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一季度NFT銷售量萎靡:炒作熱潮會退去嗎?

2022年05月11日13:42

近期,NFT市場數據和分析公司Non Fungible發佈的2022年一季報數據顯示,全球NFT市場在今年一季度出現了銷售量、活躍錢包數量(類似於活躍賬戶數量)、買家和賣家數量的同時萎靡。

對此,有聲音認為NFT炒作的“虛火”即將退去,NFT市場的價格也將迎來下行。5月10日20點25分,貝殼財經記者登錄OpenSea發現,在總價值排名前10的NFT項目中,過去7天里只有3個NFT總價格累計上漲,不過在過去24小時內,有7個NFT總價格上漲,且最高NFT的上漲幅度高達1392.28%。

“今年一季度NFT的交易量確實有所萎靡,但還是有一些火爆的NFT項目出現,如本意是調侃但意外走紅的‘國產良心’,而且今年4月NFT市場又迎來了一波上升行情,雖然各類NFT產品的價格還沒有到達去年高點,但經過價格的下跌,進場NFT的人數也變多了。”長期關注NFT的投資者少橫告訴貝殼財經記者,“另一方面,不少爭搶倒賣NFT‘白名單’的黃牛工作室也逐漸增多,導致市場不再像初期一樣‘單純’。”

第一季度全球NFT銷售數量環比跌近五成 4月交易量回暖

根據Non Fungible發佈的報告數據,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NFT的銷售數量為744.75萬,相比2021年第四季度的1404.07萬下降了46.96%,其中買家數量環比下降30.91%,賣家數量環比下降15.61%,活躍錢包數量下降25.34%。

不過,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NFT交易總價按美元計為164.57億美元,相比2021年第四季度的145.32億美元增長13.25%,這說明NFT市場的總價值仍在上升。

對此,有NFT玩家對貝殼財經記者表示,交易量萎靡是事實,“賺錢的都是頭部的NFT。”

貝殼財經記者發現,不少NFT的價格也隨時間推移有所下跌,如在北京工作的羅小姐曾在冬奧會期間以33美元的價格購得史詩款冰墩墩NFT,該NFT在推出不久後,價格很快漲超1000美元,最高成交價甚至高至1888美元。不過,羅小姐對貝殼財經記者表示,隨著冬奧會的結束,這款NFT的成交價也一路下跌,目前已經跌至100至200美元。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NFT市場的首次“降溫”。

據瞭解,2021年5月NFT市場已經經曆過一波低迷。根據Non Fungible發佈的《NFT市場2021年度報告》,加密藝術、NFT收藏品,以及元宇宙資產(NFT土地等)在去年5月NFT市場暴跌後,二級市場用戶間虧損轉賣交易激增,遠高於盈利轉賣交易。

根據《NFT市場2021年度報告》的數據,2021年玩家在交易中的總虧損為6.6億美元,每個虧損個體並沒有虧損太多,但大部分參與其中的玩家其實也沒有賺到自己想要的第一桶金。

需要注意的是,不同機構對NFT交易量的統計口徑也不同。如沙丘NFT數據分析加總了OpenSea、LooksRare等6個知名交易平台的數據,發現NFT的交易者數量從2021年10月至2022年2月一直呈震盪上行的走勢,2022年一季度相比2021年四季度的交易人數總體來看有所提高。

此外,沙丘NFT數據分析顯示,2022年4月上述平台交易數量總和為498.18萬次,相比3月的345.44萬次上升了44.22%。

對此,少橫告訴貝殼財經記者,2021年第四季度NFT的玩家還不多,NFT本身處於牛市,同時當時也是比特幣的最高點,而四季度後,NFT走勢進入下行區間,“類似於股市震盪,度過該段行情後,進場NFT的人再度變多。”

截至北京時間5月10日20點25分,貝殼財經記者瀏覽OpenSea上的NFT項目排行榜發現,總價值排名前10的NFT項目中,7個NFT項目在過去24小時內價格上漲,漲幅在5.7%到1392.28%之間;不過,如果看過去7天的數據,漲跌勢頭恰好相反——7個NFT項目價格下跌,跌幅在9.76%至68.65%之間。

空投代幣 名人入場 NFT再度火爆?

