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360:為共建數字經濟社會添磚加瓦

2022年05月24日16:08

隨著數字經濟時代漸行漸近,數據作為第五大生產要素的重要性也日益顯現。5月17日,全國政協召開的“推動數字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專題協商會,再次強調了數字經濟對我國轉向高質量發展的推動作用,支援平台經濟、民營經濟發展的明確信號也再次釋放。在這一主基調下,金融科技企業應如何把握與時代共振的脈搏,如何抓住產業數字化的機遇實現“第二曲線”?如何在實現轉型升級的同時,亦為推動數字經濟發展添磚加瓦?

頭部金融科技平台融360,正在用行動給出答案。

如果說,金融科技的上一個十年,是以消費信貸為主戰場的高速發展期;那麼,下一個十年,這是以To B科技服務輸出的為新戰場的產業數字化轉型期。

穿越不同週期,不斷變化的,是與時俱進的步伐;不變的,是助力實體經濟發展、共建美好社會的初心。

保持與時代共振的步伐

實際上,“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性,早已經被多次提及。

早在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就提出要加快數字化發展,也是“數字經濟”第四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強調打造數字經濟新優勢,協同推進產業數字化和數字產業化轉型,加快數字社會建設步伐,提高數字政府建設水平。

去年3月,《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以下簡稱《規劃》)公佈時,數字經濟成為其中濃墨重彩的一筆,不僅強調要用好數字經濟,發揮數字技術優勢,也明確產業數字進步才是金融科技未來發展的“康莊大道”。

《規劃》提到,要充分發揮海量數據和豐富應用場景優勢,促進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實施“上雲用數賦智”行動。而金融科技以人工智能、區塊鏈、雲計算、大數據等數字技術為代表,依託於此的金融業正是數字經濟的典型體現,金融科技行業完全有能力、有基礎作為表率,將數字技術全面應用於金融產業,賦能包括金融機構在內的實體實現數字化轉型。

在新的政策背景驅動下,金融科技近幾年的轉型發展也在提速。作為“平台經濟”的代表之一,金融科技企業在消費信貸這一“老戰場”之外,也在探索更多“第二曲線”的可能,比如產業數字化輸出與服務。

作為國內起步較早的金融產品智選平台,早期也主要是在信用卡、消費信貸等傳統業務發力,而到2019年二季度,融360聯合創始人、CEO葉大清就在醞釀轉型方向,思考產業數字化佈局,並在2020年初開始涉足電商科技、保險科技、貸後科技等數字業務領域。

“我們定位始終沒變,那就是鏈接用戶與金融機構,服務消費者和小微企業。但以前更多是從借貸端發力,現在是發揮技術優勢,從風控到運營,從數字營銷到信用風險管理,再到智能資產管理,我們在數字化賦能領域持續發力。”帶領融360穿越金融科技高速發展期和深度調整期的葉大清,深知保持前瞻性行業觸覺的重要性,也提早做出預判。

蓄能“謀變”產業數字化

數字經濟帶來天時地利人和,融360的轉型初顯成效。除了傳統的消費信貸、信用卡等核心智選業務之外,其助力金融機構數字化轉型的產業數字相關新業務也已嶄露頭角。

眾所周知,近年來金融機構的數字化轉型需求明顯提速。自2019年以來,“數字化轉型”、“金融科技”、“大數據”、“雲服務”、“區塊鏈”等與關鍵詞,開始開始頻繁出現在主流商業銀行的年報之中。

一方面,是商業銀行對金融科技佈局的戰略級重視;另一方面,是金融科技企業為產業數字化輸出提速“蓄能”。更是銀行們為數字化產業進步“蓄能”的重要信號。

眾所周知,國內中小型銀行、保險等金融機構的數字化能力不足已是常態,而與大型金融機構相比,中小型金融機構的數字化轉型之路通常面臨著人才不足、資源不足、技術不足等多重挑戰。

而這,對於金融科技企業而言,毫無疑問是開展B端產業數字服務的歷史性機遇。相比大型金融機構,中小型機構的數字化雖有各種短板,但也勝在歷史包袱輕,組織架構也相對更容易走通,對金融科技企業數字、技術服務輸出的接受程度更高。

以金融科技平台融360為例,從近兩年的轉型升級佈局看,其業務結構和產品結構相較此前已有明顯變化,To B業務比重持續加大,數字及技術輸出產品種類增加,顆粒度也在不斷細化。

比如,通過全渠道策略(特別是基於社交裂變、私域流量的全渠道協同管理平台),為更多的中小金融機構提供包括產品設計、用戶獲取、營銷、風險管理和用戶服務的一體化解決方案,可在短時間內幫助中小金融機構完成數字化轉型,提升營銷、獲客、風控等業務能力水平,有效降低其數字化轉型的時間成本和財務成本。

據悉,融360的業務範圍已覆蓋金融和非金融行業的數智化轉型、移動金融智選平台、智能AI信貸科技、貸後科技、電商科技、保險科技、信用卡科技、數字科技研究院、綠色金融、農村金融與鄉村振興等。

截至目前,融360全球合作的金融和電商等機構2000多家,包括國有大行、股份製銀行、城商行、農商行、保險、信託、消費金融公司及其他持牌金融機構以及非金融領域的頭部企業。

共建數字經濟美好社會

近十年來,金融科技平台對國內金融機構數字化轉型的推動作用有目共睹。無論是助推消費信貸的便利化、可獲性程度提高,還是助力中小金融機構數字化轉型,金融科技企業發展改進的過程,也是為共建數字經濟社會添磚加瓦的心路曆程。

據《“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占我國GDP比重將從2020年的7.8%目標上升至2025年的10%,明確信息網絡基礎建設優化升級、數據質量提升、數據要素市場培育試點、重點行業數字化轉型提升等十一個專項工程。到2035年,力爭形成統一公平、競爭有序、成熟完備的數字經濟現代市場體系,數字經濟發展水平位居世界前列。

支援平台經濟、民營經濟發展,既對提高商業運作效率、推動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方面發揮重要作用,也是共建數字經濟社會的重要部分。

具體到金融科技行業而言,平台們的產品、服務方式雖在不斷迭代,但通過數字及技術助力實體經濟發展、為普惠金融“降本提效”的初衷並未改變。

來自普華永道的多份金融科技行業相關調研也顯示,金融科技平台在銀行對公業務的賦能集中體現在推出特色的小微企業服務,如構建開放式全場景的企業及政府服務平台,提高對公業務辦理的數字化程度。而零售業務方面,金融科技的助力則主要體現在構建開放銀行、智慧網點,推進場景生態互聯,幫助零售業務實現基於大數據的精準客戶畫像與洞察、智能化風險管理等。

這類產業數字化服務,一段連接著C端市場和應用,一段連接著機構服務,金融科技平台可以說是提升B端服務效率與C端服務質量的重要推手。

下一個十年,在數字經濟時代大背景之下,金融科技行業的產業數字化機遇才剛開始,以數字技術服務助力實體經濟發展,共建美好社會的使命也才剛開始書寫。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