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爾的「救世主」,工資太高了嗎?

2022年05月20日08:54
基辛格與傳奇CEO格魯夫
基辛格與傳奇CEO格魯夫

  英特爾花高價請回來的“救世主”,股東卻反對給他高工資。

  六成股東投票反對

  芯片巨頭英特爾本週提交的監管文件顯示,英特爾股東在上週投票反對高管的薪酬計劃,拒絕認可公司新任CEO基辛格(Pat Gelsinger)去年高達1.78億美元的天價年薪。總計有占34%投票權的英特爾股東參與了投票。其中反對票高達62%(約占17.8億股股票),幾乎是支援票(9.2億股股票)的兩倍。

  股東的不滿情緒還對準了董事會成員。此次股東大會投票結果還顯示,英特爾董事艾莉莎·亨利(Alyssa Henry)只得到了50.4%的支援票,只能算勉強批準續任董事職位。股東對她的不滿主要在於不夠專注,她本職工作是Block執行副總裁,但還同時出任了英特爾、大數據公司Confluent以及遊戲公司Unity等公司的董事會成員。

  不過,高管的薪酬標準是由英特爾薪酬委員會確定,由董事會批準的。股東大會投票只能起到建議的作用,並沒有強製性。去年股東大會的時候,英特爾股東也對高管薪酬投了反對票。因此,基辛格去年和今年的薪酬並不會受到影響。

  雖然股東投票並沒有強製執行力,但也會給英特爾施加來自資本市場的輿論壓力。儘管股東不能直接迫使英特爾給高管降薪,但是失望的他們會用錢包投票,直接影響到英特爾的股價。對於股東的投票結果,英特爾回應說,“公司薪酬委員會認真考慮股東投票的結果,高度專注於彙集與回應股東就公司高管薪酬的反饋。”

  然而,英特爾多數股東嫌棄薪酬太高的這位CEO,卻是他們去年翹首期盼的“救世主”。

  去年1月,英特爾董事會突然宣佈換帥。原VMWare CEO基辛格取代僅僅上任兩年的司睿博(Bob Swan),並在2月15日正式出任英特爾第八任CEO。此次換帥是市場預期之內的,因為2020年英特爾股價累計下滑了17%,與其他科技巨頭股價飆升形成了鮮明對比。這樣的股價表現引發了投資者的不滿,以丹·勒布(Dan Loeb)為首的活躍投資者此前一直在施壓英特爾換帥。

  股價表現是英特爾競爭實力的體現。過去幾年時間,英特爾面臨著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最尷尬的局面。製程工藝卡在10納米無法突破,老對手AMD卻以7納米優勢在服務器領域不斷蠶食份額;而當台積電已經在為Apple製造5納米芯片的時候,英特爾還在糾結於7納米。此外,英特爾的手機基帶芯片無法實現5G商用,迫使Apple與高通達成採購協議,失去唯一客戶的英特爾無奈出售業務;Apple推出M系列筆記本芯片,性能體驗的優勢得到市場認同,短短兩年時間就實現了“去英特爾化”。

  投資者因此希望英特爾換帥。因為司睿博並非技術和產品背景出身,他本是英特爾的CFO。2018年英特爾前CEO科再奇(Brian Krzanich)因為辦公室戀情被迫離職,而原總裁詹睿妮(Renee James)也在2017年離職。沒有接班人的英特爾只能委任司睿博臨時接管公司,等待從外部尋找新CEO;但次年卻令人意外地宣佈扶正司睿博出任第六任CEO。

  失去了技術優勢的英特爾迫切需要變革,重新找回自信。而基辛格的回歸,意味著英特爾重新回到工程師主導的文化,回到了CEO必須親自做過產品瞭解技術的傳統;對於基辛格的回歸,甚至有人將其比作Apple在1997年迎回喬布斯。

  英特爾的“救世主”

  的確,目前沒有誰比基辛格更適合領導英特爾完成變革。早在2018年,外界就呼籲英特爾董事會請回基辛格,找回技術基因與自信。基辛格的職業生涯就從英特爾起步,他在這裏工作了三十年時間;而且,他曾經是英特爾資深技術高管,還是傳奇CEO格魯夫(Andy Grove)親自帶出來的門徒。

