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手記:久違了,WWDC

2022年06月07日11:04

  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美國矽谷

  久違了,WWDC。

  走進Apple太空飛船總部,穿過巨大的玻璃幕牆,沿著空曠的過道來到中廳。這裏擺著一排排的座椅,今天的WWDC主題演講就在這裏進行露天進行。六月的加州陽光肆意傾瀉,抬眼就是蔚藍通透的天空。Apple給所有參會者都送了一瓶防曬霜,不想變成烤蝦,就乖乖抹上吧。

  穿著黃色T恤與藍色夾克的Apple工作人員站在通道的兩排,用歡呼、掌聲和手勢迎接著來自世界各地的開發者和媒體記者。臉上掛著微笑,不少人隨著現場的音樂載歌載舞起來。這裏看不到矜持和羞澀,處處都是熱情和雞血。

  前些年iPhone首日發售的時候,這倒是常見的場景。但在經曆了兩年的新冠疫情後,再次看到這一幕,顯得格外親切。新浪科技現場詢問得知,一些工作人員是從紐約等其他地區抽調過來支援活動的。一位從紐約過來的工作人員特別興奮地表示,“WWDC回來了。”

  這是疫情爆發之後的第三次WWDC,也是疫情爆發之後Apple首次恢復線下活動,更是第一次直接在Apple太空飛船總部露天舉辦活動。儘管今年WWDC依然以線上為主,但Apple邀請了開發者和媒體來Apple總部,現場感受主題演講。新浪科技現場目測,大約有上千名觀眾參加了這一活動,其中有至少兩百名媒體記者。

  儘管這個活動規模與疫情之前的盛況相去甚遠,但依然令開發者、媒體以及Apple工作人員感到異常興奮,畢竟這代表著Apple發佈會向回歸正常邁出的第一步。一位來自阿根廷的開發者告訴新浪科技,過去兩年他一直都在期待來到矽谷親自參加WWDC,“沒有到這裏,就總是覺得沒有真正感受到Apple的魅力。”

  雖然美國已經取消了疫情限制措施,出行和商家都已經恢復到疫情之前的人流,但疫情並沒有結束,每天依然有數萬人感染。這次Apple也要求所有參會者在前一天晚上進行新冠快速檢測,兩次核實陰性證明才能在發佈會早上領取胸牌,而且活動期間還要求佩戴口罩。雖然加州戶外活動基本沒人戴口罩,但既然主辦方明確提出了要求,現場絕大多部分人還是都尊重了Apple的規定,戴上了Apple提供的純白色口罩。

  2020年3月疫情在美國全面爆發後,Apple就將所有發佈活動轉為線上。Apple每年大致有四次發佈會,“三硬一軟”,3月的平板發佈會、9月的手機發佈會、10月的筆記本發佈會以及6月的WWDC全球開發者大會。過去兩年,這些發佈會全部改成了在線播放預先錄製視頻,雖然Apple的視頻一向製作精良,但沒有了場下觀眾的歡呼,卻總是讓人感覺缺失了什麼。

  今年的WWDC說是回歸線下,但庫克和軟件部門老大Craig Fredrighi也只是出來致了開場白,整場活動依然還是播放預先錄製的視頻。繼此前庫克Cos了《碟中諜》經典造型之後,今天Craig也過了一把“超級英雄”的癮,瘋狂給自己加特效耍酷。他還在展示iOS的時候秀了一下自己的手機屏保,兩個天使般的寶貝女兒,畢竟女兒永遠是爸爸的最愛。

  今天的WWDC兩個小時安排得滿滿噹噹。手機、手錶、桌面和平板,四大操作系統都進行了更新,發佈了不少更加人性化和個性化的功能。M2芯片的首次亮相以及兩款筆記本新品也成為了今天的最大亮點,尤其是新設計的Macbook Air更是吸睛無數。Apple生態裡面最邊緣的TvOS甚至沒有了展示時間。但是外界最期待的AR/VR以及傳說中的Apple汽車,Apple依然是隻字未提。

  發佈會結束之後的產品展示廳,幾乎所有的媒體記者都圍著新發佈的Air,尤其是最為炫酷的午夜黑色。這是多年以來Apple粉絲一直夢寐以求的配色,上一款黑色筆記本已經是Powerbook的時代。更輕薄更強勁更持久成為了這款產品最大的賣點。

  得益於M2芯片,Air的續航時間長達18個小時(以持續播放視頻衡量),而半小時即可充電50%。劉海屏的設計則是個人口味不同,個人在平時使用中其實很少注意到那個缺口,畢竟那裡原本也是狀態欄。

