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秦怡丨文藝工作者應有社會責任感,再小的角色也要全心投入

2022年05月09日12:42

“人民藝術家”秦怡去世,享年一百歲。

“人民藝術家”、著名演員秦怡5月9日晨在上海辭世,享年一百歲。

作為“22大電影明星”之一,秦怡成功塑造了“林紅”、“芳林嫂”等栩栩如生的銀幕人物形象。她曾被周恩來總理稱讚為“中國最美麗女性”。她的一生與電影同患難、共命運,凝結著對電影世界的滿腔熱愛和對藝術孜孜不倦的追求。秦怡曾說:“無論是痛苦還是歡樂,我總要以滿腔激情去擁抱事業,這是一支我永遠唱不盡的歌。”2019年9月17日,秦怡被授予“人民藝術家”的國家榮譽稱號。

2014年,電影《青海湖畔》在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原開拍,由於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秦怡甚至困得直接睡在片場,她笑稱自己是“90後”。秦怡不僅飾演影片的女一號,還首次擔綱編劇和製作人,這是她醞釀了十多年的編劇處女作,講述的是一代又一代的氣象學家投身科考事業的故事。

秦怡在《妖貓傳》中客串出演“白髮嬤嬤”。

拍攝《妖貓傳》(2017年)時,秦怡在片中客串了“白髮嬤嬤”一角,當時她已經95歲高齡。導演陳凱歌說:“你隱隱約約還能看出秦怡老師,當年是何等的光彩照人,有多麼漂亮”。

晚年的秦怡依然保持著旺盛的藝術激情。她覺得,作為文藝工作者,天生應該有這個社會責任感,到底自己演出來的戲,給人看了之後起到什麼作用。她想有這種正能量的東西,但不是說教的。有時候,別人經常勸她,你現在年紀這麼大了,好好地玩一玩,去享福。秦怡卻說,我現在做事,如果能做成,就是享福。

與上海電影同患難共命運

1922年秦怡出生在上海浦東,在上海中華職業學校讀商科時曾參加話劇《放下你的鞭子》的演出。16歲時秦怡離開上海輾轉到重慶,當時的秦怡住在“女青年會”房價最低的房間里,一次跟朋友去看話劇,秦怡在門廳處巧遇應雲衛、史東山兩位導演。應雲衛對她說:“你到我們廠里來吧!我們是導演,演話劇。”這次意外的相遇使秦怡走上了藝術道路。在重慶和成都,秦怡與白楊、舒繡文、張瑞芳一起被稱為抗日大後方的影劇舞台“四大名旦”,出演了《大地回春》《茶花女》《桃花扇》等20多部話劇。

秦怡(圖左)在影片《青春之歌》中飾演林紅。

1947年秦怡在上海走上了大銀幕,由陳鯉庭編導的《遙遠的愛》成為她的成名作。其後在《農家樂》《馬蘭花開》《女籃五號》《青春之歌》《鐵道遊擊隊》等影片中都有出色的表演。在謝晉導演的《女籃五號》中,秦怡的表演細膩深沉,人物複雜的心理狀態和情感滿溢其中。其後出演《青春之歌》中理想堅定的林紅,也讓秦怡成為了當時最受歡迎的女演員之一。

上世紀80年代,秦怡主演了《海外赤子》《雷雨》《夢非夢》等影片,還出演了電視劇《上海屋簷下》。2014年,93歲的秦怡還曾親自創意、編劇電影《青海湖畔》,描寫一個知識女性充滿坎坷的一生。秦怡曾說:“70多年來,我與上海電影同患難、共命運,今後還會繼續。儘管我已年老,但在這個充滿變化、激動人心的時代裡面,不能不奔跑、不追趕。”

再小的角色也會全身心投入

秦怡曾出過一本自傳,取名為《跑龍套》,擔當了幾十部電影主角的秦怡一直記得有一部蘇聯電影里的龍套演員演得非常好。她常常回憶起自己18歲第一次演話劇《中國萬歲》,就是跑龍套,全部動作只是背對觀眾握拳,台詞也只有四個字“我也要去”,但她卻是連吃飯走路也都隨時握拳念詞,秦怡說:“我不想把跑龍套提到很高的地位,只是感到一場戲里,哪怕一個倒茶遞水的小小角色,只要全身心投入了,也能有較大的作用。”

