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中間價連續調升波動加大 外貿企業如何避免彙兌損失

2022年06月01日00:31

綜合分析人士觀點來看,年內人民幣對美元彙率進一步走貶的空間已較有限。

5月31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6.6607,調升441個基點。本週人民幣中間價已經連續兩個交易日大幅調升,5月30日,人民幣對美元彙率中間價報6.7048元,較前值調升339個基點。綜合分析人士觀點來看,年內人民幣對美元彙率進一步走貶的空間已較有限。國內穩增長政策頻出,經濟呈現回暖態勢,為市場注入了信心,對人民幣彙率形成強有力的支撐。同時,美元指數從高位回落也讓人民幣被動貶值壓力緩解。短期來看,人民幣對美元彙率或難以再現此前連跌情況。

美元進入磨頂階段

近期人民幣對美元彙率回升的動力源自哪裡?中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明明表示,國內局部地區疫情逐步趨緩,上海市分階段推進復工復產、複商複市,同時政策層面進一步加快部署穩增長相關政策,國內經濟增長預期的回暖對人民幣彙率形成支撐。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表示,近期國內疫情進入一個穩定緩解階段,穩增長政策頻出,市場信心增強,推動人民幣對美元彙率大幅回升。

外彙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近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 “目前市場主體總體上理性看待近期人民幣彙率變化,主要交易行為依然理性有序。”王春英說,近幾年人民幣彙率無論階段性升值還是貶值,最終都體現為更趨常態化的雙向波動,而且總體看依然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

此外美元指數出現回調,也是人民幣出現反彈的重要原因之一。5月13日,一度觸及105.005點,創2002年12月以來新高。 推動美元彙率持續上漲的主要原因有多方面:美國經濟恢復增長、美聯儲緊貨幣政策、地緣風險衝擊了歐元日元等非美貨幣穩定性、國際金融風險升溫、美聯儲控制通脹的需要等。

不過近期美國經濟數據疲軟,加之美聯儲會議紀要並未傳遞相關鷹派的信號,這令美元遭受沉重打擊轉偏下跌,目前一度跌至101.6點附近,距離高點下跌超過3%。

興業研究指出,預計美聯儲6月議息會議前市場趨於觀望,美元指數或延續回調;議息會議假如上調點陣圖,美元或重獲上行動力。5月以來,歐央行加碼緊縮,甚至也出現了單次加息50bp的聲音。假如歐央行6月會議未釋放增量信號,歐元短線利多出盡,也會導致美元指數反彈。中期而言,隨著歐央行加入緊縮大軍,歐美加息預期輪番上陣,美元指數單邊升值行情已基本結束。但由於美聯儲節奏仍快於歐央行,且仍有上修空間,美元暫時也不會單邊下跌,整體呈現磨頂行情。

對於人民幣今年對美元後續表現,平安證券認為,年內人民幣對美元彙率進一步走貶的空間已較有限。2022 年末人民幣對美元彙率的上限或在 6.85 左右,年內最高值有可能突破這一水平,但 “7” 這個關鍵點仍然較難突破。

彙兌損益對企業影響巨大

人民幣彙率雙向波動成常態,企業面臨的彙率風險加大,操作難度增加。中國銀行相關部門人士表示,“彙率波動對外貿企業的利潤影響程度尚無法簡單界定,一般而言,貨幣彙率波動性越強,企業潛在損失的可能性越大。”

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坦言,增強人民幣彙率彈性,核心內涵是指人民幣彙率雙向波動,有漲有跌,避免形成單邊預期和走勢。預測彙率走勢難度增加,“持幣觀望、逢高結彙”的老策略不靈了。外貿企業要主動管理彙率波動的風險,如果不管理可能會做錯方向,彙兌損失將吃掉企業全部利潤。

廣東省雲浮市新興縣是全國知名的不鏽鋼生產基地,共有相關企業100多家,以生產和出口高端不鏽鋼餐廚用品為主,產品遠銷五大洲近200個國家和地區。據不完全統計,新興不鏽鋼餐廚具家居用品出口約占歐美市場的45%,在歐美市場素有“新興鍋”之美譽。馳名中外的品牌如“雙立人”“菲仕樂”“WMF”均是出自這個不起眼的小縣城。

新興縣一家龍頭不鏽鋼企業的負責人表示,從2015年開始,外貿企業就不能不正視彙率的波動。一方面一些高端原材料需要從日韓進口,另一方面成品則要出口歐美,一進一出之間,如果彙率沒有做好規劃,有可能削弱企業的利潤,甚至出現虧損。“這方面其實銀行已經有不少成熟的工具,一般來說手續費大概在1%到2%之間,雖然對於企業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費用,但是相比彙率‘裸奔’,風險大大降低。”

在人民幣彙率下行情況下,部分出口企業也緊急結彙。“我們產品發出去後,一般一個月內結算,去年聖誕節和新年的訂單,都是今年一季度回款。今年美元一直表現強勢,因此加大了結算比例 。這幾年彙率波動較為劇烈,我們整體還是保持了中性原則,套保為主,而不是套利。”江蘇一家玩具企業財務負責人林惠玲表示。

一家股份銀行國際業務部的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這兩年美元波動較大,企業不但要應對彙率風險,還要應對利率風險。“以企業跨境融資為例,要經曆借款、用款、收款和歸還四個環節。當上述環節出現幣種錯配時,企業就將面臨彙率風險。此外跨境融資暢通期限較長且多為浮動彙率,在債務續存期間若遇加息,企業則將面臨利率風險。”

(作者:葉麥穗 編輯:曾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