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晉中男子因“斜眼看人”被打成輕微傷,律師稱“或存違規辦案情況”

2022年06月17日11:36

  來源:大象新聞

  因為被認為“斜眼看自己”,山西晉中的高先生在自家的“回頭率”理髮店裡“無緣無故”挨了一頓打。

  “遲”來的傷情鑒定,打人者“行政拘留七日”的處罰讓高先生受傷的身心,怎麼都難以接受。

  近日,他在社交媒體對辦理自己案件的派出所進行了實名舉報,並附帶多條錄音視頻。對此,記者進行了採訪調查。

  3男子進入理髮店 毆打店主致兩人輕微傷

  6月14日,高先生給大象新聞記者講述了他的經曆。2021年5月25日下午,昔陽縣樂平鎮安坪村,高先生和愛人在自家經營的“回頭率”理髮店中忙活,突然進來三名不認識的人,其中一個人進來踩著高先生的腳不鬆。

  高先生的愛人一看情況不對,先讓高先生回了臥室。高先生到了臥室後,三名男性中一名“光頭男”對著高先生頭上打了一巴掌,並掐著他的脖子按在了地上。高先生愛人聽到臥室有動靜趕快跑來,之後另外兩名男性也跑過來,高先生和愛人均被打,理髮店的顧客也都被嚇走了。

  據高先生回憶,報警後,高先生與愛人、打人者都被帶去了派出所。高先生的妻子因為驚嚇過度,住進了醫院。

  2021年5月29日,高先生聯繫辦案民警做傷情鑒定,但一直被以需要等高先生愛人出院一起做、領導不在無法簽字、法醫不在等理由“拖延”。2021年6月15日,高先生和愛人進行了傷情鑒定,令他疑惑的是,“法醫在現場告訴民警把資料日期填寫在6月11日之前”。

  2021年6月16日,山西省昔陽縣公安局出具鑒定意見通知書,高先生及愛人的鑒定結果均為輕微傷。高先生諮詢了相關律師,得知尋釁滋事構成兩人輕微傷可以構成刑事案件。然而,2021年7月2日,高先生看到了此案件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僅對那名光頭男子處以行政拘留7日的處罰”。

  公安機關查明 高先生“因斜眼看自己”被打

  2022年6月16日,高先生向記者提供了一份由山西省昔陽縣在2021年7月2日下發的“行政處罰決定書。”決定書顯示:現查明高先生夫婦在安坪村經營“回頭率”理髮店。2021年5月25日中午任某、聶某、梁某三人在安坪村飯店吃飯喝酒,16時許三人酒後步行回聶某家,經過“回頭率”理髮店時,梁某提議給聶某理髮,梁某、聶某、任某先後進入理髮店,任某在對店內觀察時,自認為高先生斜眼看自己,心生怒氣,遂上前掐住其脖子,推到裡屋床邊,高先生愛人聽到聲音後進入裡屋拉架,梁某、聶某先後進入裡屋,梁某隔著高先生愛人拉拽任某,任某才鬆開高先生,後高先生愛人將任某、聶某、梁某勸離。經昔陽縣公安司法鑒定中心鑒定:高先生之損傷為輕微傷。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六條第一款之規定,現決定對違法嫌疑人任某依法處以行政拘留七日之處罰。

  高先生對該處罰決定表示不服,提起行政複議。2021年9月26日,高先生接到晉中市公安局行政複議決定書,結果是維持原決定。

  高先生認為:“我愛人本身做過心臟手術,當時害怕的厲害,手抖的掰不開。我只好忍著疼先照顧她。當天晚上疼的一晚上沒睡,醫生檢查說可能是腰肌勞損,吃了幾天藥不管用,拍了個CT才知道是腰椎間盤突出。但是傷情鑒定僅對體表外傷進行了鑒定,說無法證明腰椎間盤突出與此次事件有關。”高先生告訴記者,當時他被打是被對方按倒在地上的,腰間盤突出應該是這個時候造成的。況且自己之前從來沒有這個問題,醫生也告訴他說這是新傷。他當時提出過做二次傷情鑒定,但等他詢問鑒定結果時,派出所民警卻說他沒有提供相關資料。後來他跑到市里的醫院想重新做鑒定時,被醫生告知“已經錯過了最佳時間”。他認為是公安機關拖延了鑒定時間,影響了鑒定結果。

  當地警務督查大隊曾出具“答覆函” 認為該案件處理沒有問題

  記者在查閱該案件相關資料中發現,此前有媒體在公開報導中,拿到過一份日期為2021年10月8日,由昔陽縣公安局警務督查大隊出具的“答覆函”,在這份答覆函中,昔陽縣公安局警務督察大隊對高先生反映的情況進行了回應,稱本案中,任某毆打高先生的違法行為事實清楚,證據確鑿;但任某毆打高先生妻子的行為因現場無監控,也無相關證人證明,根據現有證據無法認定。綜上,辦案單位樂平派出所不存在受案不及時,處理不公正問題。

  此外,“答覆函”中還稱,高先生夫婦對鑒定結論存在質疑,並要求重新鑒定,辦案民警建議其向晉中市公安局司法鑒定中心或具有合法資質的社會鑒定機構進行第二次傷情鑒定。因高先生夫婦二人未能對第二次鑒定機構做出選擇,未能提供第二次傷情鑒定結論,昔陽縣公安局遂依據2021年6月15日昔陽縣公安司法鑒定中心對高先生做出的輕微傷鑒定結論,對涉嫌尋釁滋事的違法行為人任某處以行政拘留七日的處罰。鑒定結論不存在偏袒對方的問題。

  律師:不符合24小時出具傷情鑒定規定,或存在違規辦案情況

  6月14日,大象新聞記者根據高先生提供信息向昔陽縣公安局督查大隊進行求證,接線的男性工作人員表示需要問下領導再進行回覆,但始終未能接到相關回覆。記者於15日、16日多次致電晉中市公安局宣傳處,但電話一直無人接聽。15日,記者致電晉中市公安局政治處,接線的男性工作人員表示宣傳處工作人員出差不在辦公室,會將記者的採訪來意轉達宣傳處。截至記者發稿前,並未收到宣傳處的相關回覆。

  對於高先生的經曆,公安機關在處理問題時是否存在問題,記者採訪到了北京市京師(鄭州)律師事務所商業刑事部主任秦明律師。秦明律師告訴記者,根據公安部印發的《公安機關辦理傷害案件規定》,對於傷害類案件,應當遵循迅速調查取證,及時採取措施,規範準確鑒定,嚴格依法處理的原則。公安機關受理傷害案件後,應當在24小時內開具傷情鑒定委託書,並告知被害人到指定的鑒定機構進行傷情鑒定。本案案發時間是2021年5月25日,而根據高先生所說,委託鑒定時間為2021年6月15日。對此,秦明律師認為公安機關的委託鑒定程序不符合當在24小時內開具傷情鑒定委託書的法律規定,公安機關可能存在違規辦案的情況。

  對於高先生認為應當將本案定為尋釁滋事罪,秦明律師解釋說,尋釁滋事罪屬於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的犯罪類型,其客觀表現形式為逞強耍橫、隨意毆打他人;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佔用公私財物等行為。從形式上看,本案行為人隨意毆打他人並且造成兩人以上輕微傷的結果,符合尋釁滋事的客觀標準。但是能否構成尋釁滋事罪還要考慮案發時的具體情況,行為人的主觀心態等因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