2007年上海電影製片廠要投拍電影《我堅強的小船》,導演彭小蓮覺得片中小主人公的奶奶一角非常重要,秦怡是不二人選,但當時秦怡1993年之後就因病沒再接過戲,彭小蓮很忐忑,沒想到秦怡竟爽快地答應:“我喜歡孩子,他們是國家的未來,我願意為他們拍電影。”85歲的秦怡在酷暑沒空調的老居民樓中拍戲,由於患有直腸癌,她嚴格控製進食和飲水,常空著肚子候場,等自己的戲份拍完再吃飯喝水,以免影響拍攝進度。彭小蓮導演說:“秦怡老師是在用生命為孩子們拍戲。”

電影《青海湖畔》海報。
電影《青海湖畔》海報。

拍攝《青海湖畔》時,九十多歲高齡的秦怡到處尋訪、查資料,深夜伏案寫作,從初稿到修改稿全部都是手寫,她還挑戰高原拍戲,笑稱自己是電影癡子,一天到晚都在講電影拍電影。耄耋之年的她飾演的是60多歲的角色,但她也不擔心年齡、容貌與角色的差距,“作為演員,你儘管再老,外形會變,但演技上只要用功總是可以的。”

在商業電影大潮開始之後,始終站在表演第一線的秦怡也表示過對當今演藝圈亂象的意見,比如她認為,電影藝術不應該排在電影產業之下,這是本末倒置,拍電影時也應該把塑造人物擺在編故事之前,“現在的戲,編劇覺得只要故事吸引人就好了,往往故事先有,再把人物‘裝’上去,這樣觀眾看了就感到不真實,因為人物的塑造太簡單,反映的生活很膚淺。”

談到演員濫用替身的狀況,她表示以前劇組也有替身,但是演員們往往能自己做就自己做,比如拍《鐵道遊擊隊》時,導演讓秦怡把手榴彈扔到陳述飾演角色的腳後跟上,“他一直在前面跑,在動,這怎麼扔啊,太難了。怎麼辦呢?後來我就很自然地一天到晚盯著他的腳後跟,盯了好幾天。等到拍戲的時候,真的扔到他的腳後跟上,而且一次就成功了。”

秦怡在影片《鐵道遊擊隊》中飾演芳林嫂。

以極大的韌性迎接苦難

在上海秦怡藝術館(全國唯一一座以仍活躍在戲劇電影界的藝術家命名的藝術館)的石書序言里,這樣形容秦怡:用一款顏色來裝飾她,是紅色;用一個詞語來形容她,是美麗;用一種表情來註解她,是微笑;用一枝花朵來代表她,是玫瑰。

秦怡性格好,非常樂觀向上,過完90歲生日後,她得了個非常中意的外號,叫“90後美女”,她常常笑著說:“他們都叫我90後呢”。“樂天派”“直性子”“馬大哈”等也都是秦怡的外號,其中有一個雅號叫做“秦娘”,著名劇作家吳祖光曾在隨筆《秦娘美》中寫道:“秦怡具有中國婦女的傳統美德,身處逆境而從不灰心喪誌。能夠以極大的韌性迎接苦難克服苦難,永遠表現為從容不迫。”

1947年秦怡參演電影《海茫茫》時,結識了她後來的丈夫——電影演員金焰。1962年金焰患上嚴重胃病,直到他1983年去世,20多年幾乎都長期臥病在床,秦怡照顧了丈夫整整後半生。而他們的兒子金捷少年時受到驚嚇患上了精神疾病,直到2007年59歲的金捷去世,也是秦怡一直看護養育。當年她經常在拍戲的間隙,擠公交車到醫院去照看兒子,面對高大的兒子病中狂躁的拳頭,她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打媽媽臉,因為明天要拍戲”。

面對生活,秦怡總是保持著樂觀的態度。

金捷去世的第二年,秦怡的妹妹、同樣是電影演員的秦文也患病過世。秦怡把失去孩子和親人的悲痛轉化為了對下一代的關心,她從事公益事業,為災區捐款,甚至再度“出山”拍攝電影。秦怡說:“我幸福過、快樂過、也怨恨過。我這輩子在工作和家庭上吃苦、受難很多,人家都說我心態好,人終究都有過美好生活的願望。但我從不認命,我會分析,就像剝橘子,把這些心結一個一個、一層一層地剝開。”

新京報記者 滕朝

編輯 黃嘉齡 校對 王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