少橫對記者表示,名人的入場效應是帶動NFT在4月轉暖的原因之一。

事實上,目前不少NFT早已脫離了普通投資者的購買力,以目前較為知名的無聊猿系列NFT為例,截至北京時間5月10日20點25分,該NFT項目總價值55.86萬ETH,在過去24小時內價值上升5.7%,在過去7天內價值下跌48.09%。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無聊猿NFT的地板價是90ETH,即購買一枚最便宜的無聊猿NFT也需要約人民幣146萬元。

也許一季度NFT價格的下跌吸引了新晉投資者的入場,4月以來,不少國內企業或投資人高調進入NFT領域。

4月24日,李寧官方發佈跟無聊猿編號#4102(NFT)達成合作,將打造“無聊猿潮流運動俱樂部”系列產品;4月29日,地產企業綠地集團宣佈購入無聊猿BAYC #8302作為其推出數字化戰略的象徵,這個NFT現在也是綠地集團官方推特的頭像;4月30日,倍輕鬆宣佈購入無聊猿BAYC #1365,並將推出“無聊猿健康俱樂部”。

4月30日,金沙江創投管理合夥人朱嘯虎以 170 ETH的價格(約合50萬美元)買入了“BAYC # 9279 ”序號無聊猿;5月1日,美圖集團創始人蔡文勝在朋友圈發文稱,購入無聊猿BAYC #8848(NFT),OpenSea數據顯示,蔡文勝的以太坊地址longling.eth 以 187 ETH(約合56萬美元)的價格買入;5月2日消息,LinkVC 創始人林嘉鵬和同舟資本創始合夥人張了了分別購入一枚“無聊猿”NFT,加入了“無聊猿遊艇俱樂部”。

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買家都選擇購買無聊猿NFT,據瞭解,這與該NFT在今年3月17日的空投代幣行為有一定關係。

3月12日,無聊猿發行方的母公司Yuga Labs收購了NFT知名IP“CryptoPunks”和“Meebits”,一躍成為全球最大的NFT企業。3月17日,無聊猿官方宣佈向持有無聊猿和無聊犬的用戶空投代幣,這部分空投的代幣據樂觀估計價值可達到10萬美元,使得無聊猿又迎來一波炒作熱潮。

對此,有聲音認為,NFT市場的馬太效應逐漸明顯,頭部NFT已經逐漸成為大型公司、職業投資人的專屬品,而因價格波動受傷的往往還是普通投資者。

工作室氾濫 NFT市場不再“純粹”?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NFT知名度的日益提高和頭部NFT產品頻頻炒出的高昂價格,NFT市場也衍生出了不少新問題。

如此前NFT平台Metaplex Candy Machine的交易活動中,不少買家試圖使用腳本等技術手段贏得限量版NFT,導致該區塊鏈癱瘓了七個小時。其中,Solana每秒受到600萬次交易請求的衝擊,最終內存被耗盡,區塊鏈1730個節點中足夠多的節點崩潰,導致沒有足夠的票數來批準新的區塊。

NFT的火爆還催生出一個名為NFT白名單“工作室”的新興“產業”。

少橫解釋稱,一個NFT項目往往擁有自己的網站社區,而在NFT即將發行時,會從社區內篩選出一些人給予“白名單”(一般是5%到10%,也有20%的),白名單購買NFT的價格非常低。比如一個項目方公開售賣NFT要0.2ETH,白名單拿到NFT的價格只需要0.05ETH或0.02ETH。

“能夠獲得白名單的人選大多是社區的活躍人員,例如聊天等級達到11級,邀請人數超過15個,或者給社區出了繪畫作品等。但由於白名單能夠以較低價格購買到NFT,因此衍生出了一批專門搶白名單再進行售賣的工作室,這些工作室往往手握幾百上千個賬號,批量拿白名單再高價向市場出售。根據NFT項目的好壞,白名單的價格也不同,甚至一些白名單本身都能夠賣到1到2個ETH。”少橫表示。

對此,有NFT交易群的人員告訴貝殼財經記者,白名單工作室去年到今年2月比較賺錢,現在則“差很多”,原因是不少NFT項目的白名單篩選條件日益苛刻,工作室之間的競爭也日趨激烈。

在少橫看來,NFT白名單工作室的存在實際上並不利於NFT的發展,這是由於工作室拿到NFT不是為了收藏,而是為了交易,還有可能把白名單名額賣得很貴,這就使得NFT市場沒有以前“純粹”了。

“2022年,通過NFT獲利並不像2021年那樣容易。”Non Fungible在報告中表示,“但請記住,這個市場是在2017年首次代幣發行之後建立的,加密市場的波動非常有彈性,我們相信正在開啟新的篇章。”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羅亦丹 羅東駿

記者聯繫郵箱:luoyidan@xjbnews.com

編輯 宋鈺婷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