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最大水庫驚現多具浮屍!賭城前市長曝“黑幫往事”

2022年06月09日18:43

  來源:環球人物

  做“黑道律師”起家的他,

  大概是最瞭解黑幫的市長。

  “這是個不錯的拋屍地點。”

  83歲的奧斯卡·古德曼語氣輕慢,還帶著幾分戲謔的意味:“很難說我們會在湖底找到些什麼。”

  聽到這,你可能會以為這是從哪個黑幫頭子嘴裡說出來的話。而他的真實身份是——拉斯維加斯市前市長。

  他口中的湖,是美國最大的水庫米德湖。近日,由於遭遇嚴重乾旱,湖水乾涸,一具具屍骸從湖底浮了出來。藏在水面下的罪惡,也逐漸浮現出來。。。。。。

  湖底藏屍

  5月的一天,肖娜和丈夫在米德湖划船遊玩。突然,他們聽到岸邊傳來一聲尖叫——

  一個女生指著不遠處一個殘破的鐵皮桶,驚魂失色。肖娜夫婦連忙走過去,在鏽跡斑斑的缺口裡仔細一看:是一具蜷縮起來的骷髏,疑似衣衫和腰帶的殘留物還粘在骨頭上。

  經警方證實,這是人類的屍骨。死者或在上世紀80年代初被謀殺,被塞進鐵桶中,拋入米德湖,近日隨著幹旱加劇,水位下移,這才被衝上岸。

  在肖娜夫婦報警後,沒過幾日,一對姐妹在米德湖邊散步,再次發現骨頭殘骸。這一次,沒有鐵桶等掩蓋物,骨架被水衝上岸後,大半都埋進了泥沙裡。

  起初,姐妹倆還以為這是啥動物骨頭,直到看到了疑似人類的牙齒。

  警方趕來,因為沒有更多線索,無法確認死者身份,只能暫時先將周圍圍了起來。隨後,湖面上接連漂出人體遺骸,同樣有謀殺跡象。

  有媒體採訪古德曼,他卻擺出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樣子。他拒絕透露任何關於棄屍身份的信息:“我只能肯定,那不是吉米·霍法(美國黑幫電影角色名)。”

  古德曼是怎麼和米德湖、棄屍連在一起的?

  位於亞利桑那州和內華達州交界處的米德湖,由科羅拉多河上的胡佛大壩攔蓄而成。

  ·米德湖(資料圖)。

  從此地出發,開車不到一小時,就來到40多公裡外的拉斯維加斯。

  這也是坊間故事或小說電影中常出現的一段路,比如像這樣↓↓

  夜幕降臨,犯罪的氣息在“賭城”湧動著。黑幫在行兇後,將死者運到米德湖,拋屍走人,再回到紙醉金迷的都市里,一切如常。包括將屍體塞進金屬桶內的殘忍手法,都充斥著黑幫色彩。

·拉斯維加斯(資料圖)。
·拉斯維加斯(資料圖)。

  這些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現在卻變得越來越逼真。

  兇手大概以為,這些深藏水底的屍骸將永遠成為秘密。沒想到,一場乾旱讓米德湖水位驟降。

  這片面積達600多平方公里的湖,不僅要為2500萬人供水,還是周邊農田灌溉、旅遊服務的重要人工湖。

  在一些湖區,水位已經低得無法划船,周邊大量農業用地也處於閑置狀態,民眾怨聲載道,拉斯維加斯還不惜派人到米德湖湖底去抽水。

·持續乾旱的米德湖。
·持續乾旱的米德湖。

  結果,缺水還沒搞定,接連出現的屍骸讓他們傻了眼。。。。。。

  他們的前市長顯然是對那些屍體更感興趣。古德曼說:“我的很多前客戶都為‘氣候控製’做過貢獻。他們說,想要湖面水位不下降,只要往裡面扔屍體就可以了。”

  這口氣,得是些啥客戶啊?

  “黑道律師”起家

  答案是:黑幫大佬。

  不誇張地說,古德曼大概是對黑幫最瞭解的市長。

·奧斯卡·古德曼(資料圖)。
·奧斯卡·古德曼(資料圖)。

  這個執掌“賭城”12年的市長,從政前曾是一名律師。他早年就靠給黑道辯護起家。

  1939年7月26日,古德曼出生在賓夕法尼亞州費城的一個猶太人家庭。

  1964年,他從賓夕法尼亞大學獲得法律學位後,來到內華達州發展。一年後,他獲得了該州律師執照。

  入行沒多久,古德曼就接了一個為19個黑道分子辯護的案子。

  面對聯邦檢察官的多項起訴,年輕的古德曼難以招架。直到他發現,聯邦司法部長授權對他的辯護人進行竊聽,這樣並不合法。他咬準這點,成功撤銷對這些黑道分子的全部指控。

  古德曼的客戶中,最有名的當數芝加哥黑道大佬安東尼•斯皮洛特羅。

  20世紀70年代到80年代,安東尼是芝加哥黑道在拉斯維加斯賭場的代理人。他被控組織盜竊團夥,是多起謀殺案的主使。後來,他手下的殺手充當汙點證人,檢察官才終於有機會起訴他。

