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品牌:不僅要看得遠,還得選的對

2022年06月21日12:24

近幾年,世界格局發生巨大改變,貿易壁壘不斷加劇,企業要應對大勢必須進行變革。事實證明,掌握核心技術對於一家企業而言有著至關重要的戰略意義。

在備受關注的嬰幼兒配方奶粉行業,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只有依靠創新研發,將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從根本上保障企業與行業的良性發展。這家擁有長遠價值洞見的企業,就是飛鶴。

2022年5月23日,飛鶴成功獲批乳鐵蛋白生產許可。這條乳鐵蛋白自動化生產線應用了先進的層析超濾技術,實現了乳鐵蛋白的提取和保護,技術完全國產化,解決了關鍵原料被國外壟斷的問題。

飛鶴董事長冷友斌曾坦言:“做專業的事,紮紮實實地真正為消費者服務,真正讓消費者體驗到你產品的價值,那個時候你就贏了。”而要達成這個目標,就必須以堅定的決心與堅韌的個性,選擇做對的事、難的事,做需要時間積累的事。

今年是飛鶴成立60週年,其依然堅持通過創新研發,築起品牌護城河,不斷推動著行業的發展與進步。

飛鶴工廠
飛鶴工廠

做對的事:堅定的創新“破局者”

著名管理思想家查爾斯·漢迪(Charles Handy)曾提出“管理的眾神”理論,用希臘神話中的奧林匹斯諸神來形容不同企業的經營風格,並將其分為:宙斯型、阿波羅型、雅典娜型與酒神型。

四位神明象徵四種特色鮮明的企業文化:富有個人主義魅力的眾神之王宙斯;崇尚層級與秩序的太陽神阿波羅;尊崇創造力的智慧女神雅典娜;還有追隨個性的酒神狄俄尼索斯。

其中,雅典娜是代表技術創新與研發的守護神。在困境來臨之前,擁有雅典娜型特質的企業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做對的事”。這類企業用理性的思考洞悉問題的本質,通過技術創新作為破局的手段,厚積薄發,其創新力來自長期主義的戰略價值觀,並以為用戶創造價值為底層邏輯。

事實上,雅典娜型企業的堅定個性,正與飛鶴的企業文化不謀而合。

以乳鐵蛋白為例,一直以來,中國嬰幼兒配方奶粉行業存在部分關鍵原輔料依賴進口的問題,特別是乳鐵蛋白、乳清粉等原料,長期“受製於人”。飛鶴作為行業先行者感同身受,同時也明白,實現關鍵原輔料的國產化和核心技術自主掌控,是大國乳業發展亟待解決的關鍵問題。

飛鶴研究院應用技術部副總監解慶剛介紹,乳鐵蛋白是母乳重要的活性蛋白,被稱作“健康的第一道免疫防線”。

目前,世界上的乳鐵蛋白主要是從生產乾酪的副產品乳清中提取,提取高活性、高純度乳鐵蛋白的技術難度較大。由於中國企業一直未掌握相關工業化生產技術,只能依賴進口,這導致乳鐵蛋白一直是中國嬰幼兒配方奶粉行業的“稀缺資源”。

特別是2017年,解慶剛回憶:“國家發佈了新國標,對乳鐵蛋白的純度從90%提升至95%,這就使大批不合格原料進不來、被淘汰,乳鐵蛋白的價格也從3000多元一公斤,一度漲到了3萬多元。一些小型企業因為採購不到原料停產斷檔。”

解慶剛坦言:“對中小企業而言,就算國標沒有改變,如果原料供應受人限制,產品隨時有被掐掉的可能。特別是在行業推行配方註冊製的當下,乳鐵蛋白一旦斷貨,就需要重新對配方進行調整註冊,週期最短也需要一年時間,產品可能就‘死掉’了。”

飛鶴乳鐵蛋白生產線
飛鶴乳鐵蛋白生產線

飛鶴對乳鐵蛋白生產技術的研究,已經不只是單純的商業行為。

其實,從市場供給角度來看,飛鶴大可不必投入上億資金與數年時間去做原材料研發。因為以目前飛鶴的用料規模,即便市場整體供應緊張,國際供應商肯定首先保證大訂單的交付。

但從中國乳業的整體發展來看,面對來自原料短缺的衝擊,技術工程師出身的冷友斌骨子裡就帶有科研的基因,他堅定地認為,只有依靠創新研發,打破技術壟斷,自主掌握乳鐵蛋白的核心生產技術,才能真正擺脫企業被“卡脖子”的困局,才能在未來真正推動中國配方奶市場的良性發展。

