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20+8”新政佈局未來產業:細胞和基因領域如何“破局”?

2022年06月15日00:06

近日,深圳出台《關於發展壯大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和培育發展未來產業的意見》(以下簡稱:“20+8”新政),新政重點聚焦生物醫藥、高端醫療器械等20大產業集群,重點培育發展細胞與基因等8大未來產業。

針對細胞與基因產業,“20+8”新政提出,重點發展細胞技術、基因技術、細胞與基因治療技術、生物育種技術等領域,完善細胞和基因藥品審批機制、監管體系、臨床試驗激勵機制、應用推廣機制,加快建設細胞與基因產業先導區。

中山大學藥學院(深圳)院長、廣東省幹細胞與創新藥物工程技術中心主任鄧文斌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深圳的細胞與基因治療產業處於國內第二梯隊。在政府的不斷支援下,深圳細胞治療產業已初具規模。但目前深圳發展細胞和基因療法仍存在一些問題,對此,鄧文斌指出,深圳應推進細胞與基因治療技術研發,重點是基因治療新載體的研發、工程細胞的構建、MSC和iPSC瓶頸技術的突破、細胞與基因技術工程的優化,和人工智能輔助藥物設計等,完善細胞和基因藥物的審批機制、監管體系、臨床試驗激勵機制、應用促進機制,加快寶龍生物醫藥創新發展試驗區、坪山生物醫藥產業加速器建設,支援坪山、南山、福田、龍崗、光明、大鵬等片區打造產業集聚區,推動生物醫藥產業集群成為產業發展新亮點。

我國細胞與基因治療產業有何挑戰?

在基因治療領域,載體介導的基因療法是目前基因治療的主要形式,主要包括病毒載體和非病毒載體,目前基因治療研究大多是使用腺相關病毒(AAV)進行基因遞送,AAV也是公認的最有前景、最安全的基因治療遞送載體。

細胞治療一般包含幹細胞治療和免疫細胞治療。在幹細胞治療領域,由於幹細胞能夠分裂成其他細胞,因此其有希望能夠治療多種慢性疾病,甚至癌症,例如間充質幹細胞可以合理遞送抗腫瘤藥物,其還能夠根據調整腫瘤微環境中的免疫成份來緩解癌病進展。

在免疫細胞治療領域,CAR-T療法是當前最炙手可熱的領域。2021年,我國細胞治療實現了“從0到1”的創新突破。國家藥監局在2021年先後批準複星凱特的阿基侖賽注和藥明巨諾的瑞基奧侖賽上市。今年2月,傳奇生物靶向BCMA的CAR-T療法西達基奧侖賽在美國獲批,實現了國產創新藥“出海"的又一里程碑式突破。

從全球腫瘤免疫細胞治療的研究現狀來看,中國和美國是現階段兩大最主要的研發力量。值得注意的是,中國開展的研究數量在2021年已逐步接近美國。與此同時,中國在腫瘤免疫細胞治療產品的開發原來在2020年是以研究機構發起的研究為主,到2021年已經逐步向產業界轉換。

不過,作為一種新興的治療模式,細胞與基因療法相關產業仍存在一些挑戰。例如高製造成本,細胞與基因治療產品對生產環境高度敏感,工藝開發流程繁複,對儲存和運輸的要求也很嚴苛,這導致其成本不菲,限制患者可及性。

鄧文斌指出,降低成本是細胞和基因治療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因素,但用於細胞和基因治療的製造方法可能與傳統的批量生產有很大不同。此外,生產自體細胞和基因治療產品的相關公司還需要管理複雜的供應鏈。“將患者的細胞從醫院運送到處理設施,任何中斷都可能破壞產品,因此確保用於獲取起始材料的收集過程的一致性很重要。”

在監管方面,鄧文斌指出,由於細胞和基因治療仍是新興技術,醫療機構在臨床研究和應用管理上存在準入門檻低、風險控制意識薄弱等諸多問題。目前我國按照藥品和醫療技術管理“雙軌製”對細胞治療產品進行規範。鼓勵企業主導研發的細胞製劑申報藥品,由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按藥品進行監管。開展臨床試驗的企業需按照藥物臨床試驗相關要求提交申請;以醫療機構為主導的新型生物醫學技術屬於第三類醫學技術。管理和限制在醫療機構內開展臨床研究和轉化應用,醫療機構及相關項目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備案。

對此,原CDE生物製品臨床部審評員萬誌紅在近日舉辦的第二屆福田生物醫藥創新論壇上指出,近些年國內細胞和基因治療領域的發展雖如火如荼,但有些品種的IND申報後卻並未獲批臨床,主要是由於藥學研究不符合要求、非臨床研究不完善或安全性風險較大所致。

近年來國家監管部門頻頻出台相關新政,以規範和促進我國細胞治療產品的發展。不過,鄧文斌也指出,目前出台的相關政策有兩個方面尚待探討,一是產品全生命週期覆蓋面不夠;二是政策文件穩定性不高。從覆蓋的產業鏈和產品生命週期來看,更側重於非臨床研究和臨床試驗研究,較少涉及商業生產、產品流通和上市後監管;從政策穩定性來看,目前國內相關政策多為徵求意見稿、試行等形式,文件極有可能隨著技術的發展而更新迭代。

“從國外經驗來看,我國需要在細胞治療領域建立從法律、法規到行業指南等不同層次的監管和政策框架,並進行分級和分類管理,以便形成從頂層設計到具體醫療技術的細胞治療監管科學;研究、臨床前研究、臨床轉化、上市申請、上市後監管等全方位、全鏈條的產業政策。”鄧文斌稱。

深圳應如何破局?

