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者:美國霸權擴張導致俄烏衝突

2022年05月15日15:06

參考消息網5月13日報導 美國《外交》雙月刊5-6月號發表題為《霸權的代價:美國能學會運用其實力嗎?》的文章,作者是美國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羅伯特·卡根。文章稱,俄羅斯的決定是對冷戰後美國及其歐洲盟友霸權不斷擴張的回應。對烏克蘭的武力行動是在美國一直並仍然發揮主要作用的歷史和地緣政治環境下發生的,美國人必須努力直面這一事實。全文摘編如下:

對烏克蘭的武力行動是在美國一直並仍然發揮主要作用的歷史和地緣政治環境下發生的,美國人必須努力直面這一事實。

對美國力量的批評者來說,美國的最佳應對方式是縮小其在全世界的陣地,甩掉對其他國家應承擔的海外義務,充其量作為一個遙遠的海外平衡者。但這種“現實主義”處方存在一個非現實主義核心:它沒有反映出全球實力和影響力的真正本質。這一本質是後冷戰時代大部分時期的特徵,至今仍支配著全世界。

美國在冷戰期間已是唯一真正的全球超級大國,擁有無與倫比的財富和實力,以及廣泛的國際聯盟。因此,對於尋求重獲失去的影響力的俄羅斯來說,美國是一個巨大障礙。

縱觀美國歷史,美國人往往沒有意識到美國的實力對世界其他國家的影響。他們驚訝地發現自己成為被怨恨和被挑戰的對象。

美國人可以通過更有效地發揮美國影響力來減輕這些挑戰的嚴重性。但如果他們不研究俄羅斯發生了什麼(而這需要繼續就美國實力的影響進行辯論),就仍然難以認識到華盛頓應如何在世界上行事。

那麼,美國怎樣激怒了俄羅斯?

冷戰結束後,正當西方充滿幻想以及俄羅斯奮力適應一個新世界時,生活在德國以東的緊張不安的人們——波羅的海國家人民、波蘭人、羅馬尼亞人和烏克蘭人——卻認為冷戰的結束僅僅是他們數百年鬥爭的最新階段。

在他們眼中,北約並不過時。這與美國在冷戰後的霸權現實有很大關係。

在二戰結束後的70多年里,美國這個全球霸主不能像它可能希望的那樣靜靜離開舞台。不管願意與否,美國人都是一場永無休止的權力爭鬥的一部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