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太空拉肚子會怎樣?

2022年05月11日15:05

  參考消息網5月11日報導 據美國《大眾科學》月刊網站2月8日報導,電影《月球隕落》講述的是月球神秘地脫離其運行軌道並給地球帶來災難的故事。它是那種提出很多愚蠢問題的大製作動作電影。如果我們的大氣層不再完整,開始像漏氣的氣墊一樣向太空釋放氧氣會怎樣呢?如果月球是一種無意義的外星技術會如何?美國政府能通過發射核武器來阻止一場迫在眉睫的宇宙災難嗎?但是,《月球隕落》也提出了現實生活中宇航員和航空軍醫不得不經常面對的一個問題:如果在太空中拉肚子會怎樣?

  報導說,這部電影實際上沒有著重展示任何地球外的胃腸道不適事件。但影片中的確有一名患有腸易激綜合徵(IBS)的業餘宇航員。此人曾是一名陰謀論者,他在事先沒上廁所的情況下就被送入了太空。

  擔任該片科學顧問的地球物理學家、災難研究人員米卡·麥金農開心地說,國際空間站完全可以接受鬧肚子的人。她說:“如果你是宇航員候選人,IBS不會成為你遭淘汰的理由。”

  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航空軍醫約瑟夫·施密德負責讓宇航員保持健康———無論他們在地面上還是在軌道上。他證實,美國的太空計劃為應對各種排便問題做好了準備。

  他說:“很多人都有問題。我接受的醫學培訓教給我一件事,那就是,唯一的‘正常’人只是尚未得到足夠的評估。”他說,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和醫療團隊的其他成員只是努力為宇航員候選人提供他們需要的醫療照顧。

  事實上,即使最健康的宇航員也可能像地面上的大多數IBS患者一樣關注自己的腸運動。國際空間站通常一次會容納6或7名國際宇航員(最多可容納13人)。他們只能共用一兩個抽吸式馬桶。

  為防紮堆,“衛生時間”有嚴格的安排———就像宇航員所做的每件事一樣,因為紮堆會給一些新來者帶來相當大的壓力。一些宇航員說,儘管零重力可能對人體內來回晃蕩的液體和固體產生奇怪的影響,但他們仍會像在地面上一樣有上廁所的衝動。施密德解釋說,宇航員可以提前一些時間完成各種任務,從而擠出必要的上廁所時間——實際上沒有人會完全按照計劃排便。在進入國際空間站的最初幾天,宇航員的日常任務有限,因此他們有時間適應空間站上的生活並較隨意地上廁所。

  施密德說:“在他們進入軌道後,我每天都會問的一個問題是:‘你們吃得怎麼樣?’接下來我會問:‘排便如何?’因為我知道,只要他們沒有便秘,他們就真正適應了,而且過得不錯。”

  就像身處任何緊張場合一樣,太空之旅也可能引發腸道問題。但是,積食實際上比腹瀉更常見,也許是因為微重力會使胃腸道處於奇怪的狀態。在宇航員進入國際空間站的最初幾天,脫水也是一個常見問題。脫水可能使便秘惡化。宇航員知道,他們在發射時的坐姿——雙腳與心臟處於同一高度——會導致液體淤積,使他們需要排尿,而他們經常試圖通過少喝水來避免排尿。你不能責怪他們不愛喝水:在聯盟號運載火箭上,宇航員不得不把尿排入高吸水性服裝和避孕套里。

  在發射期間,最佳排便方式是利用一個套在桶上的三層塑料袋。阿波羅任務中的情況甚至更糟。乘員不得不把塑料袋直接套在臀部上,並人工施壓讓糞便掉入塑料袋,這至少導致了一起丟人的飄浮物事故。今天,宇航員在起飛前可以選擇灌腸,以減少在途中緊急排便的可能性。

  因此,即使你被頻繁和不舒服的排便所困擾,你還是可以選擇空腹踏上太空之旅,以減少如廁需要。一旦身處軌道,你就無需擔心了,因為其他人同你一樣都要努力適應各種新設施。整個國際空間站的宇航員在進食與飲水方面都會受到監控,這在一定程度上是為了讓他們保持生活規律。每個人都會就如何排便得到大量指導。施密德笑著說:“所有宇航員都會接受如廁培訓。”宇航員需要一些時間才能適應空間站的馬桶。這些馬桶會將糞便輕輕吸入一些小塑料袋以便收集和定期處理。

  順帶一提,正如施密德和麥金農特意說明的那樣,宇航員不能只把乾燥的糞便扔出氣閘艙就了事,因為這些糞便很可能會聚集在航天器周圍並附著在其表面。實際上,糞便會被送上使用過的貨運飛船,這些貨運飛船足夠重,能進入大氣層,並“像流星一樣”焚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