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購和仁科技投資者驚呼不懂 通策醫療大跌7.67%創兩年新低

2022年05月17日00:09

雖然和仁科技的收購對價對其二級市場股價折讓較高,但從收購估值角度看,和仁科技的收購價格並不便宜。

5月15日晚,通策醫療發佈公告,公司與和仁科技(300550.SZ)控股股東磐源投資簽署《股份轉讓協議》,作價7.69億元,受讓和仁科技29.75%的股份。在本次交易完成後,通策醫療將成為和仁科技第一大股東。

一樁收購案,呼應了當下市場熱門的“A並A”熱潮。

根據和仁科技5月16日最新收盤價,前述收購價格對二級市場仍有12%的折讓。

然而,“買主”與“標的”二級市場表現卻南轅北轍。

截至5月16日收盤,通策醫療(600763.SH)大幅收跌7.67%,報125.88元/股,創出兩年新低;而和仁科技卻收漲6.01%,其5月以來累計上漲幅度達到30%。

通策醫療的收購遭到二級市場用腳投票,一家醫療機構跑過去收購一家計算機軟件公司被投資者認為“難以理解”。

對此,通策醫療證券部人士告訴記者,通策醫療有較多的診所業務條線,能與和仁科技存在較好的協同效應。

不過,該人士也告訴記者,由於該事項或尚未完成盡職調查,收購行為仍然存在不確定性。

截胡式“A並A”

通策醫療出手收購之前,和仁科技早就有賣身打算。

去年12月,和仁科技控股股東磐源投資與科學城(廣州)信息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學城信科集團”)簽署協議,磐源投資將其持有的7940萬股公司股份轉讓給後者,轉讓總價10.78億元。

今年3月,和仁科技公告公司股權轉讓集團不被要求進行經營者集中審查,收購計劃政策障礙消除。

然而一個月之後,和仁科技公告,與科學城信科集團的股權轉讓意向合同延長一個月,疑似收購出現不利情況。

此時,和仁科技暗中接洽新買家通策醫療。

根據通策在近期投資者關係列表中披露的內容,通策醫療與和仁科技原或僅打算進行業務合作,但雙方認為普通的合作難以觸及更深層次的業務需求,股權交易便由此成行。

那麼,半路殺出的通策醫療以截胡方式收購的,究竟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

公開資料顯示,和仁科技成立於2010年,主要負責為醫院提供數字化改造綜合解決方案。公司客戶以301醫院、西京醫院、同濟醫院、華西醫院、湘雅醫院、湘雅二院、浙醫二院等國內一流知名醫院為代表,為醫療機構與醫療衛生管理及協作機構的數據採集、融合、處理、存儲、傳輸、共享和應用提出基於自有核心繫統的整體解決方案。

從業績成長角度看,和仁科技可謂乏善可陳。

2019年-2021年,和仁科技營收原地踏步,2019年自4.41億元提升至2021年4.64億元,淨利潤則分別為4123.48萬元、4314.28萬元、3480.73萬元,同比增長率分別為1.96%、4.63%和-19.32%。

此外,根據收購預案,和仁科技原控股股東和其實際控制人承諾現有業務在2022年、2023年、2024年實現淨利潤不低於3500萬元、4000萬元、4500萬元,三年合計不低於12000萬元。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發現,雖然和仁科技的收購對價對其二級市場股價折讓較高,但從收購估值角度看,和仁科技的收購價格並不便宜,依據其2021年盈利計算,通策醫療收購和仁科技的市盈率高達74倍;即便以2024年收益估算,收購市盈率仍然在50倍以上。

效仿“梅奧診所模式”超前佈局

收益角度難以解釋收購案的合理性,通策醫療與和仁科技可能產生的協同效益備受關注。

根據5月15日晚間披露的一份投資者調研記錄,通策醫療將其稱為“服務於集團未來幾十年的戰略規劃佈局”。

一位醫療行業人士告訴記者:“可能是一些精準營銷服務,兩家企業都在杭州,通策一直都將杭州作為根據地。所以他們首先考慮的肯定是把杭州本地業務做強。”

這一說法也呼應了通策醫療董事長呂建民此前在《致通策醫療全體股東的公開信》中所提到紮根杭州的提法。

“我們今天集中在浙江,尤其是集中在杭州地區,便沒有人是對手,無論是民營的還是公立的。”呂建民在信中表示:“妙佑(原譯為“梅奧”,指“梅奧診所”)CEO Dr. Noseworthy 在回答ABC 電視台記者時說,(梅奧)確實想擴展其規模,但一定會堅持羅切斯特大本營。”

值得注意的是,呂建民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表達對梅奧診所模式的推崇,如在年報中稱“希望通過三個十年的努力,成長為中國的梅奧”。

而在對併購意圖的解釋中,呂建民又再次提及梅奧診所。

“通策的信息系統有很多想做卻無法實施。併購後可以參考梅奧模式,實現完全閉環的統一管理系統,和仁的杭州醫療雲、湖州醫療雲、健康雲等項目都是很好的業務基礎。”呂建民在前述調研記錄中表示。

據悉,梅奧診所以歷史上多次改革世界通行的病曆系統為人所熟知,包括其近年的企業數字化改造也為業內積極討論。

從2015年開始,梅奧診所曾耗資15億美元,耗時四年時間,將旗下90家醫院的病曆系統統一遷入“EPIC”系統,並將總部大樓改建為“培訓和指揮中心”用於電子病曆系統的培訓。近年,梅奧診所為統一系統數據庫接入AI人工智能算力,用於輔助醫生的診療決策或得出一些新的醫療研究結論等。

不過,梅奧診所的數字化改革卻遭到了較多內外部的質疑,如“耗資耗時巨大”“使用起來沒差別”“病曆記錄上載流程複雜”等,一些海外分析人士也認為此舉象徵意義大於實際。

根據投資者關係記錄,通策將通過收購完成其動態電子病例的雲端化,醫療體系生態構建,以及助力通策打破傳統醫療服務的場景壁壘等。

併購沒有贏得鮮花和掌聲

“情懷”往往是一把雙刃劍。

從一些投資者反響來看,頗有人緣的呂建民,在該筆交易中卻難覓支援者。

“這筆錢哪怕拿去異地收購一家當地成熟的口腔醫院都行啊,或者回購註銷股權”,一位投資者在投資社區平台上表示。

也有投資者稱:“現在用賬上所有的現金去收購一個軟件公司,軟件領域那是巨頭林立,現在對通策醫療是越來越看不懂了。”

從市場預期的角度,醫藥行業在曆經三年牛市之後已經深度回調。而疊加種植牙“集采”傳聞的通策醫療,過去一年股價已經自最高421.99元跌至近期最低點112.53元。

在此期間,呂建民曾祭出超預期增持計劃。截至今年3月28日,自今年1月以來,公司董事長呂建民累計通過二級市場增持公司股票14.95萬股,占公司總股本0.0466%。然而這筆增持在市場拋壓之下可謂杯水車薪。

對於市場眾所期盼的股權激勵計劃,通策方面亦未見任何聲音。

“股價如此之低,為什麼不選擇在此時推進股權激勵。”一位投資者在談及通策資本支出的選擇時表示難以理解。

對此,通策醫療公司相關人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股權激勵現在還沒接到通知,但肯定會有。”

(作者:趙雲帆 編輯:朱益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