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詞作家喬羽病逝

2022年06月20日11:25

據央視新聞客戶端6月20日消息,著名詞作家喬羽6月19日晚因病在北京去世。

喬羽,1927年11月16日出生於山東省濟寧市,詞作家、劇作家。代表作有《讓我們蕩起雙槳》《我的祖國》《人說山西好風光》《劉三姐》《難忘今宵》等。

據山東“濟寧發佈”介紹,喬羽是當代著名詞作家,第八屆全國政協委員。

曾任中國歌劇舞劇院院長、中國音樂文學學會主席。

在70多年的創作生涯中,他創作了1000多首歌詞,其中《讓我們蕩起雙槳》《我的祖國》《祖國頌》《愛我中華》《難忘今宵》《人說山西好風光》《牡丹之歌》《夕陽紅》等名詞佳作廣為流傳,具有獨特的藝術魅力。

喬羽被尊為詞壇泰鬥,他用自己的才華,為每一個時代都描繪出了令人難忘的篇章。他不僅創作了一千多首歌詞,還發表過詩歌、秧歌劇,創作過歌劇、舞蹈史詩和劇本。

喬羽生前自述:

1927年11月我出生時,正是中華民族災難深重的危急時刻。1931年“九·一八”事變;1933年日本強行攻占山海關;1937年7月盧溝橋事變,日寇大舉侵略中國;同年12月30餘萬南京平民死於日軍屠刀之下……

我來到世上第10天的上午,母親正抱著我喂奶,突然一枚炸彈穿透屋頂直唰唰地栽到床前,衝起滿屋煙塵讓人喘不過氣來,幸而是枚啞彈,我和母親才大難不死。父親聞訊趕來,找人把炸彈拖到野外引爆。

1941年,我14歲。彌留之際的父親撫摸著我的小手,摸了又看,看了又摸,兩行混濁的淚水在枯槁的面龐上浸漫著,沉默許久,只說了一句話:“你太小了!”在這多難之秋,父親又撒手人寰,我頓覺人世的淒涼和無望,沉湎於迷茫的人生選擇之中。

1946年春天,我正在濟寧中西中學讀書。因為成績優秀,一位中共地下黨員找到我說:“你願不願意到共產黨辦的北方大學讀書?”

這真是天大的喜訊,我當即答應了。按照規定必須是秘密出行。我原名喬慶寶,必須給自己換一個新名字。正在冥思苦想時,看到外面正在下雨,靈感突現,就叫“喬雨”吧。覺得有點俗,遂又想到“羽”字,便有一種輕盈飄飛之感浸潤心頭。我當即告訴那位地下黨員:“我以後就叫喬羽了!”這一叫就是70多年。

出發前的那天晚上,國民黨攻城的槍炮聲頻頻響起,我依偎著驚恐不安的母親坐了一個通宵。第二天就秘密離開了家鄉,把思念的殘酷折磨留給了母親。

1948年秋,我畢業後進入華北大學劇本創作室。與光未然、賀敬之、崔嵬等詩人、劇作家在一起工作。

1948年年底,北京即將和平解放。我作為文管會成員,奉命進駐北京長辛店。在迎接新中國開國大典的日子裡,我帶領長辛店3000多名工人參加了入城綵排。

1949年10月1日,當毛澤東主席用濃重的湖南鄉音向全世界莊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時,我站在金水橋上仰望國旗,熱淚縱橫。

此時此刻,我突然覺得自己頂天立地、揚眉吐氣;此時此刻,我突然覺得天高地闊、春光明媚!

《我的祖國》為我的歌詞創作生涯開了一個好頭。從此,我把祖國的命運與個人的命運與歌詞的創作緊密聯繫起來了。在我的上千首詞作中,流傳比較廣、唱的時間最長的就是歌唱祖國的部分,可稱之“祖國系列”。出版社整理我的歌詞集時,數了數,屬於這個系列的共有45首:比如20世紀50年代的《我的祖國》《祖國頌》;60年代的《祖國晨曲》《雄偉的天安門》《人說山西好風光》《汾河流水嘩啦啦》;80年代、90年代之後的《難忘今宵》《愛我中華》《祝福中華》《問國恥誰雪》等等。其中《我的祖國》《愛我中華》《難忘今宵》被“嫦娥一號”衛星帶入月球軌道,唱響在浩瀚的太空。

我從青年寫到老年,可以說萬變不離其宗。雖然歌詞的名字各有不同,而主題只有一個,都是我的祖國!沒有變,也不會變。我老家有個作家出版了兩本書,一本《喬羽戀歌》,一本《不醉不說 喬羽的大河之戀》。兩本書都沒離開過一個“戀”字。這就是祖國之戀啊!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濟寧發佈、濟寧新聞網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