  安東尼的脾氣是出了名的暴躁,行事不留情面,再加上有控訴稱他背了20多條人命,嚇退了許多律師。

  古德曼卻頂著壓力,在法庭上唇槍舌劍地為他辯護。不過,就在判決之前,黑幫發生內訌。

  1986年,安東尼在失蹤一週後,屍體出現在伊利諾伊州的一塊玉米地裡。

  這場意外,反而讓古德曼的名聲大漲,“黑道律師”的形象也漸入人心。

  在法庭上,古德曼的“老對家”是聯邦調查局。長期的職業生涯讓他對其毫無好感,甚至多次公開表示厭惡。

  有一次,他表示寧可讓女兒跟黑道大佬約會,也不會要個聯邦調查局特工當女婿。

  不過,在進入政壇後,他卻忙著否認和黑幫的關係。1999年,在競選市長時,他斬釘截鐵地說:“在過去的15年中,拉斯維加斯都已經看不到黑幫。”

  至於曾為黑道辯護,他沒有直接回應,只說:“假如我能夠保證一個眾人眼中的壞人的權利,那麼,普通人就更能夠獲得更大的安全感。”

  當時,拉斯維加斯市民正希望有一個新人來改變城市面貌,沒有政治經驗的古德曼成了最合適的人選。

  退休的聯邦調查局特工、古德曼的老熟人里克•貝肯曾說,拉斯維加斯的選民真是押上了大賭注,因為古德曼這個人“腦子好使,絕頂聰明,但也絕對不是一個處處尊重別人的善良之輩”。

  一向“口無遮攔”

  古德曼身形高大,愛在公眾場合露面,衣著風格、行事做派都似“賭城”透露出的氣質那般:高調奢靡。他還熱衷於客串電影,在裡面本色出演一位“賭城”市長。

·奧斯卡·古德曼參加活動(資料圖)。
·奧斯卡·古德曼參加活動(資料圖)。

  在連任兩屆市長後,囿於選舉法無法三度連任,2011年,古德曼將妻子卡羅琳·古德曼推上市長之位。

·現拉斯維加斯市長卡羅琳·古德曼(資料圖)。
·現拉斯維加斯市長卡羅琳·古德曼(資料圖)。

  不過,他在任期最後也沒消停,鬧出一場和總統的“罵戰”。

  2010年冬天,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指責大公司花錢太奢侈時說:“你不能用納稅人的錢坐商務艙,或去拉斯維加斯出差。”

  此話一出,拉斯維加斯的商務會議直接減少40%。酒店把價格打了四折,入住率依然下滑4.5%。要知道,旅遊業可是當地的重要產業。

  不久後,奧巴馬又接著“補刀”:“年景不好的時候,你只能勒緊褲腰帶,不能把上大學的錢扔在拉斯維加斯。”

  這下古德曼徹底怒了。他當即要求奧巴馬道歉。“每次談到花錢,你就把拉斯維加斯挑出來當靶子。你可以叫大家慳錢上大學,可你沒必要說拉斯維加斯啊!我不能把減少的商務會議怪到總統頭上,可我明確知道,他沒給我們幫忙。”

  古德曼還說:“他下次要來,我得想法把他踢回華盛頓。這個總統真不長記性。”

  瞭解古德曼的人對這一幕不會驚訝,他一向口無遮攔。

  他是龐貝藍鑽特級金酒(一款酒名)的代言人。2005年,他出席一所小學的活動,學生們問他:“你最大的愛好是什麼?”古德曼答:“喝龐貝藍鑽特級金酒。”

  學生又問:“假如要把你丟棄在沙漠,你最想帶什麼東西?”古德曼答:“龐貝藍鑽特級金酒,加一個豔舞女郎。”

  這些話讓家長們氣憤不已,學校也宣稱古德曼發言不當。但古德曼毫不讓步,說:“假如他們不想聽答案,就不該問這個問題。”

  妻子卡羅琳接過他手中市長職位後,倒很好地繼承了這一點。

  疫情期間,卡羅琳呼籲市民全部復工,並稱要展示一場“現代的適者生存”。

  此話一出,旋即引來抨擊,一些官員稱她“魯莽而危險”“令人難堪”。她卻不以為然,繼續發表類似言論。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古德曼(右二)與妻子(左二)。
·古德曼(右二)與妻子(左二)。

  2012年,一個“黑幫博物館”在拉斯維加斯老城區開館,“有實物有細節”地揭露了血腥暴力的美國黑幫發展史。

  許多人震驚:誰那麼大的膽子建“黑幫館”?不怕被打擊報復嗎?

  正是奧斯卡·古德曼。晚年的他,終於大方承認與黑幫之間的關聯,費盡周折建成這座館。一些評價稱,這件事也只有他能辦成,因為只有他搞得定“黑白兩道”。

  如今,那些沉入湖底多年的棄屍,又將人們拉回那段黑暗、犯罪的曆史中,引來猜測紛紛。而古德曼只是戲謔地回憶著他和“客戶”的江湖往事。難道在他們眼中,那些屍骸真的只配拿去填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