更重要的是,乳鐵蛋白的提取技術是蛋白類原料提取的基礎,掌握了它,未來才有可能基於此提取其他功能蛋白,比如骨橋蛋白和免疫球蛋白等。掌握這項技術,對中國乳業未來的發展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

飛鶴早在十多年前就決心選擇投入大量人力與資金做核心原料開發,更重要的就是作為行業先行者的責任感。

做難的事:堅韌的科研“孤勇者”

冷友斌常說:“乳業作為傳統行業,最重要的是要耐得住寂寞,特別是在研發方面。”其實,縱觀那些擁有雅典娜型特質的企業,它們恰恰都具備“板凳願坐十年冷”的堅韌品質。

可以說,飛鶴骨子裡的雅典娜型企業的創新基因,令其成為富有行業前瞻洞察的“孤勇者”。在這裏,“孤”是說,在行業順境時,飛鶴不得意忘形而是補漏查缺,在面對困局時,能夠率先清楚地看到破解困境的鑰匙;“勇”在於洞穿“終局”之後,是否還有放棄眼前利益,通過創新迎難而上,選擇“做難的事”的勇氣。

比如,在行業頭部品牌都在爭相拓寬渠道,搶奪與瓜分市場蛋糕時,飛鶴卻決定持續投入大量資金打造產業集群。2006年,飛鶴著手在地處北緯47度的“黃金奶源帶”自建萬頭奶牛牧場,建設覆蓋農牧工的產業集群,全力打造放心優質的全產業鏈模式。

在飛鶴看來,企業想要獲得長久發展,就要對自身產品的品質有絕對的掌控力,因此必須要有自己的奶源。雖然明知自建牧場風險大、週期長,但飛鶴依舊迎難而上,斥巨資聘請全球知名專家,探索全新的產業模式。

飛鶴相信,只有對品質的保障,才能為消費者創造價值與意義。這樣的“操作”令當時許多業內人士都感到 “匪夷所思”,卻在日後令飛鶴成為國內較早擁有高品質奶源的國產嬰幼兒配方奶品牌。

“做嬰幼兒奶粉沒有訣竅,得老老實實打基礎才行,沒有好的奶源,就生產不出好奶粉,所以必須踏踏實實建產業集群,沒別的捷徑可走……”迎難而上的堅韌性格在飛鶴的文化中顯露無疑,而這種堅韌,同樣在乳鐵蛋白的研發過程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飛鶴高級工藝設備工程師關海舟,負責飛鶴在乳鐵蛋白生產研發中的工藝設計。

在實驗室調試成功後,關海舟和他的團隊還需要把研發成果完成工業轉化。畢竟實驗室級別的產量有限,而流水線上的批量生產,就是上千升的規模。“實驗室的基礎,相當於金字塔的底座,我們在這個基礎上還得通過推導與計算,進行現場優化,在設備上反複測試、調試,在規模化生產過程中,根據基礎數據反複校準數值,以提高乳鐵蛋白的純度、活性與提取率。”關海舟說。

有時候為核心設備選擇合適的材質,都需要經過上千次檢測、實驗,耗時1年多。他坦言,實際上乳鐵蛋白的整個生產研發環節,都是在摸索中反複測試、調試,最終做到數據的“精益求精”。

飛鶴始終堅信,技術研發必須迎難而上腳踏實地,投入大量資金與人力,大膽假設小心求證,量變才能引髮質變。

做需要時間積累的事:堅毅的行業“開拓者”

“一口氣都不能鬆。”60年發展曆程中,飛鶴比旁人更清醒地認識到技術創新對品牌的意義。飛鶴最早在2006年就開始深耕產業佈局,這一戰略最終使其在外資的包圍圈下“殺出了一條血路”,並且不斷加固自身的差異化堡壘。

當被問及飛鶴的發展為何如此穩健時,冷友斌曾謙虛地表示:“主要就是運氣好,其次是企業的預見性。” 實際上,面對每一次考驗,飛鶴都會提前佈局,做足“戰前準備”。冷友斌所說的“預見性”,既來自於他作為一名“老乳業人”對行業的深刻洞察,更來自於他對乳業發自內心的敬畏。

