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時報調查:深圳為什麼落後越南?

2022年05月27日08:48

  編者的話:“深圳的出口被越南超越了!”一組對比數據在中外媒體引發廣泛關注。數據顯示,深圳3月出口約1200億元,同比下降14%,而越南3月份出口額折合約2275.7億元,幾乎是深圳的兩倍,同比增長14.8%。從出口規模到增速,越南都超過中國深圳。國際輿論場上一些人將“投資熱土”“未來世界工廠”等名號與越南關聯起來。越南投資前景真的如數字一般可觀嗎?深圳為什麼落後?兩者經濟有什麼可比性?《環球時報》記者在越南、深圳兩地進行了採訪調查。

  深圳出口為何下降

  根據深圳海關發佈的數據,今年第一季度,深圳出口額為4076.6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2.6%,其中,3月份出口約1200億元,同比下降14%。

  同期,越南海關總署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一季度,越南貨物出口額為891億美元(約合584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3.4%,其中3月份出口額為347.1億美元(約合2275.7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4.8%。

  英國廣播公司(BBC)在報導中稱,越南是人口近億的國家,深圳則是常住人口1700多萬人的一個沿海城市,深圳作為中國最重要的科技創新和製造業基地,在近30年來傲居中國內地城市外貿額的首位。第一季度,越南出口總額超出深圳多達277.5億美元。其中3月份的數據差距更大,幾乎是深圳的兩倍。

  對於深圳今年第一季度出口下滑,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區域發展規劃研究所副所長王振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主要受疫情擾動和需求收縮因素的影響。2月份香港疫情快速蔓延,深港跨境物流運輸受阻使得深圳外貿開始顯著承壓。《環球時報》記者在深圳統計局3月份的統計月報中也發現,今年第一季度,深圳面向香港的出口大幅減少19.2%,而深港貿易在深圳出口中佔據著重要地位。

  機電產品占深圳出口近八成。統計顯示,1—3月份深圳機電產品出口同比下降4.2%,是導致深圳一季度出口總額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深圳愛特科電子公司是一家以出口為主的機電製造企業,公司出口業務負責人黃榮芬近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歐洲以及中東地區是公司主要的海外市場。黃榮芬表示,去年下半年以來,歐盟不斷設置包括關稅在內的貿易壁壘,對公司產品的海外銷量帶來明顯負面效果。2月底,俄烏衝突爆發後,黃榮芬明顯感受到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市場的出口業務受到劇烈衝擊。尤其是對俄羅斯市場的出口,據黃榮芬介紹,首先是航運困難,向俄羅斯發貨風險大增。另外,俄羅斯遭受西方國家金融製裁,導致俄羅斯商家不知道用什麼來支付貨款,公司面臨嚴峻的出口壓力。

  5月13日,深圳大鏟灣碼頭貨輪裝運集裝箱

  “觸底反彈”和統計方式

  相比深圳,越南政府從今年3月份開始將疫情“常態化”處理,繼而在5月15日宣佈入境該國無須核酸檢測的政策。據此帶來的經濟“觸底反彈”也是顯而易見的。

  越南一家外資服裝企業的負責人表示,自今年3月以來,他所在的企業訂單數增加一倍,保守估計生產到今年第三季度沒有任何問題。另據越南工貿部2022年第一季度的統計顯示,美國成為目前越南最大的紡織品出口市場,進口額升至43.6億美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長近25%。

  越南近期出口增長顯著還有以下三點原因:第一、此前很多受疫情嚴重衝擊而停滯的領域,隨著復工復產的全面推進,產能加速恢復,經濟指數明顯增長;第二、很多企業積壓大量訂單,在計算經濟指數時也都計入當前時期,因此從指數上看回升顯著;第三、越南積極吸引外資,在外資準入、營商政策和人力成本等方面具有優勢。

  據越南勞動榮軍與社會部針對當地的勞工薪酬調查顯示,截至2021年年底,越南基礎生產業的人工薪酬僅在1500元至2000元人民幣之間浮動。低廉充足的勞動力既是吸引外資的“招牌”,也是埋在越南社會中的潛在隱患。以胡誌明市為例,截至2022年4月底,該市房價均價已增至3300美元/平方米,大大超過當地剛需群體承受範圍。

  此外,越南目前仍處於依靠廉價勞動力進行低端組裝獲利,能實際獲利的幅度非常有限。除越南之外,印尼、柬埔寨等周邊市場崛起,也躋身這個地區較為活躍的低端製造業產品產地,與越南存在競爭關係。

  越南人怎麼看深圳

  提到深圳,依舊是不少越南人嚮往的“理想都市”。曾經多次前往中國考察的越南人士黃氏蘭英以共享單車為例分析,越南首都河內從2020年引進“共享單車”理念至今,仍未能形成一條流暢惠民的鏈條,但在像深圳這樣的中國城市早已成為日常。她表示,越南的城市與中國深圳目前經濟發展的階段尚未處於同一水平線。

  不過,中科大科技與戰略風雲學會副會長陳經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深圳和越南的出口不具可比性。“實際上,越南早在2019年第一季度出口便開始領先深圳,但當時大家並沒有關注。今年以來在中國外貿承壓的輿論環境下,大家開始對一些數據敏感”。

  與輿論的關注點不同,陳經認為,越南與深圳甚至中國在出口上合作多於競爭,甚至某種程度上越南出口是“嫁接”在中國製造業產業鏈條上的。陳經解釋說,越南很多出口來源於中國製造業轉移,在越南組裝完後,仍然面向歐美市場。“從這個角度上來看中國和越南是合作關係,中國提供生產設備、各種原材料部件,越南則在生產成本上提供優勢。”陳經說,中國與越南在產業鏈條上所佔據的位置是明顯不同的,合作與互補還是雙方經貿往來的主流。

  越南並不能替代現在的深圳,黃榮芬表示,“我們沒有想過把公司搬到越南,現在生產基地在東莞,因為這邊配套比較齊全,到越南萬一當地配套不行,我們的投入就會打了水漂”。

  原載於《環球時報》2022年5月27日 第11版

  環球時報駐越南特派特約記者 楊曄 允煦 環球時報記者 倪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