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Coser遇上反詐主播,會產生什麼化學反應?

2022年05月07日10:29

“你好,我是反詐主播,請問你是什麼主播?”鏡頭中,胖乎乎的民警老陳正用連雲港式普通話與多位主播連麥宣傳反詐。

原本是正經的宣傳反詐,但民警的身份與網紅們有趣的反應讓老陳一夜爆紅。數據顯示,“反詐警官老陳”賬號曾實現單日漲粉超181萬,2021年9月直播累計觀看人數達4058萬次,獲讚超過1億次......

流量捧紅之際,老陳很快發現自己民警的身份會被人質疑“利用公職撈金”,宣傳之餘還會被調侃“什麼時候開始帶貨”......唾沫星子能淹死人,幾個月後心灰意冷的老陳選擇停播;而就在今年4月8日,老陳稱辭去了公職職務,近日關於老陳“後悔辭職”的詞條引起網友們注意。

01.“錯誤的決定,但不後悔!”

“我是搞笑主播,沒有違法,這些禮物都是粉絲自願的!”西廠廠長雨化田在看到正襟危坐的老陳時,“主動交代”、“語無倫次”的樣子令人爆笑不已。

廠長尷尬之餘,老陳開始大力宣傳反詐APP,連線結束後廠長化身為“正義使者”,每接到一個主播的連麥便大力向對方宣傳下載反詐APP,老陳看了很欣慰,網友也表示“宣傳的很到位”。

“國家反詐中心APP”於2021年3月上線,但先前拉橫幅掛海報形式的宣傳略顯老套生硬,半年來並沒有什麼實際效果,很難深入人心,而老陳一晚上的直播讓反詐APP下載量直線攀升,比幾個月的宣傳都要好,堪稱奇蹟。

其實老陳只是一名辛勞工作的人民公職,每年有200多天都在外地取證。2017年領導讓他帶著3個人成立了反詐中隊,在一家視頻網站的脫口秀跨年晚會上,老陳的一番演說反響非常,李誕更是把他稱為:“正道的光”。

3個月2018年,老陳帶領著反詐中隊拍攝反詐短劇,2020年才開始嚐試直播,但憨厚的民警形象與只向觀眾宣傳反詐的方式,讓老陳的直播間在一眾娛樂性極強的直播間中黯然失色,效果平平。

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與西廠廠長雨化田連線前,然而爆火後的老陳也沒那麼順利。曾經想把直播反詐騙當做“情懷”去幹的老陳,為了直播每天只能睡上三四個小時,壓力巨大。

“我昨天去吃飯,一幫人來拍照。你不跟他拍照,他說你飄了,你跟他拍照,飯沒吃呢,排上隊了……”

生活中的老陳是一個不善言辭,也不怎麼愛說話的人。這與他在直播中憨厚可愛的形像有所照應,但隨著流量的介入,老陳發現:“可能我們一句話說錯了,或者是我們自己的理解、自己所說的,和網友的理解不同,會導致一些負面影響,乃至輿情。”

譬如有網友就曾質疑老陳宣傳是假,想紅是真,還有網友爆料老陳的賬號曾被封禁,原因是短時間內大量添加好友疑似詐騙賬號。質疑一瞬間撲面而來,甚至與黃聖依夫婦的連麥被網友懷疑是流量遊戲。

而壓死老陳的最後兩根稻草,來源於一次老陳為柬埔寨zp犯“洗白”,而事實是,老陳並不知曉這名柬埔寨主播的真實身份,在網友們看熱鬧的心態下慫恿老陳前去連線,而一名反詐民警連線一名“zp犯”,意味著什麼?