鄧文斌指出,目前國內細胞和基因治療行業的第一梯隊是上海,深圳的細胞與基因治療產業處於國內第二梯隊。早在2017年,深圳就製定了一系列行業標準和技術規範,極大地推動了行業的發展。當時,深圳的細胞治療企業數量接近全國的三分之一。2020年3月,深圳市政府印發《關於促進深圳市生物醫藥產業集聚發展的指導意見》和《促進深圳市生物醫藥產業集聚發展若干措施》,以促進細胞與基因治療產業發展。2021年11月,深圳市人大常委會發佈《深圳經濟特區細胞和基因產業促進條例(徵求意見稿)》,正式為促進細胞和基因產業開啟專項立法。

在政府的不斷支援下,深圳細胞治療產業已初具規模,細胞治療主業企業40餘家;所有三甲醫院都具備治療不同細胞類型的能力;與細胞治療相關的國家發明專利有200多項;行業吸納高層次留學人員100餘人;CDE受理的免疫細胞產品和企業數量居全國第二。

鄧文斌認為,深圳發展細胞和基因治療產業優勢明顯。首先,深圳率先為細胞和基因產業發展立法,同時國家印發了《生物經濟發展“十四五”規劃》,加大了政策支援力度,未來5-10年,生物醫藥產業有望迎來高速發展;其次,國家藥監局大灣區藥品審評檢驗中心設在深圳,有利於加快創新藥和生物技術產品註冊上市,為生物醫藥產業發展營造更好的政策環境;另外,深圳具備“BT+IT”融合發展的優勢,有利於推動傳統醫藥產業向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驅動的生物醫藥領域轉型升級。

不過,目前深圳發展細胞和基因療法仍存在幾個問題,鄧文斌指出,目前國內大部分免疫細胞療法,尤其是CAR-T細胞,均以治療為主;我國幹細胞治療產品以間充質幹細胞(MSC)治療為主,未分化發展程度較低,幹細胞藥物尚處於臨床試驗階段;原創基因治療藥物的數量也比較少。此外,細胞基因治療技術的GLP實驗室、中試平台、CRO/CDMO等公共服務平台功能有待加強,細胞和基因治療臨床試驗機構的臨床試驗能力和經驗也有待提高。

那麼,深圳該如何破局?鄧文斌指出,一是提高細胞與基因關鍵核心技術的原始創新能力,圍繞共性關鍵技術的創新研發開展攻關,深圳需要補齊產業公共平台的短板。

二是鼓勵臨床研究和臨床試驗,幫助盤活深圳臨床資源,支援企業、科研機構、醫療衛生機構合作開展細胞和基因領域的臨床試驗以及科研人員發起的臨床研究。此前,根據國家政策,幹細胞的臨床研究或臨床試驗只能在三級以上的醫療機構進行。然而,深圳具備資質的醫療機構數量遠落後於北上廣等城市。同時,放寬開展相關臨床研究和臨床試驗的醫療機構考核指標,調動開展細胞基因臨床研究和臨床試驗的積極性。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國家尚未正式出台相應的藥物擴大臨床試驗具體規定。借鑒國際經驗,有必要完善相關政策以加快產業化進程。另外,可按照規定,在現有支援安全性和有效性數據的基礎上,使用細胞和基因藥物進行延伸性同情臨床試驗,進一步提高藥物可及性。

三是創新生物製品批簽發檢測平台輔助藥品生產,支援深圳藥檢院承擔國家藥檢機構細胞和基因產品的質量檢驗檢測工作,製定地方標準和團體標準。組織細胞和基因產品,以及技術仲裁,並支援其申請國家生物製品批簽發機構資質。鼓勵引進和建設有資質的第三方檢驗檢測機構,承擔細胞和基因產品的質量檢驗檢測工作。推動建立深圳細胞基因產品檢驗檢測平台,增強細胞基因產品檢驗檢測能力,開展檢驗檢測方法、質量標準、安全評價技術研究。

四是設計全方位產業發展保障,涵蓋政策、資金、平台、空間等全方位產業發展保障。政策上,將細胞基因產業發展納入生物醫藥產業發展規劃。金融方面,鼓勵金融機構為細胞基因產業發展提供金融支援,加大信貸支援力度,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平台方面,要支援發展細胞基因產業研發和生產外包服務平台。

最後,要理順細胞和基因領域的風險分級管理和制度,平衡行業發展與監管。總之,細胞基因產業的發展不是一蹴而就的,技術研發和政策的後續落實和完善值得業界一致關注。

“有別於傳統小分子藥物,細胞和基因技術可與其他顛覆性生物技術結合,其將引領生物醫藥行業進入一個新時代。但醫藥行業週期太長,行業迫切需要合作,共同構建一個生態系統,這樣才能把產品做得更快更好,造福人類。”鄧文斌稱。

(作者:魏笑 編輯:徐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