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旗艦項目巡禮:馬尼拉帕西格河橋竣工通車,中菲經貿合作有望進一步加強

2022年05月13日22:21

  原標題:“一帶一路”旗艦項目巡禮之二 馬尼拉帕西格河橋竣工通車 中菲經貿合作有望進一步加強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胡慧茵 報導 中國和菲律賓的友好關係再次得到展現。

  5月11日,費迪南德·羅慕爾德茲·馬科斯(下文稱“小馬科斯”)宣佈在總統選舉中獲勝。同日,中國方面發來賀電。小馬科斯在12日接待了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黃溪連。

  小馬科斯表示,中菲兩國是傳統友好鄰邦。他表示,自年輕時便開始接觸中國,長期關注中國發展,對中國取得的巨大發展成就深表讚賞。小馬科斯稱,始終高度重視菲中傳統友誼,願與中方一道努力,進一步發展菲中關係,密切溝通交流,深化務實合作,並對菲中關係的未來充滿信心。

  中菲近鄰,多年來始終保持著友好的務實合作關係。兩國深化共建“一帶一路”倡議,並與菲律賓“大建特建”計劃深入對接。當前,中菲兩國已經開展了近40個政府間合作項目,涵蓋抗疫、救災、公路橋樑、農業合作等多個領域。

  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近期竣工的帕西格河橋,更是標誌著兩國在“一帶一路”倡議框架下,與“大建特建”計劃對接取得新的重大進展。

  在中國政府援菲比諾多-因特拉穆羅斯(B-I)橋(帕西格河橋)4月5日舉行的竣工通車儀式上,黃溪連大使表示,大橋的建成將不僅有力促進當地互聯互通,推動菲經濟和民生恢復,而且有利於增進民心相通,加深兩國人民之間的信任與友誼。他表示,未來一段時間,將會有更多的中菲合作項目不斷落地,轉化為更多的惠民成果。

  談到帕西格河橋的重要性,暨南大學國際關係學院華僑華人研究院副院長、菲律賓研究中心主任代帆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帕西格河橋樑是中國援建項目中建設進展比較順利的項目,給其他中菲項目起到一個標杆性的作用,“竣工通車後,有望成為馬尼拉新的地標建築。”

  被稱為“中菲友誼橋”的帕西格河橋,是“一帶一路”倡議的標誌性工程,它將見證著兩國合作邁上怎樣的新台階?

  “友誼之橋”成重要交通樞紐

  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帕西格河穿城而過。橫跨在該河上的帕西格河橋,成為了該區域新的交通樞紐之一。

  據悉,帕西格河橋項目其實是兩座橋樑,分別是比諾多-因特拉穆羅斯大橋和埃斯特熱拉-潘塔里恩大橋。帕西格河橋項目從2018年7月開始施工。繼去年7月埃斯特熱拉-潘塔里恩大橋完工之後,比諾多-因特拉穆羅斯大橋也終於在今年4月完工。

  從外形來看,帕西格河橋的造型十分鮮明。黃溪連大使曾介紹,中方承建企業在不破壞曆史風貌的基礎上,把現代建築技術與橋樑景觀設計巧妙結合,主橋兩片拱肋斜靠在一起,寓意中菲兩國友好互助。

  精妙的外觀設計下,帕西格河橋的實用性更是外界關注的焦點。菲律賓公共工程與公路部聯合項目管理辦公室項目主管卡斯蒂略曾表示,大橋是菲律賓人民多年的夢想,能讓普通市民受益。

  為何帕西格河橋備受重視?或許這跟它們所處的位置有關。據悉,帕西格河橋的一側是始建於16世紀的西班牙王城,是著名的曆史街區;另一側,連接著比農多區,這裏有約500年曆史的唐人街,且比農多區還曾是馬尼拉商業中心。

(帕西格河橋一側是著名的曆史街區,另一側是馬尼拉商業中心。資料圖片)
(帕西格河橋一側是著名的曆史街區,另一側是馬尼拉商業中心。資料圖片)

  廈門大學南洋研究院副院長教授施雪琴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表示,在帕西格河兩岸,旅遊業、金融業較為發達,而馬尼拉的CBD馬卡蒂商業程度發達,該區域每天大概有400萬人流動,會造成很大的堵塞。

  除了其地理的特殊性,過去帕西格河交通設施的陳舊,也凸顯了帕西格河橋的重要性。據中國方面的數據,帕西格河橋採用的是菲律賓標準和技術規範,設計時速為40公里/小時,雙向四車道,分為左右兩幅,而項目通車後日均車流量將達到3萬輛。施雪琴向記者表示,“以前帕西格河橋上也有橋樑,但主要是兩車道,且路面很窄,因此交通堵塞情況十分嚴重。而新橋是四車道,相比之前更為寬敞,能夠極大地提升交通運輸的效率。”

  此外,代帆向記者表示,由於帕西格河流經大馬尼拉市,途經馬尼拉港和景點中國城和西班牙王城,因此橋樑能夠極大地緩解中國城和王城地區的交通擁堵情況,促進旅遊業。據瞭解,旅遊業是菲律賓的支柱產業之一。2021年,菲律賓旅遊業產值較2020年成長129.5%,達410億美元。

