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購魅族股權跨界手機領域,李書福在下一盤怎樣的大棋?

2022年06月13日21:02
圖說:6月13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官網發佈:湖北星紀時代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星紀時代”)收購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珠海魅族”)股權案案件公示。
圖說:6月13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官網發佈:湖北星紀時代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星紀時代”)收購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珠海魅族”)股權案案件公示。

  記者/張冰 許諾 林子

  編輯/嶽彩周 校對/柳寶慶

  賈躍亭造車之鑒不遠,如今一些車企掌門人也踏上了同樣前途未卜的造手機之路。

  6月13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官網發佈:湖北星紀時代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星紀時代”)收購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珠海魅族”)股權案案件公示。

  根據公示信息,星紀時代與珠海魅族、黃秀章等簽署協議,星紀時代擬收購珠海魅族79.09%的股權,珠海魅族主要從事智能手機製造。

  交易前,黃秀章與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下稱“淘寶中國”)分別持有珠海魅族49.08%、27.23%的股權,共同控制珠海魅族。本次交易完成後,黃秀章對於珠海魅族的持股將降低至9.79%,淘寶中國將退出對於珠海魅族的持股與控制;收購方星紀時代將持有珠海魅族79.09%的股權,取得對珠海魅族的單獨控制。

  對此,6月13日下午,星紀時代和魅族方面均對貝殼財經記者表示,近期由李書福領銜投資的星紀時代已和魅族科技就戰略投資事宜簽署協議,本次交易尚需履行相關監管機構的審批手續,交易細節還在協商中。

  今年3月份,蔚來董事長兼CEO李斌透露,蔚來汽車造手機業務目前處於調研階段;此前TeslaCEO馬斯克也曾表示,欲進軍手機領域。

  在Apple、小米等手機廠商紛紛加入造車大軍之際,車企或車企掌門人反向而行踏上手機賽道的原因有哪些?智能手機尤其是高端智能手機市場,一直被視為電子消費行業中競爭最為激烈的領域,車企跨界手機行業能玩轉嗎?

  車企掌門人“跨界”入局手機領域

  早在今年1月,就有媒體報導稱,“吉利集團旗下手機公司正與手機廠商魅族接觸洽談收購事宜,交易還在進行中,正在做盡職調查,具體收購價格尚不明確。”

  不過,今年5月,有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關於星紀時代的一些市場傳聞表述並不是很準確。星紀時代並不屬於吉利旗下,而是由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個人投資的公司。

  企查查信息顯示,星紀時代成立於2021年9月26日,股東包括吉利集團(寧波)有限公司,寧波鉑馬企業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海寧萬鑫科技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武漢經開星紀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及三名自然人股東沈子瑜、李書福和蘇靜;經營範圍包括移動終端設備製造、衛星移動通信終端製造、5G通信技術服務等。

  去年9月28日,星紀時代與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宣佈進軍手機領域。項目總部落戶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定位高端智能手機,服務全球市場。

  今年5月份,星紀時代成立了兩家全資控股子公司,經營範圍包括第二類增值電信服務、數據處理和存儲支援服務等。

  對於跨界做手機,李書福認為,隨著移動通信技術的快速迭代和個性消費的升級,用戶對智能手機的需求已經成為依賴,更加高檔、更加智能的手機發展前景仍然可期。

  在他看來,手機是快速迭代的隨身移動終端,是電子產品市場驗證及軟件創新的應用載體,既能讓用戶盡快分享創新成果,又能把安全、可靠的一部分成果轉移到汽車中應用,實現車機和手機軟件技術的緊密互動。

  如今,隨著智能汽車與智能手機之間的關係日益密切,在一定程度上,手機已經成為汽車和用戶連接的紐帶。手機可以鏈接車聯網、衛星互聯網,打造豐富的消費場景,提供更便捷、更智能化、萬物互聯的多屏互動生活體驗。

  為何跨界造手機,不止於車機互聯

  除了李書福的星紀時代在佈局手機領域,今年3月底,李斌在一檔訪談節目中回應蔚來造手機傳聞時表示,蔚來造手機處於調研階段。

  在一片紅海中,車企為何要跨界造手機?

  這首先源於現實需要。在Apple、小米等手機廠商紛紛加入造車大軍之際,車企也紛紛進入了防禦模式。

  李斌認為,手機是蔚來用戶最重要的連接汽車的設備。他曾透露,就蔚來用戶的使用情況來看,使用iPhone的比例超過了50%,但Apple手機不肯為蔚來第二代平台的車開放高帶寬(UWB)接口。從用戶利益和體驗出發,蔚來需要仔細研究手機和以車為中心的智能終端設備。

  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發佈的報告指出,汽車將復刻手機的智能化演進路徑,以座艙的人機交互變革為起點,疊加自動駕駛浪潮,其正從出行工具轉變為下一代智能終端。手機是互聯世界的入口,而汽車則轉變為出行過程中的終端,汽車與手機,兩個在傳統意義上相距甚遠的產業,在智能生態中找到了彼此的共同點。

