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頻現!專家齊聚達沃斯論壇:全球經濟能否逆境重生?

2022年05月24日19:00

  作 者丨吳斌

  因疫情中斷兩年後,2022年世界經濟論壇年會(達沃斯論壇)終於重返線下。

  在全球面臨能源危機、糧食危機、滯脹風險、疫情等重重挑戰之際,達沃斯論壇於5月22日至26日在瑞士小鎮達沃斯舉行,主題為“曆史轉折點:政府政策和商業戰略”,將聚焦影響多極世界的“前所未有”的地緣經濟挑戰。

  由於今年線下會議會期從1月推遲到5月,前往達沃斯的與會者看到的不再是奇妙的冰雪世界,而是繁花盛開、綠意蔥蘢的春日美景。

  本屆年會將側重於六大議題,分別是:促進全球和區域合作,保障經濟複蘇和塑造新的增長時代,建設健康和公平的社會,保護氣候、糧食和自然,推動工業轉型,充分利用第四次工業革命。

  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兼執行主席克勞斯·施瓦布表示,本屆年會是全球領導者在新形勢下首次舉行峰會,在這一“曆史轉折點”上,該會議將是世界經濟論壇成立50多年來最及時、最重要的一次年會。當下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環境是前所未有的,論壇將聚集全球社會各界重要領導人,探討政府政策和商業戰略。

  動盪局勢下“合作”成重中之重

  需要注意的是,此次達沃斯論壇把“促進全球和區域合作”放到所有議程的最前列,並在眾多會議中佔據了很大比重。全球化的未來、保障全球科學合作、避免全球糧食危機、全球網絡安全展望、冷戰2.0、經濟武器:製裁的用途和有效性等議題發人深省。

  世界正處於一個關鍵的轉折點,全球商業和政府領導人需要共同努力,製定長期的政策和戰略,振興遭受重創的全球經濟,鞏固在推進第四次工業革命方面取得的進展,並應對氣候變化這一全人類所面臨的最大威脅。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稱,目前全球經濟複蘇不同步,開放和合作比較困難,正是在這一特殊挑戰下,達沃斯論壇才更加強調促進全球和區域合作。

  根據達沃斯論壇官方網站,今年有超過2000名來自各國的代表親赴達沃斯參會。在300位政府代表中,預計將有50多位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參會,分享他們對世界的願景。超過1250名來自私營部門的領導者將參加會議,還有近100名全球創新者和技術先鋒也將出席。

  此外,來自非政府組織、社會企業家、學術界、勞工組織、信仰和宗教團體的200多名領導者,以及400多名媒體領袖和報導記者,將作為社會組織的代表參與會議。年會還將彙集年輕一代,論壇全球傑出青年和全球青年領袖社區的100名成員將參加會議。

  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兼執行主席克勞斯·施瓦布表示,隨著疫情等因素塑造著一個多極世界,世界經濟論壇年會將是第一次將全球領導人聚集在一起的峰會,“來自政界、商界、公民社會和媒體的近2500名代表親自來到這裏,這表明我們需要一個可信賴、非正式、以行動為導向的全球平台,共同應對危機重重的世界中的各種問題。”

  供應鏈衝擊亟待解決

  自烏克蘭局勢今年2月24日昇級之後,本已遭遇疫情衝擊的全球供應鏈更是“雪上加霜”,烏克蘭局勢下的供應鏈問題也成了本次達沃斯論壇的焦點議題之一。

  牛津經濟研究院高級經濟學家Lloyd Chan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地緣衝突導致能源、糧食等大宗商品供應中斷,加劇了更大的通脹壓力,全球供應鏈壓力再次上升。鑒於衝突還沒有結束的跡象,預計全球供應壓力將持續到2023年,即使未來衝突結束,製裁也不會很快解除,商品貿易不會很快恢復正常。

  在地緣局勢進一步衝擊下,歐洲正面對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以來最嚴峻的能源危機。達沃斯論壇建議,公共和私營部門必須緊急行動起來,確保能源系統實現富有韌性的轉型。各國必須努力在兩大領域實現多元化——長期來看,要實現國內能源結構的多元化;短期來看,要實現所用燃料和能源供應商的多元化。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發佈的2022年《推動能源系統有效轉型》報告,為了加快向清潔能源供應和需求轉型,更多國家需要製定具有約束力的氣候承諾,打造國內和區域能源系統的長期願景,吸引私營部門投資者參與脫碳項目,並幫助消費者和勞動力積極適應新變化。

