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與雀斑公主》:元宇宙里的美女與野獸

2022年06月18日00:12

文 / 柳鶯

說起當下著名的動畫人,細田守的名字常常被人提及。出生於1967年的他,已然成為日本動畫界的“準大師”。說起細田守的成名史,當然要追溯到他給吉卜力工作室和東映畫等“大廠”搬磚的年代。經曆了《哈爾的移動城堡》一役的挫敗,彼時尚未功成名就的他萌生了退出動畫界的想法,直到2005年加入了Madhouse,才開始在獨立製作之路上大放異彩。

在日本動畫電影市場,吉卜力工作室一家獨大久矣,大眾日漸期待宮崎駿之後能有接班的新人出現,可以給成年人動畫觀眾提供既富含新意,又具有深度的大銀幕作品。彼時已經單飛的細田守,不負眾望,開始了自己的闖關、升級的職業生涯。2007年,他終於推出了自己的第一部長片動畫《跳躍吧!時空少女》,隨之作為獨立導演受到了來自海內外的關注。隨後,《夏日大作戰》《狼的孩子雨和雪》《怪物的孩子》《未來的未來》等幾部原創作品在市場上的成功,進一步奠定了他在行業內的地位。

2021年新作《龍與雀斑公主》繼續將細田守推向職業高峰,影片不僅在康城電影節首映,此後通過發行全球狂攬六千萬美元,創下其個人票房的最高紀錄。在片中,導演繼續發揮他所擅長的現代性敘事,在真實社會和元宇宙兩個維度設置故事場景:生活在日本鄉村的17歲女孩小鈴因為母親的意外逝世陷入了生存危機。學校里,她鬱鬱寡歡,除了閨蜜小弘之外,無法與人交心。同時,她放棄了自己最為熱愛的興趣:唱歌。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她進入了網絡遊戲U宏大的虛擬社區,以“貝兒”的身份在一個完全匿名的世界中用自己的歌聲獲得了大眾的認可,漸漸找回了自我。然而,U世界中駭人聽聞的破壞王“龍”將整個元宇宙都攪動得不甚安寧。在與“龍”的交鋒中,“貝兒”無意間發現了他背後的秘密,見證了他狂暴表面下的脆弱。小鈴決心在真實世界里找到“龍”的玩家,並完成對他的救贖。於是,她開始了在虛擬空間和真實世界中的雙重尋找……

不可否認,《龍與雀斑公主》有一個相當迷人的設定,元宇宙中炫目斑斕的動畫風格,也為觀眾打開了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通道。但正當我們躍躍欲試,與小鈴一同躍入冒險之旅時,卻發現影片的編劇不僅孱弱,還經不起推敲。元宇宙本該是一個充滿複雜遊戲規則的場所,但是除了花哨的風格,細田守並沒有對U世界本身的運行邏輯進行呈現。這個號稱有五億用戶的網絡遊戲,究竟是如何獲得如此多的擁躉?玩家在其中的核心任務又是什麼?它與真實世界的互動又是如何實現的?諸多細節問題,導演無一回答。由此,元宇宙只剩下一個軀殼,為主角們的活動提供著蒼白的佈景。而小鈴在現實生活中對“龍”的找尋,更是顯得過於隨便,缺乏具體動因的支撐。及至影片中部,當“貝兒”與“龍”在U世界的城堡中翩翩起舞時,我們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本片近未來的設定背後,蘊藏著的竟然是“美女與野獸”的結構框架。導演不過是把這個對他個人影響頗大的經典故事,進行了一次不算成功的現代演繹。

比起善於在自然環境與歷史傳統中獲得靈感的吉卜力,細田守電影中飄散的奇幻風格和時代性強烈的主題,似乎更能引起青年一代觀眾的共鳴。和很多日本動畫作品一樣,細田守筆下的人物多沉浸在親情和友情的困擾中,試圖釐清家庭和交集圈中的種種羈絆。他相當善於在人物身上安插多元的身份,讓他們的軀體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純粹實體,也因而超越了物理法則的束縛,他們在虛擬和現實的世界里自由穿梭,在多重形態下不停地探索、遊戲,這也讓導演從研究者那裡收穫了“原創作品的先驅者”和“深不可測的大魔法師”的稱號。在這個意義上,《龍與雀斑公主》繼承了細田守的創作要素,它的高票房也自然不是空穴來風,觀眾依舊可以欣賞片中絕美的實效和音樂,並在理想化了的農村社會和元宇宙中獲得一絲救贖的快感。但自《怪物的孩子》一片後,放棄與專業人士合作,而在編劇上日益捉襟見肘的細田守,也許真的應該反思一下工作方式,讓自己真正對得起“新一代日本動畫大師”的名號。

(編輯:杜尚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