  “手機與汽車可以進行互動。”中博聯智庫特聘專家張翔在接受貝殼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現在大部分汽車與手機的連接功能都比較單一,比如Apple的carplay、百度的carlife、Android系統的連接功能,都是互聯網企業推出的與汽車進行連接的選擇。但是目前有一些車企不願意完全開放接口連接程式,或與手機廠商共享底層信息,這就導致手機部分功能無法開發和實現,從而影響了用戶的體驗。

  在如今的智能汽車上,車機互聯成為“剛需”。特別是進入5G車聯網時代,智能汽車與手機之間的車機系統連接需要更高的速度、更快的反應,以及更可靠的特性。

  因此,在無法改變手機廠商及手機產品的情況下,“車企在保護隱私與發展智能汽車之間提出了新想法——我們能不能自己造手機?”張翔稱。

  TeslaCEO馬斯克就曾直言自己不喜歡iOS和Android兩大主流手機系統,要打造自己的系統來擊敗他們,並且為用戶提供“前所未有”的使用體驗。

  張翔認為,如果手機由車企製造,在底層邏輯與商業隱私方面,車企給予旗下的產品的空間更大,更能讓手機與汽車連接方面的性能發揮出來,能進一步助力智能汽車發展到極致。

  如果說造手機出於車機系統的需要以及優化用戶體驗的考慮,那麼兩種智能終端的連接,還將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李書福更看重的是整個生態。”一位接近吉利的人士透露。

  在新一輪科技革命的衝擊下,全球汽車業的邊界正日益模糊。電動化、網聯化、智能化與共享化的“新四化”轉型浪潮,正重塑汽車產業鏈和生態圈。

  李書福曾表示,汽車行業變革已經開啟了產業鏈調整、生態圈擴大的時間窗口。考慮到汽車智能化與網聯化的深入發展,手機,作為可以全時在線且緊貼用戶的終端,必然是這個生態圈中的重要一環。

  截至目前,在李書福的佈局下,以汽車業務為核心,吉利已佈局新能源科技、自動駕駛、低軌衛星、車載芯片和操作系統等業務,欲打造面向未來的智慧立體出行生態。

  紅海中的“死亡通關遊戲”?

  儘管如此,從汽車行業進入手機行業仍面臨挑戰。如今的手機賽道,早已是一片紅海。

  市場調研機構Canalys發佈的報告顯示,2022 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為3.112億台,同比下降了11%。同期中國大陸智能手機市場的表現甚至還要落後於全球市場,僅出貨7560萬台,同比下滑18%,環比下滑13%。

  而在主要廠商中,除了Apple的出貨量略有增長外,小米出貨量下滑了20%,OPPO下滑了27%,vivo下滑了30%,手機廠商日子都不好過。

  在新冠疫情等因素的壓力下,人們的換機週期不斷延長,在品牌和型號的選擇上也日益保守,作為邊緣廠商的魅族,在供應鏈和售後等多個方面與主流廠商更是差距明顯。也正是意識到了這樣的問題,魅族最近一段時間的產品發佈已經主要集中在智能手錶、智能家居、科技周邊產品等領域。

  “國內智能手機市場在2022年呈現需求飽和收縮的態勢,廠商競爭也日益激烈。車企進入手機市場,將面臨同樣的市場環境。”市場研究機構Strategy Analytics全球無線實踐服務高級分析師吳怡雯指出,與一線廠商相比,缺乏規模和缺乏渠道是其面臨的主要挑戰。

  “第一個困難就是技術層面。汽車跟手機雖然都屬於技術含量比較高的產品,但是在換代週期上差別很大。用戶一般換車的週期是很長的,但是手機的換代週期現在是28個月,換代是比較快的。這就要求研發團隊不時地推出新技術,來滿足用戶的快速換代需求。”在一家主要手機廠商工作多年的李飛(化名)表示,在技術層面上,汽車工程師和手機工程師的思維和理念也是很不一樣的。

  針對車企收購邊緣手機企業入局手機市場的舉動,李飛分析認為,這些企業還將面對渠道和營銷方面的挑戰。“渠道能力是手機企業的一個核心能力,涉及到搭建銷售團隊,跟渠道上談分成比例等等。分成過程中的信任機制的建立,也需要比較久的時間才能夠穩定下來。”他指出,但對於車企而言,他們雖然具有龐大的4S店系統,但是其分成機制、銷售話術等各個方面,跟手機的銷售也未必是一致的。

  “第三個難點就是營銷層面,目前手機行業已經非常‘紅海’了,如果再擠進一個新的品牌,無論是一個車企自己的手機品牌,是收購一個小廠來借用它的品牌,這個品牌建立的過程都是很長的。”李飛表示,“我自己的感受是,消費者基本上不太會嚐試全新品牌的手機了。現在的手機品牌都是‘大戰’之後剩下來的,即便有新的品牌出來,大家對它的信任成本是很高的,所以新品牌要想擠到這個市場裡面來,難度還是很大的。”

  不過,在華人運通高合汽車創始人、董事長丁磊看來,在研發投資上,一款手機大概幾個億,而一款車幾十個億。“既然能做汽車,為什麼不能做手機,手機和車機之間完全是互融的,這個邏輯有一定的道理。”他表示,“我不認為搞車機的人會輸給搞手機的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