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問丨葉武:中國水彩畫為何體現了東西方藝術交融?

2022年05月06日20:11

(東西問)葉武:中國水彩畫為何體現了東西方藝術交融?

中新社天津5月6日電 題:中國水彩畫為何體現了東西方藝術交融?

  ——專訪天津大學建築學院副教授葉武

  作者 楊子煬 孫玲玲

  20世紀初葉至今,現代“中國水彩”經過百年之久的演變,已在創新中發生了巨大變化。

  作為舶來品的水彩畫如何在中國“西學中用”?融入“水墨元素”的水彩畫在中國何以是一種創新發展?中國水彩畫為何體現了東西方藝術交融?天津大學建築學院副教授、該校“水彩畫”通識課教師葉武近日接受中新社“東西問”專訪,探討上述問題。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什麼是水彩畫?

  葉武:水彩畫即以水為媒介調和色彩的繪畫藝術,是區別於油畫和中國畫的第三大畫種。水彩藝術起源於歐洲,但真正發展成為獨立畫種則是在18世紀的英國,此為“現代水彩”。

  明清時期,受“西學東漸”影響,西方現代水彩傳入中國。民國初年,在著名教育家蔡元培的積極倡導和推動下,學校教育引入西方教學體系。水彩作為美術基礎教學的重要手段逐漸被推廣開。如今,移植於中華大地已有百年曆史的水彩畫,經過中國畫家的不斷追求和創作,逐漸融合了中國傳統審美、本土文化和水墨意境,形成融合中西、獨具一格的中國水彩畫面貌。

中新社記者:作為舶來品的水彩畫在中國如何“西學中用”?

  葉武:水彩畫使用的水性顏料與中國畫的水墨表現具有天然聯繫,因此,水彩畫成為中國畫家們極易接受的外來藝術畫種。

  西方水彩畫與水墨畫在精神內涵和形式外延上多有異曲同工之處。中國水彩畫家在西方水彩畫的光色、空間塑造創作中融入民族傳統文化、哲學理念和創作技法,不斷探索水彩畫創作的新模式。將東方水墨寫意融入水彩繪畫創作,用折衷與融合的思維方式表現具有東方哲理的當代水彩繪畫,實現了水彩畫的“西學中用”。

中新社記者:中國水彩與西方水彩技法有哪些異同?

  葉武:先說西方水彩,以享譽世界的十八世紀英國水彩為例。西方水彩畫的藝術效果往往理性重於感性,其常用標準的程式化作畫方法,有時在精密的鉛筆輪廓起稿階段之後,再進行極其複雜的色彩填充。西方水彩畫特別強調所表達物象的時間、光影和空間感等,水彩作品技藝更是精湛。

  西方水彩畫在使用水色和工具方面與中國傳統繪畫有諸多相似,在表現技法上也有較多內在聯繫——中國傳統繪畫的水、色、筆、墨等技藝極為豐富。在色彩功能方面,水彩畫與彩墨國畫也有相同,以水調和彩墨作畫在中國傳統繪畫中早已有之。翻開中國繪畫史,五千年以前的新石器時代,河南臨汝出土的《鸛魚石斧圖》和青海大通縣舞蹈紋彩陶瓶畫,兩者都已具備類似水彩畫的性質。

  中國畫注重真情實感,而西方繪畫卻常注重客觀寫實。在不少當代的水彩畫作品中可以看出,中國畫講究實虛共存,這也是繪畫構圖常用技巧。用清晰可見的事物體現主體,再用模糊的虛幻事物襯托主體,可以讓整幅畫有神秘的審美想像美感。

  中國畫家還經常將“留白”這種傳統中國水墨畫的繪畫技巧運用到中國水彩畫中。“留白”是一種獨特的表現手法,有著非常不錯的藝術效果。中國水彩畫在技法上受傳統中國水墨畫影響,講究意在筆先、意到筆不到的境界,用筆嚴謹、高度精煉,畫風稚拙。其最注重描繪對象的新鮮感和藝術作品的情和意,不斷追求中國水彩畫的頂峰。

中新社記者:“西學中用”的中國水彩畫有何民族特徵?