  今年61歲的基辛格18歲就加入了英特爾,從最底層的質檢工程師做起,直到擔任第四代80486微處理器的主架構師,32歲就出任英特爾最年輕的副總裁;40歲出任英特爾首任CTO職位,負責打造了英特爾酷睿(Core)和至強(Xeon)等核心芯片產品。2009年,基辛格離開英特爾,出任EMC總裁兼COO,2012年出任雲計算和商用軟件公司VMWare的CEO。在他領導VMWare的八年時間,公司營收規模增長了一倍。

  基辛格官宣回歸出任英特爾CEO的當天,英特爾股價飆升了8%。基辛格首次公開闡述公司戰略轉型,英特爾股價再次飆升了6%。投資者當初對基辛格帶領英特爾轉型的期待可見一斑。此外,基辛格還把VMWare的CTO拉文格(Greg Lavender)帶入了英特爾出任CTO,負責推動英特爾的技術研發創新。

  英特爾今年3月提交的監管文件顯示,基辛格去年(從2021年2月開始計算))的薪酬總額高達1.786億美元;其中包括100萬美元的基本工資、175萬美元的現金獎金、510萬美元的非股權激勵獎金、超過1.4億美元的股票授予以及2910萬美元的期權授予。

  此外,基辛格還有40萬美元的其他薪酬,包括25.7萬美元的住宅安保、5萬美元的交通費以及68.5萬美元的養老金與抵押收入。不過,需要強調的是,基辛格的期權與股票授予都是與業績和股價增長所掛鉤的。

  顯然,為了能將基辛格請回公司,英特爾開出了無法拒絕的合同。他的這一薪酬已經相當於英特爾員工薪酬中值的1711倍。相比之下,司睿博轉正英特爾CEO的第一年(2019年),薪酬總額為6700萬美元(其中股票授予價值6170萬美元),是英特爾員工收入中值的695倍。

  基辛格當然不是每年都能拿上億美元。他今年的薪酬總額是2630萬美元,其中包括125萬美元的基本工資、357萬美元與業績掛鉤的現金獎金以及2150萬美元的長期激勵股權授予。和其他同等規模的巨頭企業相比,這一薪酬大致處在中間水平。

  那麼,基辛格在VMWare的時候掙多少呢?根據VMWare此前提交的監管文件,基辛格最後一年CEO的薪酬總額是1654.2萬美元,其中包括88.5萬美元的基本工資以及1565萬美元的股票授予。這一薪酬水平相當於VMWare員工薪酬中值的115倍。而他此前一年的薪酬總額是4254.9萬美元。其中包括100萬美元基本工資、251萬美元的現金獎金以及4000多萬美元的股票授予;相當於VMWare員工薪酬中值的306倍。

  股價低迷拿不到錢

  可以看到,基辛格加入英特爾所獲漲薪的最大部分就是那筆高達1.4億美元的股票授予,這相當於他在VMMare至少五年的薪酬。英特爾對此解釋說,“薪酬委員會在確定這筆一次性股權授予的時候,考慮到了基辛格離開VMWare所放棄的薪酬價值、他獨有的技術能力、目前人才市場尋找高管的激烈競爭、公司正在轉型的廣度、以及創造股東價值的重要性。”

  實際上,今年3月英特爾提交監管文件時,基辛格的天價薪酬就引發了巨大爭議,招致了股東的不滿。這主要是因為英特爾目前的股價和業績並不能讓股東滿意。

  英特爾2021財年的營收僅僅增長了1%,而股價甚至還較上年同期下跌了18%。由於全球PC市場需求放緩,供應鏈不確定性增加,英特爾第二季度業績指標都低於市場預期水平。而且,隨著過去幾個月美國股市持續下跌,英特爾也未能倖免,今年股價累計下滑了27%,正處在52周低點。

  市場競爭狀況也不容樂觀。AMD在服務器芯片市場以銷售額計算的占有率已經超過了16.5%,比上年同期增加了5.7個百分點。另一方面,英特爾又一次產品延期了,服務器芯片Granite Rapids的發佈從2023年推遲到2024年。AMD CEO蘇姿豐2021年的薪酬總額“僅為”2950萬美元,但她在2019年拿到了5853萬美元(其中包括5300萬美元的股票授予),成為當年的“打工皇帝”。

