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衝突疊加貿易保護風險,小麥期貨快速上漲 ,我國受影響嗎?

2022年05月17日20:10

圖/ic
圖/ic

小麥期貨價格正在經曆一輪快速上漲。本週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BOT)小麥期貨主力合約大漲5.94%,漲至接近1250美分/蒲式爾的高位。今年以來,CBOT小麥期貨已經累計漲超60%。

年初以來俄烏衝突對全球糧食供應造成衝擊,而近期糧食大國印度宣佈禁止小麥出口的消息進一步加劇了市場對於全球糧食供應短缺的擔憂。分析認為,由於我國小麥和水稻自給率高且儲備糧庫存充裕,糧價受海外影響可控。

俄烏衝突疊加印度出口禁令,小麥期貨年內漲超60%

本週一(5月16日),CBOT小麥期貨主力合約大漲5.94%,從前一日收盤價1180美分/蒲式爾漲至1247.5美分/蒲式爾。這已經是CBOT小麥期貨自5月10日起連漲五日,累計漲幅超過14%。

5月17日早間,CBOT小麥期貨主力合約延續漲勢,日內最高接近1270美分/蒲式爾水平;隨後有所下跌,截至北京時間下午16時報1246美分/蒲式爾左右。

事實上,自年初以來,CBOT小麥期貨已經開啟連續上漲模式,年初以來漲幅超過60%。尤其是2月初至3月8日期間漲幅尤為迅猛,近一個月時間內漲近70%,3月8日達到階段高點1363美分/蒲式爾。3月中旬開始基本維持在1000-1200美分/蒲式爾區間範圍內波動,直至本週漲破1200美分/蒲式爾。

年初以來的小麥期貨漲勢與俄烏衝突的全面升級有關。俄羅斯、烏克蘭均為小麥重要的出口國,俄烏衝突對全球小麥供應造成壓力。不僅僅是小麥,玉米、大豆等其他農產品期貨價格也持續走高,CBOT玉米期貨年初以來漲超35%,CBOT大豆期貨年初以來漲超20%。

印度禁止小麥出口的消息則助推了本週以來小麥期貨價格的快速上漲。印度外貿總局(DGFT)於5月14日發佈的一則通知宣佈,將小麥出口列入“禁止”類別,即時生效;同時,作為過渡性安排,當日前已簽發的不可撤銷信用證(ICLC)出口可以繼續,另外,在印度中央政府批準下,可以應其他國家政府的要求出口一部分小麥以滿足其糧食安全所需。

根據美國農業部(USDA)的數據,印度是世界第二大小麥生產國,擁有世界糧食儲備的約10%。印度的禁令讓市場對全球小麥供應的擔憂加劇。

中信建投期貨分析師田亞雄指出,導致印度小麥出口政策改變原因包括異常幹旱氣候、通脹以及印度大選。根據USDA的報告稱,3月以來的極端高溫比正常情況提前幾週到來,合計占全印度產量25%的旁遮普邦和哈里亞納邦在小麥開始灌漿時達到了有記錄以來的最高溫度,影響小麥產量。另外,當前印度的物價水平也在持續走高,小麥無論是國內的批發價格還是出口價格都達到了新高。隨著旱情逐漸擴大以及糧價的不斷上漲,印度政府也在逐漸轉向保障國內供應。

已有國家獲得了印度出口禁令的豁免,包括全球最大的小麥進口國埃及。

據央視新聞報導,當地時間5月17日,印度政府決定,於5月13日或之前已交海關查驗並在海關係統備案的小麥貨物準予出口。政府還允許將一批小麥運往埃及,這批小麥已經在港口裝載。

未來小麥價格將如何變化?俄烏衝突未解決背景下或長期影響市場

儘管是小麥生產大國,但印度並非小麥出口大國,其出口量在2021年僅占全球3%。重要的小麥出口國包括俄羅斯、歐盟、澳州、烏克蘭等國家和地區。

不過,自俄烏衝突發生以來,印度小麥出口增長創紀錄,幾個月來,全球買家一直寄希望於印度的小麥供應來幫助彌補因俄烏衝突而受到嚴重影響的全球供應短缺。

USDA於5月12日發佈的世界市場與貿易報告預測,2022/23年度全球小麥出口將達到創紀錄的2.05億噸;預計俄羅斯將連續第三年成為最大的小麥出口國,達到3900萬噸,其次是歐盟、澳州、加拿大和美國;烏克蘭小麥出口量將從2021/22年度的1900萬噸減少至2022/23年度的1000萬噸;印度的小麥出口將繼續強勁,USDA預計2022/23年度印度小麥出口量為800萬噸。

未來小麥價格將如何變化?田亞雄提出,在印度對小麥實施出口限制後,該國小麥出口數據或大幅下修,這或將進一步推高糧食價格。短期來看,印度限制小麥出口或引起盤面出現一定程度的擾動。當前印度由於出口量相對較少,區域價差上可供出口的範圍也較為有限,且可以接收其品質的進口國別也有待提高,短期想通過出口改變全球供需結構可能性不大。中期來看,雖然印度的影響有限,但是全球小麥的供需情況卻呈現步步收緊的趨勢。長期來看,印度作為糧食大國之一,其進出口的動作也將影響市場,在俄烏衝突持續發酵尚未解決的背景之下,對於糧食乃至大宗商品的供給顯得尤為重要。

另外一個需要關注的問題是全球通脹問題。廣發證券分析師郭磊指出,全球通脹會導致部分國家食品CPI上行過快,被動進行糧食出口管製;而出口管製會進一步助推全球通脹。其預計,未來10年通脹彈性大概率將有所擴大,中樞將有所抬升,這一點將對大類資產產生深遠影響,低傳統通脹是過去10年資產定價特徵的基礎前提之一,它導致全球貨幣政策缺少約束,利率單邊低位,資產久期不斷被拉長,未來可能會不同,至少有一些因素需要重新評估。

我國是否受國際小麥價格上漲影響?分析稱對我國影響可控

國際小麥價格上漲對於我國有何影響?郭磊認為,以USDA口徑下的進口量/國內消費表徵進口依存度,2022年我國水稻(大米)、小麥、玉米進口依存度分別為4%、7%、6%。按照國際標準,一國糧食儲備量應占當年糧食消費總量的18%,而我國主糧儲備體量大致相當於國際雙倍標準。鑒於我國小麥和稻穀兩大口糧品種兼具種植面積廣、產量基數大等特徵,自給率高以及儲備糧庫存充裕,能夠保證我國糧食消費基本需求。因此本輪糧食價格上漲受海外直接影響可控,近期糧價上行或主要反映春耕時節國內疫情衝擊、原油、化肥等原材料價格上行對於農作物種植的間接影響。

另外,由於糧食占我國CPI權重較低,糧食價格本身對國內CPI直接影響有限,應主要關注其對豬肉等的間接影響。未來值得注意的是玉米、豆粕等飼料成本上行或引起豬週期共振,從而加劇通脹上行壓力。

東北證券分析師王瑋認為,如果全球糧食供應鏈無法穩定運行,將嚴重威脅全球糧食安全,從而進一步推升糧價。儘管我國糧食庫存總體較為充裕,但近年來在需求強勁增長帶動下,玉米、小麥進口量明顯增多,國內糧價與海外市場的聯動性越來越緊密。海外糧價的持續漲勢將傳導至國內,但在我國政府宏觀調控下,出現國內糧價暴漲暴跌的可能性不大。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顧誌娟 編輯 陳莉 校對 李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