  葉武:民族特徵是一個民族特有的共同的根本的特性,具有時代性。“西學中用”的中國水彩畫,在曆史上會自然形成共性的水彩畫繪畫藝術語言。藝術創作一定根植於民族生活的土壤,深深表現民族的思想感情,無論採取何種藝術形式,都不會脫離民族的精神。

  中國水墨畫具有民族文化的風格,以及老莊與禪宗的思想、山水意境與理論融合的特點。隨著中西文化交融,繪畫藝術領域的中西方融合發展必不可少。所以“西學中用”的中國水彩畫具有中國水墨畫的精神內涵,融彙了中國繪畫中的氣韻、意境、造型、佈局等傳統元素,亦將東方的水墨寫意融入水彩繪畫創作中,用折衷與融合的思維方式表現具有東方意韻的民族特徵。

中新社記者:為什麼說東方意韻是中國水彩畫的獨特審美理念?

  葉武:藝術是始於內心喚起的曾體驗過的情感與思想,且給予一定形象的表現。中國水彩畫藝術受文化傳統影響,獨有東方意韻,這種審美理念的形成有其淵源。

  中國人往往通過繪畫作品表達“心理和諧”,以塑造社會理想人格、實現和大自然的心靈溝通;西方人往往通過繪畫作品實現對客觀世界的“形式和諧”,體現高深的造詣和風格。這種區別恰恰突顯中國水彩畫的水墨意韻,此審美形式更易為社會大眾接受,也具有長久的生命力。各民族藝術相互交流影響,中國水彩畫藝術獨特的審美藝術形式,展示出對民族文化的感悟和對現實生活的深切感受。

中新社記者:為什麼說中國水彩畫體現了東西方藝術的交融?

  葉武:東西方藝術從來就是互相吸收借鑒。西方一些大畫家很看重中國文化,他們哀歎求真寫實的西方傳統藝術沒落,同時讚歎東方藝術的勃勃生機。比如現代藝術創始人、西班牙畫家畢加索的作品中,諸多藝術表現注重精神性表達,強調意境創造,這同中國哲學、文學、繪畫等一脈融合。同樣源於西方藝術的中國水彩畫,其發展也與民族發展同步前進,形成具有中國時代特色的藝術形式,但已不姓“西”,而是姓“東”了。可見,中國水彩畫根植於民族正在變革的現代社會生活土壤,具有“西學東漸”與“東學西漸”的融合民族特徵。

中新社記者:為什麼說融入了“水墨元素”的水彩在中國是一種創新發展?

  葉武:現代意義的“中國水彩”已走過百餘年曆程。根植於西方文化的水彩畫之所以能在中國流行與發展至今,離不開其對中國傳統哲理文化的吸收與借鑒。

  “中國水彩”是中西繪畫藝術融合的產物,“西學東漸”是個過程,而非界碑,其過程與中國社會發展、改革開放同步。深厚的民族傳統文化是中國水彩藝術的根基,其將民族傳統自有文化特徵與審美情趣注入中國水彩,形成創新性。

  中國水彩畫的成長是中西繪畫理念有機融合的曆史,也是異域文化逐步發展成本土新文化的曆史。中國水彩藝術在思想上融彙了中國繪畫中的氣韻、意境等傳統元素,在繪畫技法上融入了中國畫的“水墨元素”,通過這兩方面體現了民族精神。同時,有些中國水彩作品也明顯借鑒了民間皮影戲和剪紙風格。一代代水彩畫家的不懈努力促成現代的民族風格。中國水彩畫正是憑藉這種風格,以不斷創新的面貌屹立於世界水彩藝術之林。(完)

  受訪者簡介:

  葉武,天津大學建築學院副教授、研究生導師。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特聘專家,全國研究生教育評估監測專家。中國建築學會會員,中國工業設計協會會員。首屆全國大學生廣告設計大賽評委,2020年“戴森”全球設計大獎賽中國賽區評委。2021年“星辰杯”全國美術大賽評委。主持或參與包含藝術類的多項國家級、省部級科研項目,發表《從“山水訣”與“林泉高致”的異同看宋代文人山水觀》等論文30餘篇,主編出版《建築風景水彩表現技法》《色彩構成》《建築鋼筆畫》等專著及高等院校教材10餘部,獲教育部建築專業指導委員會指定教材。葉武教授常年從事科研與教學工作,負責天津大學建築學院及全校水彩課程,水彩作品具有攜理性思維與人文情懷共存的獨特韻味。用筆用色舒展暢達,於大氣中見雅緻,於典雅中蘊文心,體現出極佳的美學意蘊和彙通中西的水彩之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