  世界經濟論壇能源、材料和基礎設施基準分析項目總監Espen Mehlum 認為:“當前這場能源危機恰好凸顯了能源對人類和經濟的重要性。此刻的關鍵任務在於,在繼續加大氣候行動力度的同時,消除已經變得顯而易見的結構性風險,而政策和投資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任務的成敗。如果能夠優先提升能源效率,加大對清潔能源基礎設施、可再生能源、清潔氫能和新型核能的投資力度,就可以增強能源系統的韌性,並且同時有助於實現減排目標。”

  當然,地緣局勢的影響絕不僅限於能源領域。Lloyd Chan表示,全球範圍內一系列製造活動將受到進一步的供應衝擊,特別是那些已經面臨嚴重短缺的行業,如半導體和汽車等依賴芯片的行業。由於供應中斷,能源和主要建築材料價格上漲,建築企業也受到了直接打擊。

  對於未來,Lloyd Chan向記者預測,供應鏈的複雜性意味著一些行業的困境需要更多時間來解決,預計2022年全球CPI為7.2%,持續的供應鏈問題將使全球通脹壓力居高不下,促使許多央行加息。

  不過,隨著商品需求正常化、收緊的貨幣環境開始產生影響、全球衰退風險上升,預計2023年全球CPI會回落至3.5%,但許多經濟體的通脹仍將高於疫情前2015年-2019年的平均水平。

  全球經濟“滯脹”難題待解

  在地緣衝突、全球緊縮浪潮等風險愈演愈烈之際,世界經濟正面臨重重挑戰,滯脹陰霾籠罩。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4月發佈的全球經濟展望報告中大幅下調了今年經濟增長預期。相較於今年1月,IMF將2022和2023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期分別從4.4%和3.8%雙雙下調至3.6%。其中俄羅斯今年經濟增速展望從2.8%下調至-8.5%,歐元區經濟增速預期則從3.9%下調至2.8%。

  需要注意的是,英國已經成了第一個承認“滯脹”前景的主要經濟體。英國國家統計局5月18日發佈的數據顯示,4月CPI同比上漲9%,創下40年來最高紀錄。英國央行則警告稱,預計物價上漲的速度將進一步加快,10月通脹率預計將達到10.2%。

  在通脹飆升的同時,英國經濟衰退已經“近在咫尺”。儘管英國央行預計2022年第一季度GDP增長0.9%,但由於額外的公共假期和新冠病毒檢測減少,2022年第二季度GDP增長預計約為零,今年最後一個季度更是將下降近1%。英國央行還預計,2023年全年GDP料將萎縮0.25%。2024年經濟將繼續停滯,增長率只有微不足道的0.25%。

  歐洲大陸也將面臨滯脹風險,在烏克蘭局勢升級後,歐洲多國通脹率“更上一層樓”,同時各國經濟增速也不斷放緩。不少歐洲企業生產成本大幅抬升,嚴重侵蝕利潤、打壓生產景氣,一些公司只能被迫減產,甚至停產。

  即使是離戰火較遠的美國情況也不樂觀,儘管今年經濟衰退的風險較低,但美國銀行警告稱,隨著美聯儲收緊政策,未來經濟將“顛簸著陸”,越來越擔心美國2023年的經濟前景,明年有三分之一的幾率陷入衰退。

  邵宇對記者分析稱,雖然地緣衝突背後是政治集團的對抗,但同時也帶來了供應鏈中斷、通脹、經濟增長停滯等問題,全球面臨的滯脹風險不可忽視。

  世界經濟論壇總裁博爾格·布倫德也表示,地緣衝突引發能源危機、通脹高企等一系列問題,進一步拖累世界經濟複蘇。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在危機中尤為脆弱,必須避免今年春天出現的全球增長放緩以衰退告終。

  因此布倫德呼籲,各國應審慎使用貨幣政策,避免貿易保護主義和以鄰為壑的政策,繼續在全球價值鏈上進行合作,以共贏方式推動世界經濟複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