  就在大家圍著Macbook Air體驗的時候,庫克悄悄從地下通道來到了體驗廳,和幾位YouTube數碼網紅博主簡單寒暄了幾句,又匆匆離去。看起來他對今天的活動非常滿意。七八位Apple工作人員圍在庫克的身邊,擋住其他人靠近AppleCEO,但依然有幾位媒體記者成功擠進去和庫克自拍合影。當然,是戴著口罩的合影。

  WWDC對Apple和開發者來說,都有著特殊意義。每年6月舉辦的WWDC已經有30多年的歷史。在iPhone崛起之後,這一活動也變成了全球移動互聯網最大的開發者盛會。儘管門票價格高達1599美元,但擋不住開發者們的高漲熱情,近6000張門票總是剛開始發售就一搶而空。

  從2014年開始,Apple開始採用抽籤製發售門票,並保留部分門票邀請女性、學生、兒童等群體,以鼓勵這些群體投入到移動應用開發中去。2016年一位澳州的9歲女孩更成為了最年輕的WWDC參會者,她是通過Apple的“獎學金項目”獲得WWDC邀請票的。

  為什麼全球開發者對WWDC如此熱情高漲?原因很簡單,iOS生態平台是全球移動開發者最看重的移動平台。移動生態市場調研公司Business of Apps的統計顯示,雖然iOS去年全球市場份額只有16%,但卻給開發者貢獻了全球應用營收的63%。如果不包括遊戲類別,那麼iOS的營收貢獻值更是高達76%;如果計算訂閱營收,那麼iOS的營收貢獻佔比是79%。

  過去十年,全球移動生態市場規模保持著迅猛增長,應用與遊戲營收從2016年的435億美元持續增長到2021年的1330億美元。即便2021年營收增幅出現下滑,同比增幅從24.7%下滑到19.8%,但這主要是受2020年對比基數太高影響。疫情爆發之後的居家生活,刺激2020年全球消費電子產品的旺盛需求,也帶動了移動生態營收的蓬勃商機。

  而iOS的應用營收也從2016年的286億美元增長到2021年的851億美元,過去兩年保持著23.8%和17.7%的增速。另一方面,iOS生態的繁榮也給Apple帶來了豐厚的營收,30%的應用內分成讓Apple賺得缽滿盆滿。2019年行業研究專家巴恩斯(Ned Barnes)預計,AppleApp Store的運營利潤率甚至高達78%。

  往年的WWDC不僅是Apple和開發者的盛會,也是矽谷本地商家的收穫季節。他們同樣熱切盼望著WWDC的回歸。Apple高級副總裁席勒(Phil Schiller)透露,疫情之前Apple每年要在WWDC上投入5000萬美元。此外,還有近萬名來自全球的參會者以及家人趕到舊金山灣區,他們也帶來了酒店、餐飲、購物、出行等相關的豐厚營收。

  2017年Apple將WWDC從舊金山轉移到聖何塞舉辦,部分原因是為了回報自己總部所在地的商家,給當地政府帶來稅收。2020年3月因為疫情爆發,Apple宣佈當年WWDC首次轉為線上活動,失望的不僅是Apple和開發者,還有矽谷南灣的本地商家。作為補償,Apple宣佈捐出100萬美元給本地商會,算是聊表心意。

  疫情已經爆發兩年多了,Apple正在努力讓業務回歸正常。過去一年時間,Apple已經多次提出回公司上班的時間表,希望推動員工每週至少回公司上班三天,但每一次都遭到不少員工的強烈抵製甚至是辭職抗議,最終只能一次次推遲全面返工計劃。Apple不是Google或Meta那樣的互聯網公司,可以全面普及遠程辦公。軟硬件一體化研發的協同性以及高度保密的公司紀律都讓庫克等Apple高層希望儘可能推動員工回到辦公室。

  疫情給Apple帶來的麻煩還有中美通行不便。在疫情之前,Apple每天(沒錯,是每一天)都會預定50張美聯航從舊金山到上海的商務艙機票,以供自己員工的隨時出差需求。Apple是美聯航的最大客戶,每年單是這筆機票費就高達3500萬美元。

  之所以要預定這麼多機票,因為中國是Apple最重要的供應鏈基地。因為疫情的原因,Apple無法像往年那樣頻繁派遣工程師到中國出差,遠程辦公暫時無法保證以往的工作效率,直接拖累了Apple新品的研發與量產速度。2020年的iPhone 12更是因此推遲了整整一個月時間。

  同樣因為疫情的關係,此次WWDC的線下活動中,沒有了原先的參會大部隊——中國開發者和媒體的身影。並不誇張的說,沒有中國元素就沒有Apple供應鏈和生態圈,而沒有中國參會者的WWDC同樣是不完整的。Apple同樣熱切盼望著明年的WWDC能見到更多的中國面孔。

  共同期待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