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蒙牛、雀巢到美讚臣、雅培,洞察乳業ESG發展真相

2022年06月17日10:25

文:向善財經

ESG已成為奶粉行業經常出現的高頻詞彙。近段時間,越來越多的奶粉企業陸續參與到了環境、社會和治理(ESG)評價之中。有的披露在可持續發展方面的管理和成效,有的展示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的成果、還有的表明自己推動可持續發展的努力。

比如綜合性乳企伊利、蒙牛根據最新推出的報告,紛紛宣稱自己的ESG指數位列行業第一,三元股份宣稱入選乳製品上市公司ESG指數,以69.8分達到四星級水平。雅士利國際也正式發佈《2021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為什麼ESG如此為奶粉企業津津樂道?

ESG:尋找企業“錢景”之外的“前景”

ESG是英文Environmental(環境)、Social(社會)和Governance(公司治理)的縮寫。很多不瞭解ESG的人,認為ESG等同於環保,只要做好環保,ESG層面就不會存在問題,其實這種觀點有些片面。

本質上來說,ESG關注的是企業的負外部性影響。所謂外部性,即指行為主體的活動對他人和社會所產生的影響。而負外部性是指影響了他人或企業,使之提供了額外的成本,卻無法使後者得到相應的補償。

企業對自然環境的負外部性比較明顯,比如工廠排放廢氣、排放污水等等。不過同樣還要關注企業對社會環境的負外部性以及對企業所處產業鏈上下遊各環節的負外部性。比如非法員工侵犯員工合法權益、對供應商拖欠貨款等等,不僅會造成社會惡劣影響,還會影響產業健康有序發展。

顯然,ESG更加強調企業如何承擔責任,或許有人認為,過多強調企業責任,會減少企業的盈利能力,那麼為何還要如此關注ESG?這是因為在過去幾年里,ESG變得越來越重要,影響力越來越大。

有這樣一個案例,曾經某醫藥巨頭的ESG評級從B被下調至最低的CCC,結果半年後,公司就被爆出300億的天價造假,傷害眾多股民,震驚業界。

另外據研究結果顯示,優化的ESG投資策略可以實實在在的提高投資回報。對比MSCI新興市場指數和MSCI新興市場ESG指數可以發現:2007年開始,MSCI新興市場指數的漲幅超過MSCI新興市場ESG指數,並且近幾年差距逐漸加大。

在監管層面,證監會於2018年9月修訂《上市公司治理準則》,首次確立了ESG信息披露的基本框架。健全企業依法信息披露制度是當前一項重要改革任務。2020年12月,中央深改委審議通過的《環境信息依法披露制度改革方案》提出,到2025年環境信息強製性披露制度基本形成。

奶粉企業對ESG的重視更有其深層次原因。

中國社科院、責任雲研究院聯合課題組發佈的《中國上市公司環境、社會及管治(ESG)藍皮書》,對中國A股主板上市公司社會環境治理(ESG)風險進行全面評價。據分析,上市公司ESG風險總體較高,且食品行業、房地產、汽車等重點行業ESG風險指數最高。即便龍頭奶粉企業仍存在中等甚至中高等風險,ESG管理和風險防範亟待提升。

而且很早之前,奶粉企業就已經嚐到了忽視ESG所帶來的苦果。2008年,在三鹿奶粉中被發現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和三聚氰酸。事件迅速惡化,包括蒙牛、光明在內的多個廠家的奶粉都檢測出三聚氰胺。結果重創中國乳製品行業,行業、社會和經濟都為此付出了代價。這背後,整個乳製品行業在社會責任和企業治理方面長期以來都存在著重大錯誤。

事實證明,如果忽視ESG很可能帶來嚴重的系統性風險。比如瑞幸財務造假,牽連了整個中概股上市公司。

從理性的角度來講,企業動作基本是為了使自己利益最大化,但是,這種以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理性策略不一定總能實現自身收益最大化,這種個體理性可能會導致集體非理性的結局。比如奶粉企業為了降低成本添加三聚氰胺,結果大家都添加,不僅在競爭上失去了成本優勢反而帶來了行業災難。

另外,奶粉企業發展ESG與我國實現“雙碳”目標,推進生產生活方式綠色轉型的目標相契合。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在新書《如何避免氣候災難——已有的解決方案和尚需的技術突破》中,將碳排放主要來源分為五大類,其中農業碳排放佔比24%,僅次於電力的25%。從碳排放的角度看,畜牧業是農業中碳排放的重要來源,作為奶粉行業上遊,減碳任務重大。

