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嶺南|雲浮水東古村:灰墙黛瓦 豐蔚文氣

2022年06月24日12:58

羊城晚報·羊城派推出融媒專欄——《大美嶺南》第6站走進雲浮水東古村,这里是尚未被過度開發的心靈寶地,可以提供足夠的靜謐及放松。古村落萬千,憑什麼水東古村讓你留戀忘懷,勾起你無窮遐思,或許正如古詩有雲,「書卷多情似故人,晨昏憂樂每相親」,帶著思考而來,俯仰無愧於天地。有人說,破曉時分的水東古村天空,會出現燦爛變幻的星軌,那是一個個先哲俯瞰大地,播撒至人間的微言大義,如果有幸目睹,不啻為人生快哉幸事。

文:魏琴

雲浮雲城區腰古鎮,坐落著一座古樸典雅的小村落。村落皆為程氏後裔,追溯祖輩來歷,竟是北宋赫赫有名的理學宗師二程夫子之程頤。世代變遷,白雲蒼狗,輾轉至程氏嶺南八世,程紹明娶宋氏女為妻,水東古村的程氏後裔,已在此地傳至二十三代。

依江而建 鱗次櫛比

民屋建築群佇立江畔

作為嶺南理學第一村,水東古村恪守祖訓,以「倫序」「篤慶」「聚堂」為堂號,在此繁衍生息。

藍天倒影,一派靜謐

青石板上水紋倒映著古屋的身影

倒影裏的水東古村

青磚小瓦馬頭墻,灌木回廊繡閣藏,頗具徽式建築特色。一棟棟臨水而建的屋舍亭臺,呼應著祖先「反躬求內」的理學初心。整個村落的建築基本保留了明清兩代建築的風貌,處處透露著古拙典雅,豐蔚文氣。

屋檐配以精美條形雕板裝飾

百鳥爭鳴,雕刻精美

村前地坪有棵大榕樹,據說已有百年樹齡,是程氏後裔程洪才親手栽種,大革命時期,程洪才參加愛國救亡運動,帶領當時村民反抗暴政,最後壯烈犧牲,魂歸故裏。直到今天,他的事跡仍被這裏的人們傳頌。而今,榕樹已亭亭如蓋,也是遊客到此地必打卡留念的景觀之一。

見證百年歷史的榕樹

古村落的光影

水東古村的最大看點一定是穿街走巷的民屋建築群,青石板縱橫交通,時光掠過墻壁,沈默的青苔訴說一切成就和落寞。

水東古村

和大多數遊客來此的目的一樣,尚未被過度開發的心靈寶地,可以提供足夠的靜謐及放松。初夏時節,蟬鳴切切,邀上三五好友來場深度遊,或駐足閑看水流花開,或赤腳走過悠長的石板路,或倚靠小巷擡頭欣賞頭頂天光,或兀自站在池塘邊緣欣賞投入水面的墻影。也唯有到了這裏,才能真正體會物我兩忘,獲取水東古村徜徉至今的「洛學」禪意。

古村居民怡然自得

夜晚來臨,群星映照天幕,帶來非凡的體驗。此時的遊客,大多已經意興闌珊,對真正懂得水東古村妙處的人來說,一天才剛剛開始。

鑊耳墻生機勃勃

嶺南傳統鑊耳墻,屋檐與翹角齊飛

不少人會選擇在村落旁邊的山丘露營,此地位置絕佳,既可以俯瞰整個村落,又可以享受夜晚的快意涼風,「愛折騰」的遊客已經備好了各色燒烤,待天幕拉開天鵝絨般的帷幕,美食激發出來的種種遐想,勾起更深更遠更富有詩意的遐想。

古村夜色,萬籟俱寂

世事如棋局,福禍相所倚,遙想當初理學宗師何等桀驁狂放,其胸襟抱負標榜古今,他的後裔也不免受戰亂硝煙洗禮,奔忙此地安身立命。古來多少聖賢,如今只留黃土一抔,是非功過但憑後人評說。

夜空星軌  戴梅芬 攝

唯一不變的可能就是星空明月,水流花開,大地自然。古村落萬千,憑什麼水東古村讓你留戀忘懷,勾起你無窮遐思,或許正如古詩有雲,「書卷多情似故人,晨昏憂樂每相親」,帶著思考而來,俯仰無愧於天地。有人說,破曉時分的水東古村天空,會出現燦爛變幻的星軌,那是一個個先哲俯瞰大地,播撒至人間的微言大義,如果有幸目睹,不啻為人生快哉幸事。

青磚瓦頂,墻體斑駁的建築仿佛在述說  

而大道至簡,唯用心丈量大地,求諸己身才算真的頂天立地。

本文轉載自羊城晚報・羊城派微信公眾號,獲羊城晚報・羊城派授權轉載。

圖:羊城晚報・羊城派微信公眾號

更多推薦文章

【有片】紫荊文化集團亮相文博會:宣傳短片曝光 展廳成熱門「打卡位」

【灣區升明月】百位藝人唱響灣區中秋晚會 願人月兩團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