  以橋帶新基建

  作為中國政府援建的惠民工程,帕西格河橋的竣工有助於緩解當地交通擁堵、降低居民生活成本,提升河流運輸。

  事實上,基礎設施不足一直是菲律賓的心頭之痛。代帆向記者表示,多年來,由於菲律賓財力較為有限,其國內基礎設施建設十分落後,交通擁堵問題嚴重,以至於影響菲律賓經濟發展。至於馬尼拉市內交通的堵塞程度,曾在此居住過的代帆體會很深,“具體而言,馬尼拉的擁堵往往會導致車程時間是正常情況下的兩倍以上。”

  代帆表示,交通擁堵往往會帶來巨大的經濟損失,影響經濟運行,例如菲律賓不少地方的農副產品本來價格低廉,但由於交通不便,導致運輸成本高昂,最終產品售價高出不少。

  而這種情況從2016年開始發生變化。過去這六年里,中菲兩國確立了全面戰略合作關係,深化共建“一帶一路”倡議同“大建特建”規劃對接,合力推進基礎設施建設等重大項目合作,中菲雙邊貿易額翻了一番。其中,今年4月比諾多-因特拉穆羅斯(B-I)橋的竣工,更意味著“一帶一路”倡議和“大建特建”計劃對接取得重大進展。

  對此,廣西民族大學東盟學院博士蔣琛嫻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帕西格河橋還是中菲友誼的象徵,“橋樑項目彰顯了中國強大的基礎設施建設能力,對增進中國在菲律賓人民心中的形象、增強中菲互信、推動中菲經濟合作項目的進一步落實,具有重要意義。”

  代帆也持相近的觀點,“標誌性項目的建成,將增強政府後續繼續實施工程的動力。”在帕西格河橋這個樣板項目的引導下,中菲兩國還做了不少基礎設施的合作項目,如地鐵、大壩等。

  其中,去年6月正式施工的菲律賓卡利瓦大壩,就是中菲政府間合作框架下的重點基礎設施項目,是菲律賓“大建特建”計劃旗艦項目,也是菲新百年水資源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施雪琴向記者表示,中菲雙方正在建設的卡利瓦大壩,不僅會促進當地就業的發展,帶來基礎設施建設融資方式的創新,還會推動當地原材料產業的發展。

  “建設基建項目往往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其中涉及原材料、新技術等領域。”廣西民族大學東盟學院副院長葛紅亮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在進行帕西格河橋樑建設的過程中,兩國可以互相運用原材料,其次是中國標準化的技術有機會向菲律賓進行技術轉移。

  據悉,中菲合力推進近40個政府間合作項目,目前已經完成16個,其他項目正在實施或規劃。可以預見的是,中菲兩國將有更多合作項目繼續推進,兩國的互通水平也會進一步提升。

  經貿合作拓展新空間

  “一帶一路”倡議與菲律賓“大建特建”計劃深入對接之後,一批重點基礎設施和重大商業投資項目取得進展。蔣琛嫻直言,良好的基礎設施、便利的交通條件是經濟發展的先決條件。基礎設施的逐步完善將改善菲律賓的營商環境,有利於吸引外資,拉動經濟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投資和貿易是菲律賓經濟走出疫情影響的重要原因。5月12日,菲律賓統計局公佈國內生產總值(GDP),較上年同期增長8.3%,增幅超過市場預期。該數據與去年第四季度相比,環比增長了1.9%。

  貿易和投資的重要性,從數據占GDP的比例可以看出。據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報告,2020年投資額占GDP比例為25%,且呈現上升的趨勢。據菲律賓統計局(PSA)最新數據顯示,2021 年全年,菲外貿總額同比增長24%至1924.2億美元,該數據占GDP比例超過50%。

  另外,根據菲貿工部統計數據,2021年,中國仍為菲最大貿易夥伴和第一大進口來源地,並上升為菲第二大出口市場。該年度,中菲貿易總額達383.4億美元,同比增長24.9%,占菲對外貿易總額的比重提升至19.9%。從貿易類型來看,菲律賓向中國出口的主要是製造業產品、礦產品、農產品、漁業產品等。

  對此,施雪琴表示,中菲在經貿方面存在很大的互補性,做好基礎設施之後將彌補過去的弱項,促進兩國產業互補,“除了農業產品,菲律賓的林業和漁業都有廣闊的發展前景。”

  葛紅亮也向記者表示,“菲律賓是典型的農業國,其實其國內有很多優勢產業,但由於基礎設施落後等原因,導致菲律賓的農業競爭力不強。若未來基礎設施逐步完善,中菲兩國在農業方面還將有很大的合作空間。”

  “帕西格河橋樑項目相當於中菲‘一帶一路’項目對接菲律賓‘大建特建’基建計劃的一個落點,若之後繼續推進其他基建項目,將有望得到質變的效果。”葛紅亮向記者預測,圍繞著基礎設施的發展,菲律賓還打造了部分產業園,由此可能會形成新的合作契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