在冷友斌看來,既然“預見”了就一定要早做準備。就是因為飛鶴善於“做時間的朋友”,才能在行業面臨險境時厚積薄發,“戰必勝,攻必克”。奶源的打造是如此,產品技術的創新研發亦是如此。

事實上,乳鐵蛋白的技術探索同樣經曆了漫長的曆程,非“堅毅個性者”不能為。早在十多年前,飛鶴就圍繞嬰幼兒配方奶粉生產的核心原材料,持續進行製備技術攻關和產業化探索,以實現嬰配粉原配料的自主掌控,擺脫關鍵原料供給等方面受製於國外企業的局面。

2011年,飛鶴與東北農業大學等單位,開始進行乳蛋白濃縮物和乳清分離蛋白加工工藝的研究。

2012年,飛鶴脫鹽乳清粉項目建設負責人李雲龍及他的團隊,在前述研究的基礎上,完成了脫鹽乳清的產業化,建成了此後近十年國內為數不多正常運轉的脫鹽乳清生產線;

2014,乳蛋白濃縮物和乳清分離蛋白加工工藝開發成功,解決了乳清基料國產化的關鍵技術問題,整體共研製出乳基料產品13個。

2018年12月,飛鶴聯合中國工程院院士朱蓓薇團隊成立中國首家乳品工程院士工作站,用兩年時間開發了6個相關產品,圍繞乳鐵蛋白的產業化進行技術路線的探索。

飛鶴乳品工程院士工作站成立
飛鶴乳品工程院士工作站成立

2022年,飛鶴再次完成行業內乳鐵蛋白產業化。

經十餘年攻堅克難,飛鶴從技術儲備到產業化能力建設,實現了國產品牌關鍵原料生產技術的自主掌控。在當前全球疫情形勢嚴峻,國際局勢複雜動盪的當下,飛鶴實現了嬰配粉核心配料的自主掌握,對於維護乳業鏈供應鏈的穩定,助力實現乳製品行業國內大循環,意義重大。這不僅是飛鶴對雅典娜型企業特質的詮釋,亦不負其行業“開拓者”之名。

如今,在科研創新上,從母乳研究到全產業鏈的各個環節,飛鶴都形成了成果輸出、技術落地、產品迭代的良性循環。“沒有創新性,動力就不足。但創新的東西是很花費精力和腦力的,要思考。”在解慶剛眼中,飛鶴為科研突破提供了一個開放的平台,只要想去幹、有想法,飛鶴都會給予機會、資金與資源支持,這不是同行業其他企業能夠做到的。

過去的2021年,飛鶴研發投入達到4.3億元,同比大幅增長60.5%。報告期內,飛鶴在國內外權威期刊發表論文39篇,開展2項科研臨床試驗,獲得授權專利105項,參與12項國家、行業和團隊標準的製定。

2021年飛鶴科研成果彙總
2021年飛鶴科研成果彙總

飛鶴乳鐵蛋白生產線核心設備供應商耿馳坦言:“真正的原料開發、真正的乳製品深加工是非常耗時、耗力的,據我所知,目前只有飛鶴在堅定地走這條前人從未涉足、正確且艱難的道路。”

事實上,無論是乳鐵蛋白技術的全面應用,還是更深層次對原料研發技術的探索,隨著國家標準的提高,誰先掌握核心科技,解決行業“卡脖子”的問題,推動產業模式創新,誰就能夠引領和改變整個中國乳品行業的生態結構。

在耿馳看來,中國乳業需要有一個有擔當的品牌站出來,以研發創新作為破局的切入點,提升產業鏈上下遊的附加值,引領中國乳業、乃至中國食品加工產業的高質量發展道路。

而在飛鶴身上,我們清楚地看到擁有雅典娜型特質的行業先行者那披荊斬棘的遠見、責任和擔當。正如冷友斌所言:“在研發方面,我們不看短期的、眼前的效益,飛鶴堅定地選擇為產品、為行業、為消費者做長期的、戰略性的規劃和投入。”

事實證明,飛鶴正是在用科研與創新,塑造品牌的價值與行業的未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