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永久回味的芹菜炒肉絲

2022年05月23日05:41

仲春時節,疫情突襲姑蘇,風雨如晦,人心惶惶。因為疫情的影響,媽媽作為醫務人員,工作比平時更加繁忙,連在家給我做一頓飯的時間都變得非常奢侈;爸爸外出工作,被疫情阻隔在異鄉。三口之家,漫長的白天里,只剩我一人在家上網課、做作業。

媽媽當然擔心我,是不是好好聽講,作業是否按時完成,有沒有瞎玩,等等,一百個擔心,但她分身乏術,唯一能做的是,到了飯點,自會讓我餓不著,因為借助如今的互聯網技術,美團外賣可以輕鬆地解決吃飯的問題。爸爸也是對我牽腸掛肚,但他更是只有乾著急。

年前,外公在我家的時候,家裡的飯桌很少被外賣鳩占鵲巢,因為外公相信他的手藝不比外賣差,他更知道,他的寶貝外孫女需要更營養的家常菜,而不是那些重口味的外賣。爸爸雖然比不上飯店大廚,但他時常地露一手,也讓我享受到一家人圍坐而食的其樂融融。如今,這一切,因為疫情改變了。只有家裡的那些鍋碗瓢盆可高興了,終於放起了長假,一個個悠閑無比地躺在廚房裡曬著太陽。

一個平常的中午,我如往常一樣,獨自吃著外賣員送來的牛肉炒飯,一邊接受著爸爸媽媽電話裡輪番勸慰: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寶貝女兒在長身體,一定要好好吃飯,一邊極力平息著腸胃的揭竿造反。吃到一半,我開始由衷地想念起外公做的飯菜。

那時,每天放學回家,迎接我的,是外公手下不得半點閑暇的鍋碗瓢盆的奏鳴曲,還有那一桌的家常菜,尤其是幾乎每隔兩天都會有的芹菜炒肉絲。

正當我在神遊時,電話響了,是外公!外公肯定是想我了!我連忙接通:“喂,外公!”“唉!怎麼了,寶寶?”外公聽出了我的異常。“外公,我……我想念您做的芹菜炒肉絲了。”電話那頭不知是信號不好,還是什麼原因,我連叫了幾聲外公,都沒回應。近半分鍾後,再次接通:“外公想辦法去你家好不好?給你做芹菜炒肉絲吃。”我愣了一下:老家離這兒少說也有幾百公里,又有疫情,怎麼可能僅僅為了我想吃一道菜就跑過來呢?但我還是應了一聲:“好的,外公。我等您。”

我想著,這隻不過是一句臨時安慰孩子的謊話而已,還是不相信的好。到了晚上,當我把外公的話告訴媽媽時,媽媽歎口氣,眼圈有些發紅地說道:“我跟他說了一下午,他就是不聽,年紀那麼大,那麼遠的路,又沒有人開車送他過來,現在還有疫情,唉……你這孩子。”我不知所措。

我錯了,錯在認為一切我覺得不可能的事情,就不會有人為我去做。

僅僅一個星期後,熟悉的敲門聲再次響起。“外公回來嘍,給你做芹菜炒肉絲嘍。”打開門,大包小包的菜在外公手裡晃蕩著,一個大大的行李袋把他的背壓彎了。我似乎有些不認識眼前這個老人了,竟然站著不動。“傻丫頭,快幫外公拿東西!”我這才回過神來,手忙腳亂地拎起兩個袋子就往廚房跑。

外公進屋後,還像以前每次來我家一樣,第一件事就是,有條不紊地把從老家帶來的菜放進空曠已久的冰箱。我似乎聽到了廚房裡鍋碗瓢盆的一聲哀歎。

外公走進廚房,摸到灶台上的灰塵,皺了皺眉頭,接著打開鍋蓋,正式宣告鍋碗瓢盆結束休假。洗鍋,熱鍋,倒油,肉絲“嗖”地一下,跳進鍋裡,“嗤”的一聲冒起一陣白煙,隨即鍋鏟迅速地在鍋裡撥拉著。油煙機的轟鳴聲,鍋鏟掃過鍋底的刺啦聲,芹菜和肉絲的合奏聲,這一切構成了我心裡所有的安定和美好。

幾分鍾後,沒有那麼迫不及待,也沒有那麼拖拉磨蹭,芹菜和肉絲瞅準時機,乾淨俐落地從鏟子上滑進盤子的懷抱,油亮、翠綠。“嚐嚐!”外公有點得意地叉著腰站在桌旁。我夾起一塊,芹菜和肉絲、油鹽醬的味道相得益彰,可見它們合作愉快。再夾一塊,嘴裡湧出另一種味道:這是一種由新鮮食材組成的、沒有外賣那樣油膩的味道,是我魂牽夢縈的味道。

我暗想,今天的這盤芹菜炒肉絲,一定會銘刻在我記憶里,永不磨滅!

(指導教師:趙偉)

江蘇省蘇州市振華中學初一(3)班 胡譯之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5月23日 07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