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汽埃安,想進新勢力當大哥

2022年05月17日09:24

三月末,廣汽集團總經理馮興亞給埃安混改定了一個“小目標”,至少要把現在的“蔚小理”變成“埃小蔚”。

如果說本是老大哥的蔚來被排到第三位聽了會有點不爽,那理想肯定更氣,畢竟連當新勢力禦三家的名,都被馮興亞給除了。

但有銷量就是能“為所欲為”,在新勢力銷量普遍遭重創的4月份,如果把埃安也算作新勢力之一,那其確實是唯一一家在這個動盪月份里銷量破萬的品牌。

不過在銷量的暗面,埃安想把“大哥”這一頭銜穩住,當前所暴露出的問題似乎也不容忽視。

新勢力的“甜蜜煩惱”,被埃安“熬糊了”

燃油車時代,相中哪款車當天付定金,第二天甚至是當天就到店提車並不是什麼罕見場面,但到了新勢力身上,從付定金開始再開始排產,隨後短則數月長則半年一年的漫長提車等待,今天已經越來越常見。

不難發現,隨著新能源汽車C端市場爆發,不同於工廠遍佈世界各地,供應鏈體系根深蒂固的傳統車企,今天的不少造車新勢力都或多或少遇到了一個“甜蜜的煩惱”,即產能問題。

天眼查APP顯示,廣汽集團在廣汽埃安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持股高達78.86%,雖算不上“根正苗紅”的造車新勢力,但今天諸如此類的“甜蜜煩惱”敲起埃安家的大門,卻格外響亮。

上個月有稱是“在2月支付定金,現在卻被要求加價一萬提車”的易車網友發帖曝光了自己購買埃安AION Y時遭遇的困擾。

從其向客服的資訊可以看到,對於加價問題,客服先是表示,如果在3月4日之前支付的排產定金,並後期沒申請修改配置是不受影響的。

不過客服隨後的一句具體的價格要以店端為準,這套讓人直呼內行的“太極拳”似乎是說了什麼,但又什麼也沒說。

為何具體價格還要以店端為準?該網友表示,“現在經銷商說廠里和他漲價,他不能虧錢,廠里又推說以經銷商價格為準。”

在有人指出“果斷退訂”後,該網友又表達了另一側隱憂,“退訂正好兒子店按新價格賣車,血賺”。

如果該網友表述事件屬實,那麼不難發現,這出主機廠跟經銷商聯手把車主架在火上烤的戲碼,妥妥就是一套新時代的“加價提車”潛規則。

雖說該網友的爆料僅是一面之詞,我們並未找到更多埃安方面的官方回應,暫時不方便對事件真實性予評,但是反轉還在繼續。

畢竟該車主的經曆,並非個案。

談擎說AI不僅是在其他汽車論壇上找到了不少車主爆料的相似問題,5月6日,洛陽市市場監督管理局12315指揮中心同樣發佈了一起關於埃安“加價提車”的實錘案例。

據洛陽市市場監管局12315指揮中心發佈稱,3月23日,消費者方女士反映其於3月4日在洛陽瀍河埃安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繳納4999元訂金,訂購廣汽品牌埃安型號新能源汽車,約定價格為129800元。

到提車時店方稱車輛漲價了,方女士必須高於之前承諾的汽車全款價格才能提車,方女士對該4S店讓其加價提車不滿,與商家協商無果後,便撥打12315熱線求助。

接到投訴後,轄區車輛交易所執法人員立即進行調查處理,經調查,方女士所述屬實,經過執法人員調解,目前該4S店已按照合同原價給其提供新車。

關於埃安的交付漲價問題,汽車行業分析人士徐偉(化名)向我們表示,“交付加價”有點像是期房,最不濟也就是對低價合同違約,然後高價再出售還是能賺到。

但如果一個汽車品牌可以做到供不應求了,從公關和品牌層面來講,靠違約來多賺點就像是撿芝麻丟西瓜,得不償失,也因此,很少有新勢力車企會這樣做。

埃安會出現“有車不交”的現象,很尷尬的原因在於跟很多新勢力推崇直營模式不同,其背後的經銷商體系太過龐大。

徐偉認為,經銷模式里,經銷商往往追求的是面上利益最大化,不會去考慮太多品牌形象層面的東西,這對於供不應求且近期價格不穩定的新能源汽車市場而言,諸如“加價提車”等負面問題就很容易暴露出來。

但是像這樣的問題需要怎麼解決?談擎說AI認為,大致有兩個方向可以分別延展思考。

首先是讓新品牌的銷售體系獨立出母公司經銷網格,不過對於傳統合資車企而言,其背後的經銷體系龐大且深入,後續新品牌突然不再給經銷商,可能會引發更大的問題,因此完全擺脫經銷體系似乎並不太實際。