值得一提的是,“反詐民警老陳”賬號為河北省秦皇島公安局海港分局反詐中心官方賬號,為了區分開,老陳特意開通了自己的生活賬號。在生活號里,老陳會分享自己的日常,與網友們閑聊等。

然而就在一位網友連刷100萬元禮物之後,他收到了大量惡評,稱他靠著這身警服獲取了收益,甚至有人舉報了他的單位,稱“公職不應該直播”。

可無論老陳怎麼解釋,甚至曬出如數捐贈的截圖,都無濟於事。“吐沫星能淹死人,真的殺傷力很強啊。”兩次網暴以後,老陳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他明確感受到自己身穿警服,再這樣下去會牽連單位,為此他選擇提交辭職報告,放棄自己一直以來熱衷的職業,放下公務員的鐵飯碗,徹徹底底的成為一名公益事業者。

02.無法承載的流量!

“其實這個決定是錯誤的,”老陳說,“但我想終究有人要來做一些錯誤的決定,給後人做個警示教育或者提供經驗。”

是什麼警示,什麼經驗,老陳沒有具體回答。

針對老陳退網辭職一事,有部分網友認為這是正確的決定。本身老陳直播就是為了宣傳國家反詐APP,如今效果達到確實可以退出,沒有人可以長時間承載這麼多的流量和關注。

離開了工作十多年的崗位,老陳內心也是非常地不捨,接受採訪時他告訴記者,他“放棄了之前的積累,放棄了對這份工作的熱愛”“在辭職前,除了妻子,他沒有告訴任何人”。

可即使是辭職,網暴依舊沒有停止,一時間質疑、聲討撲面而來。

值得注意的是,老陳辭職一事被網友討伐並不是沒有原因:在一日直播上,老陳的直播間蹦出一個金色獎盃狀的禮物,伴隨著閃爍的光暈,緊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一口氣刷了333個。

沒見過此等場面的老陳結結巴巴的反應半天,在月薪幾千的老陳眼裡這些似乎不構成誘惑,但偏偏是這個時候,老陳決定辭職,因此不乏有老陳對巨額打賞動心的可能性,畢竟一場直播能抵上他大半輩子的收入。

除此之外,也不排除老陳身體作息的原因,在完成日常警官的工作同時,每天還要進行最高長達6個小時的直播,這對於53歲的老陳來說確是一項“身心俱疲”的工作。

據老陳口述,自己辭去工作後依舊會通過個人賬號,拍攝短視頻、直播、錄製反詐歌曲、做公益事業。而他曾經任職的海港分局也表示,如果以後老陳在從事反詐的公益活動中有需要,分局也會積極地支援。

對於嚴肅的政務部門來說,打入娛樂場景並不是件易事,但老陳的走紅、被官方視為創新開展反詐工作的成功案例,也成為政務新媒體運營的標杆。

而當時被連麥大火的“西廠雨化田”在接下老陳佈置的任務後,將宣傳反詐完成的非常出色,以至於一時間交警、消防、工信等部門主播找上門。

此舉確實可以通過打破次元壁的方式進入年輕人群體,可一時間承載大量的流量並不是政務部門擅長的事,一不小心便會傷害官方部門的嚴肅性,甚至引發輿論。

如今的老陳委屈、不甘,他回到了鄉下散心,他明白從脫下警服的那一刻起,自己的人生軌跡便發生了改變,生活很難再回到以前。

至於之後的生活,老陳選擇深耕公益事業,但至於他的公益夢想能否實現,他也沒有太大信心,未來仍是一片迷茫。

100個人眼裡有100個你,最能看清自己的永遠是自己。如今53歲的老陳並不能適應快節奏的網絡環境,他並未想到宣傳反詐的“副作用”會這麼嚴重。

既然老陳已放下手機回歸生活本質,我們還不是不要過多打擾,他已經完成了宣傳反詐的重大任務,是值得尊敬的人,更是值得敬佩的人民英雄!

參考資料:

“反詐警官老陳”辭職:我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光明網

“帶紅”反詐app後,民警老陳宣佈停止直播——齊魯壹點

反詐民警老陳辭職專心去做慈善後怎麼樣了?這是一步錯誤的選擇——甲乙社長

民警老陳迎來最終結局,辭去公職開始直播——瀟灑弟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