從投資者角度來看,除了第三方ESG評級機構之外,一些資管機構也會自建ESG評級體系並把ESG評級融入到投研體系全流程,隨著可持續發展日益深入人心,ESG評級將會越來越受到關注並影響到奶粉企業在資本市場的表現。

如果觀察奶粉企業ESG方面的行動,可以發現奶粉行業對ESG呼聲較高的其實大都是國產奶粉企業。實際上,由於此前三聚氰胺事件,產業監管壓力已經釋放很大一部分,企業責任落實比較到位,減輕了奶粉企業發展ESG的壓力。只不過市場還未充分認識到奶粉企業的ESG優勢,如今國產奶粉企業更多的是把它展現出來。

最後,在三聚氰胺事件之後,奶粉品牌已成為消費者選購時的重要參考維度。而ESG幫助奶粉企業從逐利轉向承擔社會責任前提下可持續發展,實際上也成為奶粉品牌軟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

ESG的本質:企業外部性的內在化

在向善財經看來,ESG本質上是對企業外部性的內在化,即將外部費用引進到價格中,從而激勵企業放棄以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理性策略,而是選擇社會整體利益最優策略,從而糾正外部性的效率偏差。

庇古稅是解決這方面問題的教科書級案例。

庇古稅是由福利經濟學家庇古所提出的控制環境汙染這種負外部性行為的經濟手段。按照庇古的觀點,導致市場配置資源失效的原因是經濟當事人的私人成本與社會成本不一致,從而私人的最優導致社會的非最優。因此,可以根據汙染所造成的危害程度對排汙者徵稅,用稅收來彌補排汙者生產的私人成本和社會成本之間的差距。

作為一個全新課題,目前海外ESG評價體系發展已較為成熟,但國內ESG發展狀況仍處於起步階段,奶粉行業仍存在部分問題。

比如近期影響廣泛的奶粉香蘭素汙染事件,雅培、美讚臣、多美滋等多家奶粉企業品牌中招,並被巨額罰款。事件起因則大多是由於工廠人員未嚴格遵守生產操作規範,導致奶粉生產過程中誤混入少量香蘭素,背後反應的其實是公司治理方面存在的問題,最終帶來經營隱患。

還有此前雀巢工廠藏毒事件,此前#雀巢工廠查獲逾500公斤毒品#一事登上熱搜,引起了社會熱議。在產業鏈愈發複雜的背景下,企業對供應鏈社會責任的管理也需要得到進一步加強,這樣才能更好地實施社會責任。

至於ESG的評價體系和方法,從政策方面來說,國內仍然處於鼓勵企業進行自主披露的階段。

由於尚未有統一的ESG信息披露標準,目前奶粉企業對於ESG的披露形式多樣,水平參差不齊,缺乏有價值信息。而且披露的信息缺乏一定的客觀性,正面信息內容居多,負面信息較少。也少有闡述如何管理改進以及ESG議題管理的承諾,與投資者預期存在差距。

比如在奶粉營銷層面,新華社曾發佈文章《專家提醒警惕配方奶粉營銷影響母乳喂養》稱,多名專家表示,配方奶粉營銷是影響孕產婦選擇母乳喂養的一大原因,需要加強對母乳代用品營銷行為的規範。文章中,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駐華辦事處營養專家常素英的話表示,嬰兒配方奶粉市場營銷活動對母乳喂養會產生負面影響,孕產婦接觸嬰幼兒配方奶粉營銷活動越頻繁,對配方奶粉的態度就越積極。

某國產奶粉龍頭企業儘管在眾多披露的ESG報告中排行名列前茅,但在營銷層面,每年的營銷費用投入卻節節攀升,愈演愈烈。且品牌宣傳中也大力宣揚自身如何致力於母乳研究,奶粉成分更接近母乳成分等等。

還有雅士利,在披露的ESG報告中多表示綠色低碳方面的成果。然而據天眼查專業版APP顯示,今年3月30日,廣東省廣州市黃埔區市場監管局通報,雅士利國際嬰幼兒營養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雅士利公司)發佈違法廣告,被行政處罰20萬元。其原因就包含親乳宣傳。

不管是上述的國產奶粉龍頭企業,還是雅士利,這些實際上都是社會責任意識薄弱的體現。

最後需要提醒大家的是,ESG帶來的不僅僅是企業責任,責任的量化、顯化同樣是一種企業競爭力的體現。相對高質量發展的企業一定程度上可以通過ESG反映出來,ESG也將成為優秀企業的新標誌。

未來投資人會更多的思考投資的企業的“ESG含量”,短期對產業的影響體現為情緒擾動,長期來看甚至可能影響對行業和公司的基本面認知,也希望奶粉行業能夠在後疫情時代探索出一條高質量的ESG發展之路。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