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緊縮政策加劇美股波動 警惕美國勞動力市場過熱推高通脹

2022年05月07日00:06

  在美聯儲時隔22年再次宣佈大幅加息50個基點的第二日,美股市場突遭巨震。

  當地時間5月5日,美國三大股指全線暴跌,將前一交易日的漲幅盡數抹去,上演自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以來的最大“逆轉”。截至收盤,標普500指數下跌3.56%,報4146.87點,在創下兩年來最大漲幅僅一天后,市值蒸發逾1.3萬億美元。道指於盤中一度暴跌超1300點,收跌3.12%,報32997.97點。納指跌4.99%,報12317.69點,為2020年6月以來最大單日跌幅;同時錄得自2020年3月以來最大波動,在兩日的交易中震盪幅度超8%。

  在美聯儲加速緊縮、全力對抗通脹的背景下,經濟或將急劇放緩乃至陷入衰退的陰雲揮之不去。經濟學家與分析師普遍指出,考慮到美聯儲政策變量和風險,市場出現大幅波動也並不意外。

  市場重新評估美聯儲政策影響

  投資者繼續消化與評估美聯儲激進的貨幣政策緊縮帶來的影響。

  美國東部時間5月4日,美聯儲如預期般宣佈上調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50個基點到0.75%至1.00%之間,並表示將於6月起正式開啟縮表。在當天的新聞發佈會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美聯儲決策者“沒有積極地考慮”在接下來的幾次會議上,將利率大幅上調75個基點的可能性。鑒於鮑威爾在發佈會上的言論較預期而言更偏鴿派,在短時間內提振了市場情緒,推動美股市場於當日大幅攀升。

  中航信託宏觀策略總監吳照銀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隔夜美股的大跌與上一個交易日大漲有關,如果沒有5月4日的逆勢大漲,美股5月5日的下跌也不會如此犀利。

  吳照銀解釋,5月4日美聯儲宣佈加息50基點後,鮑威爾講話認為6月繼續加息50基點,這好於市場預期的6月加息75基點,市場由跌轉漲。但隨後包括美聯儲前副主席克拉里達等資深人士表態,認為美聯儲需要將短期利率至少提高至3.5%,才能控製住不斷飆升的通脹。此外,當日原油繼續上漲也推升了通脹預期,美國國債收益率隨之快速上升至3.11%的新高,在這種情況下,美股出現了大幅下跌。

  吳照銀補充稱:“從內在原因上說,隔夜美股大跌還是受美聯儲加息以及後續的連續加息預期和縮表預期影響。”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也表示,市場的波動,往往受到預期的影響,很難捉摸。比如美聯儲宣佈加息時,投資者認為緊縮的程度比預想的好些,所以市場實現了反彈。而隨後又覺得雖然加息幅度小於預期,但可能仍要持續不斷加息至中性利率水平。

  City Index高級市場分析師Fiona Cincotta指出,標普500指數在美聯儲宣佈最新利率決議當天出現了自2020年以來最強勁的漲幅,這本身就有些不同尋常。可以說,5月5日看到的波動是意料之中的重新定價。“歸根結底,風險依然存在,通脹仍然很高,美聯儲仍會積極採取行動。”

  警惕薪資-物價螺旋加劇通脹壓力

  與此同時,美國勞動力市場日益吃緊的趨勢,或使得通脹問題變得更加複雜;美聯儲降低通脹的任務也將變得更為棘手。

  當地時間5月6日,美國勞工部發佈4月非農就業報告顯示,美國4月季調後非農就業人口新增42.8萬人,高於預期的新增39.1萬人,前值為43.1萬人。 美國4月失業率為3.6%,高於預期的3.5%,前值為3.6%。

  此外,美國勞工部日前發佈的另一份數據顯示,美國一季度非農生產力初值降7.5%,創1947年第三季度以來最大降幅,也是2020年以來首次出現收縮;與升6.6%的前值相較,反差巨大。與此同時,分項數據顯示一季度非農單位勞動力成本飆升11.6%,遠高於0.90%的前值。表明在生產力陷入萎縮之際,勞動成本卻在以創紀錄的速度飆升。

  光大證券首席宏觀經濟學家高瑞東在此前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曾指出,據近期公佈的數據顯示,勞動力市場仍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就業供需失衡導致工資增速持續上行,對通脹形成上行壓力。薪資上行會進一步促進工人跳槽或者尋找新的工作,而企業則將把勞工成本轉嫁給消費者,形成薪資—物價螺旋。

  穆迪分析首席經濟學家Mark Zandi指出,美國的勞動力市場不斷升溫。“但在這個時間點上,我們需要它放緩一點,否則,通脹將成為一個比現在更大的問題。”

  Zandi認為,眼下,高企的通脹正在推動薪資上漲,而不是薪資的增長在推動通脹。但如果勞動力市場不降溫,後者就可能發生。“當可怕的薪資—物價螺旋真的形成後,美聯儲將不得不更加積極地加息,屆時,經濟衰退的風險將變得更大。”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與資深經濟學家張弘頊指出,在美國勞動力市場供需失衡、僱傭工作模式重構,以及全球能源和糧食價格導致的通脹高波動背景下,若中長期內高通脹水平無法順利回落至預期目標區間,市場應高度警惕聯儲加息和縮表對金融市場造成的流動性影響。

  美股市場下行風險較大

  鮑威爾此前曾多次強調,在控製通脹和經濟衰退之間,美聯儲仍將抑製通脹作為當前的首要任務。經濟學家與分析師預計,在通脹壓力不減的情況下,美聯儲或將持續加快緊縮步伐。隨著利率的上升,投資者對經濟前景的擔憂加劇、樂觀情緒消退,美股市場或總體呈下行趨勢。

  李迅雷指出,美國股市對利率最為敏感,所以只要加息,美股大的趨勢是下跌。他預計,本輪的貨幣緊縮週期應該會持續至2023年,“在這個收緊的過程當中,資產的估值水平應該是下移的。”

  李迅雷補充稱,加上縮表,流動性會進一步下降,這對資產價格也是不利的。

  吳照銀也表示,雖然經過了較大幅下跌,但是美股估值仍然處於曆史高位。自今年以來,納指已累計下跌超21%,進入了所謂的技術性熊市;標普500指數累計下跌近13%,但納指的市盈率仍有30倍,標普500的市盈率仍有21倍。

  吳照銀進一步指出,經過了多年的上漲,儘管今年以來下跌,但截至5月5日收盤,美國紐交所、納斯達克、美交所的整體市值,仍有58.6萬億美元,超過美國GDP的250%。由此可見,美股的整體估值仍然較高,在美國利率不斷上行的背景下,美股的估值還將下行,美國股票價格仍有較大的下行風險。

  Kingsview Investment Management 投資組合經理Paul Nolte稱,美聯儲很難在不對經濟增長和盈利產生負面影響的情況下實現利率正常化。在這樣的情況下,目前的股價太高了。

  TIAA Bank全球市場總裁Chris Gaffney指出,美聯儲仍在以比大多數人想像的更為激進的速度收緊。在整體金融狀況將更加緊縮的態勢下,經濟衰退的風險仍然存在。在這種情況下,股市很難有持續強勁的反彈回升。

  (作者:李依農 編輯:張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