暫停鍵,過了三年才和國內觀眾見面。“我經常開玩笑說,我們是草台班子,用最純粹的心去拍電影,沒有那麼豐富的市場經驗,也沒拍過大製作的院線電影,能拿到龍標,獲得上映的機會,讓觀眾在銀幕前體驗珠峰的魅力,就真的滿足了,上映,對我們來說就是專業認可。”

獨家對話

“《珠峰隊長》上銀幕,想給內地影市多元化盡綿薄之力”

新京報:對攀登珠峰,或許不是人人都可以理解的,畢竟這性命攸關,也充滿著大自然的挑戰,為什麼一定要堅持做這件事情?

吳曦:原因,大家可以從電影里找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也有自己攀登的理由,這支隊伍里每個人都不同,但有個共同點,就是對夢想的執著,對困難的無畏。有了這份執著和無畏,不管生活中遇到什麼困難,都能直面它、戰勝它。每個人心中都有座珠峰,可能要攀登它是困難的,但將它視為希望就能實現夢想,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成為生活中的珠峰隊長。

《珠峰隊長》劇照。

新京報:在一個極端的環境下拍攝電影,在設備方面做了哪些投入?

吳曦:戶外拍攝和傳統拍攝不同,必須要啟用戶外拍攝的設備,太大的機器上不去、傳統的設備不耐寒,所以我們採用了很多航拍科技,這方面確實成本很高,並且需要專業的、具有戶外經驗的人來拍,對拍攝者的體能、技術都有很高的要求,風險成本也大。這次電影的一個壯舉是讓無人機在海拔8470米左右的高度進行拍攝,並且拍成了,至少目前還沒有人這樣做過。

新京報:最終在拍攝中獲得了多少時長的素材?剪輯中一定面對很難抉擇的挑選過程,有沒有什麼遺憾?

吳曦:因為沒有劇本,我們收集到的有效素材一共是21個小時,初剪版本就有3個小時,因為時長因素的考量,最終定為現在的83分鍾。我們反複修改了很多次,也忍痛割捨了非常難得的畫面。遺憾確實存在,比如我們的人物故事線比較多,時長短、任務重,展現每個人就有點流水賬,但如果能深挖,人物的情感和曆程可能會更完整。若是市場反響好了,我們也很希望有平台和我們一起來擴充它,甚至把其他素材剪輯成電視專題節目也不無可能。

新京報:市場是一個不可迴避的話題,紀錄片並不如商業片賣座,你希望得到怎樣的市場回饋?

吳曦:紀錄片確實挺艱難的,在很多觀眾認知里或許也屬於小眾範疇。這幾年越來越多優質紀錄片的出現,也讓我們受到了鼓舞。成熟的電影市場一定能接納不同類型和題材的電影,我認為《珠峰隊長》的出現能夠給中國電影市場的多元化盡一份綿薄之力。觀眾有很多精神需求,他們也會希望看到不只是常規的影片;再加上《珠峰隊長》不是單純的戶外電影,它有很多情感表達,有很樸素的人生精神,在這個層面上,我認為這部電影是可以跨界破圈的。

新京報:這也是你們堅持要將這部電影帶上銀幕的原因?

吳曦:是,讓無人機飛向8000多米海拔的山峰航拍,呈現的珠峰壯闊的風景,就憑這一點,觀眾就能在影院獲得震撼。如果這種電影質感不在大銀幕上呈現是很可惜的,並且這是全年齡段都可以接受的影片。年輕人可以從中瞭解自然、體驗戶外,老年人可能他的人生已經很難完成攀登珠峰,但電影也會幫助他去完成這個夢想,能讓所有人找到方向。

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編輯 吳龍珍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