解決“有車不交”問題的根本,似乎還是要落到產能上,供能應求了問題也自然能夠迎刃而解。

事實上這一點廣汽也正在做,在廣汽集團於3月10日披露的投資者關係活動記錄表中,關於埃安的產能問題,廣汽方面表示,埃安在2021年產能還僅有10萬台,公司將加速產能佈局,目前已啟動第二工廠建設,計劃於2022年12月竣工投產,屆時埃安年產能將達到40萬輛/年。

不過其同樣表示,目前埃安仍有大量的未交付訂單,部分車型下訂後需等待較長時間才能交付。

那麼對於今天已經有了加價交付“前科”的埃安而言,那些還在持續為埃安買單的車主們,是否還需要在未來幾個月裡一併購買被廠家與經銷商聯手架在火上烤的風險?這似乎是埃安需要儘早向消費者們說明的。

如果說產能對應的是未來,那麼今天,已經能夠起量的埃安在現存車主方面,客觀的隱憂似乎是也在凸顯。

“鎖電”跟“鎖樁”,那些被埃安鎖住的市場基礎

根據車質網信息顯示,廣汽埃安AION S自今年開始,與“限制續航”相關的投訴問題已經超過十條,2019款的AION S也是這一問題相對集中發生車型之一。

比如4月11日的埃安AION S 2020款 魅 580車主投訴稱,2020年11月首保後,廣汽埃安汽車有限公司在未告知客戶並經客戶允許的情況下,對大批的廣汽埃安AIONS車型通過後台OTA升級電池管理系統(BMS)等,人為降低汽車動力電池可用容量。

據稱當前其愛車相較於460KM的官方NEDC續航,已經只能跑不到300KM。對此,廣汽埃安廠家回覆表示,將盡快協調當地銷售店與該車主進行核實處理。

至於鎖電的可能原因,徐偉認為,常規的鎖電操作今天一般都會集中發生在有了一些年份的車身上,主要是為了降低自燃等風險做出的安全考慮,但確實應該提前告知消費者,保障消費者的知情權。

不難發現,2019款的AION S已經出現了被消費者質疑的現象,那麼由此進一步去推測,雖說今天埃安賣出的新車還暫未被大量曝出“鎖電”問題,但如果愛車從購入僅三年左右的時間就會遇到“鎖電”問題,買電車的性價比還究竟何在?這也許同樣是埃安當前無法迴避的問題。

不僅如此,埃安似乎是在近來跟電池較上了勁,除了“鎖電”之外,埃安似乎還出現了對充電樁樁“鎖權益”的問題。

近日,天津一位埃安車主付先生向安徽城市之聲《汽車315》節目組反映,在去年1月購車時,埃安廠家贈送了免費的充電樁安裝,在同年10月份申請安裝後,由於申請電表、疫情等客觀因素,直到今年3月也一直沒能順利安裝。

不過終於一切就緒,在付先生聯繫4S店安裝充電樁,卻被告知免費安裝權益已經過期。

至於具體原因,一位名為“充電樁安裝客服”的微信用戶向付先生表示,“因個人原因三個月之內未安裝的,本次報裝作廢,如需安裝請下載廣汽App從新申請報裝”。

令付先生不解的是,疫情不能出去,也不能聯繫安裝,這不是自己的過錯,何談“個人原因”?

直到今天,我們仍並未找到廣汽埃安方面對這一事件的回應,因此暫時對事件真相保持進一步的觀望態度。

不過如果屬實,那麼埃安方面在處理該事件時,似乎的確有些不近人情。

其實做純電汽車,很大程度上一個底層問題就是補能,無論是Tesla已佈局多年的超充網格,還是蔚來另闢蹊徑的換電模式,其實都是在為新能源汽車普及做一個前瞻性的基建。

那麼在自營補能基建上,埃安有做出什麼服務車主的舉措嗎?

“在高功率充電樁建設方面,廣汽願意敞開懷抱,與更多夥伴共同探討和分享超級快充技術體系,為推進整個行業電池充電便利性的技術進步,加實現國家“碳達峰、碳中和”的宏偉目標,貢獻廣汽的力量。”

從廣汽集團的投資者關係活動記錄表來看,其答案似乎很明確,那就是沒有。

總的來看,如果說被埃安“鎖電”鎖住的,可能是產品不自信背後的安全風險,那麼若因疫情“鎖住”消費者本應有的免費安樁權益,則似乎是直指了廣汽埃安頗有些冰冷決絕的售後姿態。

畢竟在疫情之下,很多行業與企業,都一直默默堅守著將疫情歸因於不可抗力因素,這樣一層企業與社會責任。

也因此,在希望能用廣汽埃安成就“埃小蔚”之前,煩請馮興亞先生,在今天先正視一下這些消費者們待解的焦慮吧。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