  實際上,基辛格並沒有拿到上億美元,因為股價低迷直接影響到了基辛格的收入。基辛格那1.4億美元股票授予並不是無條件直接授予,而是與英特爾未來五年的股價表現綁定的。英特爾解釋說,由於股價持續走低,甚至比基辛格上任的時候還低,他目前還沒有拿到任何的股權授予。

  但即便是不滿基辛格天價薪酬的股東也不得不承認,現在是英特爾更加需要基辛格的領導才能,才會不惜重金將他從VMWare挖來。而且,英特爾的扭轉計劃也並非一兩年就能夠完成,基辛格才剛開始工作一年。

  基辛格上任之後提出了數百億美元的扭轉戰略,包括分別投資200億美元在亞利桑那和俄亥俄州建廠,並在積極規劃歐洲工廠項目,計劃推動英特爾接受其他芯片企業的代工訂單。這對原先堅持IDM模式的英特爾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業務轉型。

  按照基辛格的規劃,英特爾有望在2025年之前實現10%的年銷售額增長。但另一方面,短期的業績依然面臨壓力,而且隨著加大資本支出,當前財年可能會出現超過10億美元的負自由現金流。此外,英特爾今年剛剛宣佈斥資54億美元收購以色列特種工藝製造商高塔半導體(Tower Semiconductor)。

  打工皇帝拿天價年薪

  當然,高管薪酬過高引發不滿的問題並不是英特爾所獨有。當企業業績出色,股價走強的時候,股東或許並不在意高管的天價薪酬,認為這物有所值;但當企業業績陷入停滯,市場競爭實力下滑,股價表現低迷的時候,投資者們就會關注起高管的天價薪酬。

  據股東維權機構As You Know統計,去年標準普爾500指數成分股公司中,有16家公司的股東都投票反對高管的薪酬標準。遊輪公司Norwegian Cruise業務在疫情期間遭受了沉重打擊,但這並不影響該公司CEO德爾里奧(Frank Del Rio)在2020年拿到了3640萬美元,同比增長了一倍以上。

  今年以來,AT&T、通用電氣、飛利浦等諸多巨頭公司的股東都對高管的天價薪酬說了不。通用電氣CEO卡爾普(Larry Culp)去年拿到了7300萬美元,58%的股東投票反對他的薪酬標準。就在上週,飛利浦股東投票反對向CEO授予180萬歐元(約合189萬美元)的獎金,因為飛利浦的股價還不到去年同期的一半。

  由於近期亞馬遜財報令人失望,股價出現顯著回落,亞馬遜的活躍投資者也呼籲在5月25日的股東大會上反對新CEO傑西(Andy Jasse)去年高達2.12億美元的薪酬(其中基本工資只有17.5萬美元,絕大多數都是股票授予)。傑西在去年正式接班貝佐斯,出任亞馬遜第二任CEO。

  不過,去年的打工皇帝還不是傑西。Discovery CEO紮斯拉夫(David Zaslav)去年的薪酬高達2.46億美元,其中包括300萬美元的基本工資和1.9億美元的期權授予。相比之下,AppleCEO庫克去年的薪酬總額為9870萬美元,其中包括8230萬美元的股權授予、1200萬的非股權獎金和300萬美元的基本工資。

  貝佐斯、朱克伯格、佩奇與布林等科技巨頭創始人基本不拿公司薪酬,他們的天價財富幾乎完全來自於所持巨額股份的急劇增值。馬斯克的巨額財富同樣主要來自他所持的Tesla股份,來自他與Tesla董事會達成的與股價掛鉤的期權授予協議。隨著Tesla從幾百億美元市值的小公司變成一家市值一度破萬億美元的全球巨頭,馬斯克的個人身價也從200億美元急劇膨脹到突破2000億美元的全球首富。

  但基辛格、傑西、庫克等“打工皇帝”不同,他們並不是企業創始人和大股東,管理著市值數千億甚至上萬億美元的成熟巨頭企業,董事會批準的股票與期權授予是他們財富來源的最重要部分。擔任AppleCEO十年之後,庫克目前個人身價已經超過了15億美元。

  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美國矽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