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告醫生前夫長期投毒致重傷:嫌疑人6年後終被批捕 女方求嚴懲

2022年06月23日13:02

來源:紅星新聞

  ▲劉暢的殘疾證

  2019年7月,山東費縣女醫生劉暢(化名)在社交媒體上公開舉報稱,自己遭同為醫生的前夫高某森使用大量激素藥物“投毒”,引發輿論關注。

  2022年6月22日,紅星新聞記者從當事人劉暢及費縣警方獲悉,今年3月18日,費縣警方對劉暢被故意傷害案進行立案偵查,近日檢方以高某森涉嫌故意傷害罪將其批捕。

  據悉,在劉暢公開舉報後四天,高某森疑曾公開聲明表示劉暢系誣告,並對劉暢的的指控逐一進行否認。

  “警方告訴我,高某森招供了。”劉暢稱,自己從27歲到33歲控告了6年,身體損傷程度被鑒定為重傷二級,落下終身殘疾,“希望他得到法律的嚴懲。”

  女醫生控告前夫投毒6年

  前夫曾公開回應系“誣告”

  2019年7月14日,劉暢公開發文《實名舉報費縣醫生長期盜取醫院大量藥品,多次下毒謀殺妻子》,引發網友關注。

  舉報信息顯示,劉暢她與前夫均為山東臨沂費縣的醫生,前夫高某森1989年出生,是費縣梁邱衛生院兒科一名醫生。兩人是同一所醫科學校的師兄妹,戀愛談了幾年,於2015年領證,2016年4月補辦婚禮,就在新婚2個月之後,劉暢開始感覺有異常。

  2016年10月末,劉暢感到身體不適,“全身疼痛不說,手腳還不時抽搐,臉甚至都有些變大、變形。”劉暢表示,症狀繼而又演變成“視物模糊、腿部抽筋等症狀,多飲多尿、體重劇增,短短20天時間,我的體重竟增加10多斤,腿部腹部皮膚出現大量裂紋。”

  ▲劉暢皮膚出現大量裂紋

  這些症狀無法查出病因,當時醫生懷疑,劉暢在短期內服用過大量激素類藥物,“醫生懷疑我得了庫欣病,一種死亡率極高的耗竭性疾病。”

  2017年9月,丈夫高某森在一次爭吵後提出離婚,兩人分居。當月底的一天,劉暢的母親在家中整理時發現了大量藥品,其中包括7支激素類藥物地塞米鬆。這些反常讓劉暢懷疑,丈夫高某森想要用藥物謀害自己。

  劉暢立馬去費縣鍾羅山派出所報案,不過,警員稱證據不足不予立案。此後半年,劉暢向費縣及臨沂衛健局、信訪局、公安局等多部門反映情況,直到2018年4月,費縣衛健局給出答覆意見書,對於高某森未經護士長同意違規拿取藥品給出了停職7天反省、罰款500元的處理決定。

  2019年6月份,此事被山東省《問政》節目通報,費縣公安局6月7日開始啟動調查。劉暢文中講述,6月18號,前夫高某森被帶到刑偵隊審訊,他承認對劉暢用了一部分藥品,打了十多天。

  ▲劉暢前夫高某森

  劉暢提供的一份費縣衛計答覆意見書顯示,經調查,確認高某森存在違規拿取藥物行為,其中,高某森在2016年3月15日至2017年10月31日期間,從梁邱中心衛生院購買了81支地塞米鬆。2018年2月27日,費縣衛生和計劃生育局對高某森做出7天停職反省、罰款500元的處理決定。

  在劉暢公開舉報後,媒體跟進報導。2019年7月16日,費縣鍾羅山派出所民警告訴紅星新聞,目前警方正在受案調查階段,將在進一步調查之後決定是否立案。費縣衛健局工作人員也表示,高某森目前仍正常上班。工作人員還稱,劉暢與高某森夫妻之間確實存在矛盾,劉暢曾去高某森單位鬧事。

  彼時,網上還出現一份疑似高某森的回應,稱劉暢舉報系“誣告”,使用地塞米鬆等藥物是用於治療劉暢的腰椎間盤突出症,且整個用藥過程劉暢一直知曉。

  ▲家中發現大量藥品

  前夫涉故意傷害罪被控製

  女方放棄民事賠償要求嚴判

  夫妻雙方的不同說法曾令事件一度撲朔迷離。時隔三年,案件終於有了新進展。

  劉暢提供的案件材料顯示,2022年3月18日,費縣公安局認為劉暢被傷害一案“符合立案條件”,現立案偵查。

  同日,費縣公安局作出的鑒定意見通知書顯示,劉暢身體損傷程度屬重傷二級。

  此外,鑒定意見顯示:1、劉暢於2016年11月份到醫院檢查發現的“血糖升高”與使用激素類藥物之間存在因果關係;

  2、劉暢外源性庫欣綜合徵表現與使用激素類藥物存在一定的因果關係,但不會於2016年11月當月即出現滿月臉、水牛背等典型臨床表現,考慮使用激素類藥物應該有一段時間了;

  3、劉暢於2019年9月4日檢查發現的雙側無菌性股骨頭壞死,不排除與既往使用激素類藥物存在一定的因果關係,但因間隔時間較長,現有資料無法明確該股骨頭無菌性壞死與2016年11月份使用地塞米鬆磷酸鈉注射液存在因果關係;

  4、現有材料不能確定被鑒定人劉暢的多囊卵巢綜合徵與2016年11月份使用激素類藥物存在因果關係。

  “我的骨頭都像餅乾一樣,被激素都腐蝕的,脫鈣骨質疏鬆,還不一定能打上那種鋼板。”劉暢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現在自己雙腿股骨頭無菌性,只能做事手術換上陶瓷那種髖關節,一次性只能撐15到20年。如果活到70歲,我必須要做三次大手術。”

  不僅如此,長達6年的控告以及丈夫的態度給她帶來了巨大心理傷害。2020年4月,她曾被診斷為重度抑鬱,“現在每天都還是失眠。”

  ▲劉暢曾被診斷為重度抑鬱

  “4月13日高某森被警方刑事拘留,4月28日被檢察院批準逮捕。”劉暢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她從辦案機關得知高某森已招供,“2019年他公開回應稱給我使用了11支地塞米鬆,此次又承認給我用了七八十支,而我和警方核實到他從衛生院拿到了91支,稱另外的幾支在配藥時正好碰見我,他怕我發現就藏在口袋里,然後在路上扔掉了。”

  6月22日,費縣衛健局宣傳科工作人員向紅星新聞記者表示,此前高某森已被警方帶走,但不掌握詳細情況。

  費縣公安局負責此案的相關辦案人員表示,高某森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檢察院已批捕。“我們報上去之後,檢察院按故意傷害批準逮捕的。”

  “現在高某森終於被抓進去了,我以為我會很高興,但是只覺得很累。”劉暢稱,前夫給自己造成的傷害,不足以彌補她失去的健康以及6年的青春,“我放棄了民事賠償,只希望法院能夠從嚴判決。”

  ―END―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